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9章 回血玉阁

  景月儿看了一眼那些材料,终是叹了叹,“看来这些酸性不够,混合起来威力不够也是正常。本宫不怪你们。”
  丞相等人这才叹了口气,“谢娘娘明察!”
  她看了看那材料,转身离开,“丞相,前线如何?”
  “十万大军还在路上啊娘娘,并未交战。”丞相无奈的撇了撇嘴。
  景月儿暗自翻了个白眼,“哦!是本宫记错了。”
  当然谁也不会知道,景月儿一大早起来。却总是有一种好像已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感觉。让人无奈至极。车轿并没有立刻回到皇宫,而是把景月儿抬到了紫竹居。也就是三姨娘的居所。
  她没少听剑说,她娘和景尚疏的日子有多拮据。也没少听见她娘身体有多不好。当然,这一切她都很清楚。她娘性子清冷不愿意去迎合别人,多年来,在尚书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大夫人曾经也没少克扣他们的东西。以至于多年来,落下了多少病根。
  再次走进紫竹林,心情是沉重的。外公远在千里之外此刻她的确无力于回去,然而,洛芳华可以说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可是很纠结的是,听到洛芳华一口一个皇后,一个小主子。听得景月儿心中心灰意冷。
  然而在君澜风不在的时候,她还是想来。哪怕是看看洛芳华,她也觉得心中高兴。因为那毕竟是亲人。
  近得紫竹林,景月儿让轿子远远的停着。天气微凉,她只着一件对襟齐胸紫色袍子。发鬓散下,俨然若曾经那个俏皮的三小姐。这样的她,少了几分华贵,多了几分清纯小女儿娇气。
  她总觉得,这样。她娘亲是不是就不会觉得自己身份改变了?
  然,的确当景月儿出现在景尚疏身边的时候。景尚疏愣了一下,在清扫落叶的手停滞片刻。仿佛间似乎觉得自己的女儿回来了,竟是忘记了行礼。
  “爹爹,我娘呢?”景月儿走过去,问道。
  “月……月儿……”
  景尚疏苍白的胡须微微动了动,每次见到景月儿心中难免有尴尬之色,“芳华在里面。请……请娘娘……”
  “爹爹,月儿更好听。”景月儿强调道。
  身后几个随从跟随在后,对待景尚疏彬彬有礼不敢有一丝怠慢。待景月儿走进去,等待在身边。随着景月儿的脚步没有丝毫皇后该有的威仪。
  洛芳华比起以前好多了,在屋子里打扫着尘土。两个人的生活过得很清闲,淡然。在剑的保护之下很少出现外来入侵。比起皇宫中那种随时随地都有大事发生的地方。这种生活,不得不让人向往。也不得不让景月儿想停留。
  所谓的,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儒之劳形。正是这样的佳境。
  她爹和她娘,常年在这里过着闲适的生活。不愿意去为官,果真是好聪颖的一对夫妇。正如君澜风说的那句话,越是在权利巅峰待久了。越是觉得困乏,想要一个安身之所。
  “娘!”
  在门前站了很久,她终是出声。
  清凉的背影微微一怔,转身望着景月儿,有些难以置信。但那慈爱的神情只停留了片刻,“娘娘来了,民妇……”
  景月儿走过去,微微福身,“月儿给娘亲请安!请娘亲认清事实,这里只有月儿和娘亲。没有什么民妇和皇后。”
  洛芳华的背影沧桑,玉容有些憔悴。但看得出并无多少忧愁。看样子这里的确很适合养身。
  “月儿……你……”洛芳华想说什么,但似乎对于景月儿的话不知该如何反驳。也因为,有很多话该说的也已经说了。
  “娘,澜风走了。我身边只剩下这里亲一点。别再,生疏了行不行?”
  她的口气几乎是求的,“娘!”
  洛芳华熬不过景月儿的声音,无奈的摇摇头,“其实娘亲何尝不想月儿,只是……月儿如今是皇后,而且,从来都是千金之躯。你身份越高,和娘亲的身份就越不协调。每次你叫我娘的时候,我都感觉很不习惯。”
  “月儿只知道,任何权利都无法改变亲情在月儿心中的存在。这里的归属,是皇宫给不了的。”
  景月儿转身,朝外面挥了挥手。于是,偌大的一桌子菜便摆放了整个桌子,“你们陪我吃饭可好?”
