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25章 她的冷漠

  最让景月儿纠结的是,一向睿智如他。在处理某些事的时候,越发的让景月儿觉得君澜风好像大不如前。好像是心不在焉,又好像是……在逼着她去做某些事。
  腹中的孩子越发的凸显,她穿的衣衫也越发的大。裙衫在风吹动的时候,偶尔会出现那凸起的腹部。转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
  七月大的孩子,越发的折磨她。景月儿觉得非常吃力。然而,即便是这样。君澜风也会在很多宴会上要求景月儿陪他一起。
  龙炎一年时光过了,于是在正月年会之季。宫中忙忙碌碌的,君澜风特意吩咐这一年是一个丰收的年。疆土扩了,皇后有孕了,龙炎大千黄土后继有人。应该是普天同庆的一年。
  所以,应了君澜风的话宫中多年来从未这般繁荣过。这般大肆铺张的办年会,邀请各国使臣。
  也就是这样,在各国使臣提出比武,比文,斗才斗艺挑战天朝能力的时候。
  君澜风却忽然告知所有人,“朕身体不适,今日的一切都交给皇后来处理吧。”
  饶是诸人还是有些不满,但却在君澜风离开的时候无可奈何的把所有目光都投在了景月儿身上。龙炎这批精挑细选,忠心耿耿的大臣自然无不希望。天朝完胜!
  当然最后,她虽然愤怒。但也被逼得无可奈何,整场比赛都主持了,完胜了。然而她心里似乎越发不满。
  龙仪殿
  君澜风靠在摇椅上,望着新年的烟火。深邃的凤眸透着神秘,无人能分析出那眸色到底有什么东西。他身心悠闲,却透着凝重。
  “哗啦”
  龙仪殿的门被打开,月光之下,隐隐一袭明黄色凤袍的女人站在他前方。那一汪清泉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万千怒火君澜风第一次没有去理。
  只是风轻云淡的坐在那里,“月儿,今日的事处理得很好。以后再接再厉。”
  “你病了?需要我给你把脉吗?”景月儿冷笑。
  “病是对外人说的,自然瞒不过你。”君澜风眨了眨眼,望着冰冷的月光,那话语冰冷得让景月儿觉得眼前的男人几近陌生,“别生气了,你不是很在乎那孩子吗?难道你希望孩子有事?”
  景月儿咬牙切齿,径直走过去。拿起那杯子,平静的喝了杯茶。竟是直接砸过去,“既然知道我劳累或生气对孩子不好,你特么为何还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什么事都躲着。国事不是一直都该你去处理?”
  那杯子砸中他的眉心,鲜血很快流了出来。这次他没有躲,就连一丝动作都没有。就像是一个任人发泄的木偶。
  “可消气了?”
  他语气淡若清水,平静得让景月儿不知下面该是去心疼还是继续砸。
  “月儿,你说。这天下若是女人执政,又会如何?”
  他望着天空的月亮,目光渐渐的移向她。那被杯盏砸过的地方鲜血淋漓,他没有去管,而是探讨着这个问题。
  景月儿望着他,眼底是无边的陌生。
  他似乎没有等她回答,渐渐收回目光,掏出帕子擦了擦头上的血迹,“我查了一下历史,很多年前好像出现过一个女皇。朕还发现,在轩辕大陆不远的地方,他们的国家也是一直由女人统治。”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景月儿气急,神色满满的怒火。
  “月儿的能力,也可以!”君澜风不假思索的道。
  “我做女皇,你做什么?”
  或是觉得这个问题太过于搞笑,以至于她怒极反笑。觉得君澜风说话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君澜风没有回答,只是闭目,安安静静的躺着。景月儿气得差点又是一个杯子砸过去,然而看他眼皮子都没动下。走过去丢了一床棉被给他。独自一人上床睡觉了。
  也不知几时,他又回到床上。抱着她一起睡。
  腹中的孩子闹的很厉害,半夜她刚睡着,随时就是一脚踢在她的腹部。饶是第二日精神再不好,她也和他一起上朝。
  君澜风很执着,总威胁她若她不去,他便废了早朝。起初景月儿和他执拗,然而后来也执拗不过他了。不过,他也还是存在有良心的时候。景月儿若是累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于是他会把她抱到一边去然后自己一个人解决那些。
  但若说,像以前那样宠她。却是不可能的!
