凡是少爷决定了的事,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改的了、


这点,就算是老爷老夫人在的时候,也是一样。


有件事情,豪伯至今都记得很清楚,就是关于大花的,以前,大花的那个女主人,将大花送给少爷,让少爷帮忙照看的时候,大花的脾气很是不好,抓着人就咬,那时候,就连老爷和夫人,都被咬过。


于是,他们就要求少爷把这疯东西扔了,又或者是找人杀了它,但是少爷,却是死活不同意。


那时候,他甚至带着大花,在外面过了整整三天三夜。


那时候,少爷才十岁。


说来也奇怪,大花见谁都咬,就是从不咬少爷,反而对少爷很是亲昵,他走哪里,它都像是跟班一样,老实的跟着。


眼见豪伯已经消失在了走廊尽头,整个大厅,已经没有了别人。


叶夜看了眼还在对着肉干猛吃的大花,再看了看注视着大花像是看自家孩子的文雨轩,森森的感觉自己已经主动踏入了凉凉的湖水。


已经,没有退路了。


眼前的男人,已经将退路给封闭光了。


剩下的,她只有自己,努力的拿起那支破伤风针,对着自己的经脉,戳上一戳。


叶夜闭着眼睛,努努的想想小时候被打疫苗针的时候是哪个位置,时间太久,她差不多已经忘记了。


而文雨轩见她的摸样,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继续喂着他的宝贝大花。


那么一大箱子的肉干,竟然被这大花吃了整整一半。


很难想象,这么小的东西,竟然食量这么大。


叶夜死想活想,就是想不起来。


暗道,不过是被一只小狐狸咬了一口,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吧,她虽然运气不怎么好,但是应该也不会倒霉到那种地步,大不了,等下回去的时候,先去医院一趟。


于是,这样想着,叶夜也就放下了那破伤风的针。


这东西,她看着就有点怕。


万一自己乱扎,扎出问题来了反而没法找人哭了。


文雨轩嘴角一勾,“女人,你要是有病,我可不会再碰你,老实点,扎吧。”


他对于她的动作,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实际上,又已经将她的举动全部看在了眼里。


其实,大花是没有问题的,每次来这里的人,他不过是想让她们注意一下罢了。


所以长期以来,家里就随时的背了很多的药物,然后大花咬人之后,让他们扎一针。


将箱子里已经吃的肚子肿胀的大花抱了起来,他走到叶夜的身边坐定,装作诧异的道:“你不会是怕痛吧?”


叶夜刚想反驳,但是想想没必要,于是,就低下头,不理他,但是始终,也不碰那个针头。


文雨轩轻笑一声,随后嘴角一勾,暧昧的靠近叶夜,舌头微微舔了下她的耳垂,感觉到她抑郁的轻颤:“女人,放心,这绝对没有那晚你破处的时候痛。”


叶夜:“……”


这男人,可以再无耻一点嘛??


这种东西,怎么能比??他怎么有脸皮说的出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