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杀手公主 > 第七十六章 获救

    神志渐渐模糊,忽然一道白光,雪兔抬头看去,不知那木伟奇什么时候醒了,此时手执一把匕首,雪兔睁大眼睛,那不是她刚刚丢在地上的蝶翼么,只见蝶翼直直刺向前面的胸口,脑中闪现出栗色的短发,俊美的面容和一脸的温柔,顿时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不要,不要!”像疯了一样冲向袁清泽,大刀将匕首挡开,嘴里一直喊着“不要”。

    将木伟奇砍倒,回过身扑到袁清泽怀里,哭道,“不要不要,玉溪哥哥不要死,小兔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只要你活着...”死死的抱着袁清泽,不停的哭,身体瑟瑟发抖,“玉溪哥哥,小兔以后都听你的话好不好,好不好,不要不理我,不要抛下我,姥姥也死了,就只剩小兔一个人了,啊!”雪兔哭着哭着,突然尖叫一声,挣开袁清泽,捡起大刀,疯狂砍向躺在地上的人,“是你们,是你们杀死玉溪哥哥的,是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全家!”

    疯狂的砍,疯狂的喊,直到累了,重重的跪在地上,“啊!”仰天长啸,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袁清泽和无夜怔怔的看着她,谁都没有阻止她,袁清泽看她晕倒,抱起她,紧紧揽在怀里,护着她,像保护一件易碎的宝玉一般,他不知她发生了什么,但刚才那幕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里,她的痛苦,她的无助,她的乞求...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软弱,他好想告诉她从现在起他要保护她一生一世,他想这样一直抱着她,帮她驱走黑暗,给她温暖,他不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知道刚刚看到她那个样子,心像撕裂一样。

    无夜静静看着她,看着她不似往日的调皮可爱,变得那么疯那么狂,他不知道她怎么了,只想过去帮她去砍他们,只想永远站在她身旁去保护她。

    雪兔睁开眼,动了动身子,好酸啊,皱了皱眉头。

    “你醒了,要喝水么?”

    朝声音处看去,“怎么会是你,你的伤好了?”嘶哑的声音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先喝些水吧,你昏睡了两天两夜,我们现在在云州”

    “啊?”雪兔一惊,坐起身来,“嘶,疼,我睡了这么长时间?他们都还好吧?”

    袁清泽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先别管他们了,现在你是重伤人员,其他人都比你好”

    “嗯,这就好。”雪兔咕咚咕咚喝了一杯水,示意还要,袁清泽又倒了一杯,一口气喝了四五杯,重重吐了口气,摸了摸肚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云州能吃到红烧猪蹄么?”

    袁清泽宠溺的抚去散落在她脸庞的青丝,“早就准备好了,你救了我就是立下大功,全军将士都认得你了,不,他们在锦州时就认得你了,不过现在都更佩服你了,再过几天我这个元帅都不如你得人心了!”

    “那是那是,你可要好好犒劳我,不然我起兵造你的反!”

    “你这女人,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叫我沧海,沧海,记得了么?”两人对视一笑。

    吃过晚饭,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随袁清泽去了军营,夜色降临,雪兔坐在帐外,抬头看着夜空,两个值夜士兵的对话被她悉数听去,不禁暗笑,这舆论的力量就是强大,第一个人说她厉害,传到第十个人耳朵里她便成了神。

    “你在偷笑什么?”袁清泽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

    “为何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感觉不到,你的武功比无夜他们强很多吧?”

    “我也想知道,无夜他们武功都很厉害,为何你不懂武功却知道他们在暗处呢?”

    雪兔笑了笑,这是职业病,你怎么能懂。“长期处于危险中便有了这个能力。”

    “还有那晚你放的烟雾是从哪来的?”

    雪兔掏出一颗珍珠,“就是这个,只是用来逃跑的小伎俩罢了”。

    接过珍珠,仔细察看一番,皱了皱眉头,“这明明是颗珍珠嘛”

    “嗯,是珍珠,但不是普通的珍珠,往常我都把它镶在耳坠上,既好看又实用。”

    “难怪你总是带珍珠耳饰。”

    雪兔一把抢过来揣进怀里,“别打它注意,这世上只有我一人有,也只有几颗而已,我送与你你便会给了谢婉儿,休想我再给你什么东西。”

    看到她气鼓鼓的样子,宠溺的笑了笑,“好,我不要,不过,我想知道你用什么将刀剑阻断的。”

    雪兔伸出左手,露出手链,得意道,“就是这个,不过天机不可泄漏。”调皮一笑,起身便离开了。

    看着离去的身影发呆,这个柔弱的女人故作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

    给读者的话:

    最近在构思第二篇的内容,更新慢些,亲们谅解,其实后面这几章每一章字数都多出一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