  景月儿也问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孩子都还没出世。为何他却先改变了!然而君澜风的回答却让她大吃一惊。
  他说,他喜欢以前那个独立的月儿。景月儿气急,含恨咬牙跟他闹过。但君澜风并不理会。
  从神情上看,他对她的脾气越来越淡漠。淡到最后,景月儿似乎累了。也不想再生气了。她会习惯性的,起床上朝。不管他在不在身边。
  朝中的势力,越发的偏向景月儿。似乎有她存在,百姓的日子过得越发的逍遥。虽然有些事处理过于稚嫩,没有君澜风成熟。但一些政策和方法,却是处理得恰到好处。
  然而看到这样一个女人渐渐的,在他面前脱颖而出。渐渐的,开始疏离她。只懂得爱孩子,爱上职业。君澜风表面上看似好像很开心。夜深人静,说不出的落寞与心酸。
  谁也不知道,那份苦水他独自吞咽。
  “君澜风,你要知道。一个女人若是学会了独立,你便无用。”她含恨咬牙,用陌生的话语支撑起自己有尊严的人生。
  他坐在躺椅上,面对自己女人无情的话语。轻轻的划开一个淡漠的角度。他笑得风轻云淡。
  她累了,也有忍不住看着他。陌生的看着他说:“澜风,若我死了。你也这样吗?”
  “澜风,这江山是你的。我只是过客。”
  她咬牙,掩饰住内心的眼泪,“答应我,现在我做什么都可以。好好照顾孩子,好不好!”
  每每君澜风听到这话的时候,总是会愣好久。然而,把她抱在怀内。没有回答,然而,他将她揉进身体的那份热情却总是安慰着景月儿。其实,他一点都没变。
  “月儿……”
  他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将她抱在怀里,独自一人望着天空。将那没说出的话朝着月亮重复一次:我如何舍得你受半分苦!只是……终有日我不能保护你,一切都需要你来承担。
  “澜风,你答应我,要让孩子幸福好不好。要像疼爱我一样疼爱他。”景月儿用心强调着这句话。
  然而君澜风没有回答,只是惯性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将孩子和她一起护在怀中,直到她太累一直沉睡下去。为了让她能够睡得深一些,特意放了一些沉睡粉。
  夜半,龙仪殿阴风阵阵。除了月光依旧如以往那般挂在天空,一切,都是暗的。君澜风依旧坐在躺椅上,深邃的眼睛泛着红色。很少有人知道,他每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坐在龙仪殿后院的禁园内等待消息。一个月了,从未变过。
  再次之前,君澜风却经常习惯于查找书籍。探寻天下各种消息。那几个月直到如今,他做的几乎全是关于一件事。
  “主子!”
  暗夜中一个人影跳在他眼前。君澜风入神的眸子,微微恢复正常。
  “朕等了近月,查个消息即便再困难。若是再查不到,朕也没有理由再留你。”
  那深邃的眸子忽地聚光,一抹嗜血的光晕渐渐的转向前方的暗影,眉目之间,充斥着点点滴滴平日里没有的怒气,就是这点怒火,却也足以让人在冷风中发抖。
  “主子,属下这次……有消息。”他颤巍巍的答道。
  “恩!?”
  他转身,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快说!”
  “只是,说与不说。于主子也没有太多用处。”暗影声线很低,甚至觉得没有汇报消息的必要。
  君澜风闭目,周身一种在生气的时候自发的一种冷漠瞬间让周围又冷了好几度。
  “主子,三国之中的确是有一种灵珠仙草。曾长在花都国紫云仙山。传言,这山前前后后寸草不生。即便长了,也会在第一时间枯萎。紫云仙山四周环绕沼泽,周围曾经不知为了这仙草多少人丧命。以至于,那里处处枯骨。”那暗影说道。
  君澜风眼睛一亮,然而暗影瞬间话锋一转,说道,“但就在两年前,那仙草的灵光忽然消失。自此,再也没有仙草的动静。有人说,曾经被人摘走,也有人说仙草得道为仙。自此花都国灵珠仙草的存在,更是成为传说。绝少人提。”
  “你说了那么多,当真也是够废话的。朕等了一个月。然而你所说的这些传说,朕早就听过。”
  君澜风有一瞬当真是想直接将眼前这人一掌打死。
  “主子,属下也曾查过。这珠仙草到底去了哪里。”暗影咽了咽口水,“只是听说,那人周身漆黑冷若寒冰。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朕让你查那人是谁!”
  君澜风闭目,再次重复强调。
  “主子,属下正在查。”
  “下去!”
  君澜风长长的叹了口气,咬牙忍住自己心中诸多怒火,“无论那东西在谁的手里,朕只要结果。”
  “属下明白。”
  那黑影旋即消失在暗夜中,强大的气压下,暗影觉得哪怕待一刻都是折磨。
  君澜风的性格已经改变了很多了,对待天下黎民百姓或许是真的心境变了。做事手段其实也比曾经温和很多。然而遇上关于景月儿的事,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稳重。
  所谓的灵珠仙草,乃是生长在天山集天地精华于一身。具有护心脉,解天下奇毒,起死回生的功效。然而,天下传说多年从未有人夺得。至于曾经消失于何人之手,更无从查起。
  君澜风眼看着那腹中孩子一天一天的活跃起来,高兴之余,似乎又好像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为了那个新生命。身体在一点点的变弱。
  越是到了冬天,她便从来不敢脱掉那狐裘袄。在龙椅上坐两个时辰,即便高度集中却也忍不住累得沉睡。甚至有时候,她可以沉睡一天。
  然而,看到这样的景月儿。君澜风越发的觉得心中痛,痛到有时候甚至会发疯的恨那个孩子。一点点的消磨她母亲的生命。
  所以,他逼迫着她去处理一些事。逼迫着她去做一些事。他觉得这样,才是曾经那个生龙活虎的月儿。
  君澜风起身,昂首看着那一花一月一影,薄唇微微扬起,“月儿,要独立。这样即便是死我也放心!”
