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扎?”叶夜错愕的看着豪伯。


她哪里会这个东西,她连穴位在哪里都不知道。


“小姐,这是来文家必须学会的东西,因为你以后自己可能要处理很多次。”豪伯说的很有自信。


叶夜手里拿着破伤风,小心的道:“那个,我不会住在这里。”


“谁说你不会住在这里?”文雨轩随口插了一句。


叶夜气喘的瞪了他一眼,她住在这里?是想要她给这只大花提供新鲜的血液营养吗??


文雨轩却不理她,冷哼一声:“怎么,看你的意思你又要反对了?看来,你是不想要钱了。”


一句话,直接抵消了叶夜在心里想好的万句话语,钱,没错,她要钱。


但是,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给她钱??


要是迟迟的拖着,什么都不给她,她也没办法。


何况,这两天,她是特意请假出来的,ktv有个规定,请假超过三天,都会自动以离职的方式处理,也就是说,两天后,她还被这个男人拖着,那她就连ktv那份收入可以的工作都丢了。


叶夜眉目紧锁,眼眸紧紧的盯着文雨轩。


只是,这男人却不理她。


也对,他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处境,哪里知道她的苦衷。


在这个男人心里,她无非就是一个贪财的,一直想拿到更多钱以求挥霍,过更好生活的女人罢了。


说到底,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高级一点,价格高点的婊、子无疑。


他又怎么会可怜她?叶夜心里绝望了一瞬,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豪伯道:“是不是,随便怎么扎只要把这东西射进去了都可以?”


原谅她,她真的完全不懂这些东西。


豪伯终于还是看出来一点了,今天这个被少爷深夜带回家的女人,貌似和之前的那些个女人有所不同。


她的年纪看起来很小,甚至,可能都还没有成年。


而后,她的眉间,没有那些女人的精明,好似一块柔软的玉一样,看起来让人舒服,只是在这柔弱之中,还有那么一点的倔强,这,也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她给人的第一眼,是很干净,很纯粹。


而且,从少爷的口气上看,貌似她是不想留在这里的,豪伯在心里暗暗的计量了几分,而后看了文雨轩一眼,才温和的道:“小姐,今天我给你打吧,你看仔细地方了。”


叶夜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赶紧将破伤风的针递给他。


谁料,一边把玩着大花背上软毛的文雨轩,又是开口:“豪伯,你先下去吧,这么点东西,她自己可以的。“


“这?”豪伯诧异了,以往,来这里的女人,基本上都是他帮忙扎的,而少爷也从没反对过。


今天,怎么这样对这看起来比较好的姑娘?


“豪伯,你先去休息吧。”文雨轩浅淡的说着,甚至都没有抬头。


豪伯总算是点了点头,然后将针重新递给了嘴唇抽动不止的叶夜,转身回房。


少爷是他从小带大的,他对于他的了解,自然还是很多的,比如少爷,不喜欢别人违抗他的命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