  月朗风清,在龙仪殿门打开时。那帘蔓深处微微有人影浅浅的动着。
  “澜风……好累你知道吗?澜风!”
  那声线清和,淡淡的。好像带着万千情绪。君澜风自然想不到,沉睡粉的作用下依旧不能使她安睡。
  “月儿,如果可以。我想代替你的一切。”君澜风悄悄的走过去,他的声音很小,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其实我至今都不知道,留下这个孩子是对还是错。或许,我真的不该存在一点私心。让他存留。”
  夜里无人,他抑制许久的眼泪顺着他白皙的手指。流在景月儿的手上,被子上,以及他的身上。一瞬间仿佛万千苦水一涌而上。有种完全收不住的感觉。
  “月儿你知道吗?如果不找些事折磨你,我怕你一睡不醒。我真的怕……”
  他甚至剧烈的颤抖着,用心感受着她手下存在的温存。
  “当初若是让你喝下那药,现在,我是不是就不需要考虑那些问题了?”
  君澜风望着点点新月下她微弱的容颜,忍不住低头下去亲吻她的额头。那一刻他觉得能亲吻她感受她的存在便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
  可以试想一下,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在一点点的消失。这种痛苦。就好像漫长的凌迟等待。他们说好的百年,一起老去。
  然而容颜未衰,人却先离。那种疼痛,一点点的折磨着两人。当初为了不让她心痛留下这孩子,可却成为他最漫长的凌迟之刑。
  那晚上泪水也不知流了多久,然而当到了天亮。那冷漠的面容,依旧如以往那般沉浸。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景月儿七八月大的腹部已经明显凸起,在软轿上坐着。每每下朝之后,便会躺在君澜风的身上沉沉睡去。君澜风甚至发现,即便是他逼迫着她用一些东西逼迫她不睡。似乎也完全没用。
  她在上朝的时候,坐在一边,谈不上三句话就会睡着。满朝文武看着,君澜风不得不将话接过去。她在御书房的时候,谈不了一个话题便会沉睡。他让她陪他去军机处,去比武场。她直接在软轿里睡觉,一直睡到他处理好一切事。
  君澜风每每看到那软轿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女人,心中说不出的恐惧。因为他越发的发现,她连骂都不想骂他了。除了吃饭,他甚至听不到她说话。
  当软轿再次停到龙仪殿门口的时候,君澜风走下来。将景月儿抱起来,然而这次并没有抱她进去。而是把她放在躺椅上。
  而他,却坐在她身边。就那样看着!
  夕阳西下,直到腹部传来响动。景月儿意识到自己饿了,才蹙了蹙眉,睁开眼睛。而当入眼的是,是那张百看不厌的脸。那种清若天山池水般清俊的容颜。
  “澜风,什么时候到的?”她用最小的幅度左右看了一下,旋即,确认自己在什么地方才放心,“我饿了,饭好了吗?”
  她说着,吃力的从躺椅上爬起来。习惯性的准备起身去吃饭。却被君澜风按在躺椅上,一本正经的说道,“月儿,有几句话跟你说。说完了再吃饭可好?”
  她清澈的眸子如一潭寒水,天真无邪的看着君澜风。似在等待她下面的言语。
  “月儿,京都十里外有一片梅林。这几日梅花开得动人。月儿想不想去看?”君澜风柔声道。
  景月儿摇头,微笑道,“澜风,与其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去御书房多坐坐。很多事需要处理!”
  “月儿不是特别喜欢梅花吗?轻若羽翼,薄若冰俏。泡茶的时候会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解困解乏,消除一身疲惫。”
  君澜风话语温润如水,“月儿,咱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宫了。是不是该出去过一下二人世界?”
  景月儿想了一下,揉了揉眉心,“澜风,我会学着独立。学着不爱你。直到生下这个孩子然后离去。”
  君澜风心中一凉,额间一阵冷汗。
  “其实我想明白了,既然注定要分开。你也应该要学着适应。”
  她话语如此淡定,淡定得让君澜风面色苍白。然而她风轻云淡的转过身去吃饭的时候,没有一点点留恋。果然,一个女人若是习惯了不依赖。真的是很可怕的事。
  “月儿,我们之间一定要用如此淡定的方式说话吗?你的脾气呢?”
  君澜风望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影独自一人走进龙仪殿,心中顿时一阵堵,“你这样,不如拿着杯子直接砸过来。我容易接受一些。”
  景月儿停了停,转身道,“澜风,说得好像我是泼妇一样。我曾经干过这样的事?”话语间,永远挂着让君澜风陌生的笑。
本書首发于看書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