  洛芳华挣扎很久,才勉强答应下来。这餐饭吃得很愉快,景月儿却从来都没想到过待她坐上皇后宝座之后。与家人一起坐下来吃饭,居然是她梦寐以求的。
  平淡的生活,说起来还是真的让人向往的。
  吃过饭,景月儿又去了康玉堂。百无聊赖的在一旁给人看诊。累了,也不愿意再回皇宫。她第一次发现,皇宫没有君澜风在就犹如坟墓般的。打死她都不想回去。
  “影,血玉阁最近怎么样?”
  景月儿趴在窗前,百无聊赖的问道。天已经漆黑一片,她发现自己居无定所的各种飘荡。
  “主子很久没有过问血玉阁了,说白了,血玉阁现在还是由墨玉在管理。只是他从阁主变成副阁主这一点差距而已。”影笑了笑,“和以前相比,副阁主倒是没有那么多怨言了。”
  景月儿转身,咧开嘴一笑,“带我去血玉阁逛逛,我这阁主。是该露露面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愧疚。”
  “阁主也不必觉得愧疚,阁主虽然未曾露面。却也经常对血玉阁提出重大意见,一直以皇后的身份支撑着血玉阁的发展。以至于这么多年来,血玉阁一直都知道阁主的付出。”影宽慰道。
  “懂得感恩是好的,但是我的确有很多做得不足的地方。”
  景月儿笑道,“走吧。”
  “可是主子,皇宫咱们不回了吗?”影有些无奈。
  “我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回去。”
  景月儿拂袖走过影的身边,淡淡的丢了一句话,“还是去血玉阁吧,这便给本宫安排。”
  影叹了叹,转身道:“主子,您这次去。怕是那些人都要高兴疯了。其实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咱们背后这位皇后阁主的。”
  “少贫嘴,快去!”
  景月儿笑了笑。在她眼里只要把事做好,别的都不重要。那些礼节什么的她也不是太在意。
  血玉阁地势偏远,但一路上,景月儿才刚下马车。便只见一个人迎了过来,亲自扶她下了马车。那人身着山水墨画的衣服,长相依旧妖孽无可救药。
  “哎哟月儿,今个怎么想起这血玉阁了?”
  墨玉或许是心中不爽,拉她下来之后还不忘调侃两句。
  “不喜欢,那我走了?”景月儿笑道。
  “我的阁主,您老还是别。我要是把你这神气走了,阁内还不跟我闹翻了?”
  墨玉白了她一眼,“我就知道你忙,有了咱们澜帝哪里还记得小小的血玉阁啊。”
  “墨玉,你皮痒的习惯一直没改掉啊。”景月儿微微瞥了他一眼,大有教训的冲动。
  “我整日给你守候血玉阁,准备出去放浪都没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墨玉是个什么表情都有的男人,可以很妖孽毒辣,然而在她面前却一直喜欢委屈。好像景月儿天生就对不起她一样。
  “那要不,我今晚给你开个庆功大会如何!?表彰我们的副阁主有多辛苦,如何?”景月儿笑着问。
  墨玉撇了撇嘴,这下啥都不说了。
  “唉,我说真的。今晚,准备下去。你们啊就该好好感谢一下副阁主,整日为了阁中的事情奔波。都瘦成什么样了。”景月儿连忙对一旁出来迎接的人说道。
  “阁主,副阁主很辛苦。但我们知道阁主日理万机,和天子一起参谋政务但也从来没有忘记我们血玉阁的事。属下等该给您开个欢迎会才是。”
  “呵呵,哪里。副阁主更辛苦。”景月儿道。
  “那要不,两者皆并。今晚欢庆全阁上下一千零八百人一起狂欢。”周围的护法提示道。
  “那传令下去,今晚全阁上下不拘礼节。准备几个节目,我们一起乐乐?”
  “唉,好。阁主这个提议甚好,甚好。”
  再走数千步之后,进入一个暗门。旋即,便只见一个宽广豁达的地带。整个院子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充斥着素雅之气。
  “鸣钟~”
  随着护法的一声呐喊,钟声响起。旋即,全阁上下打着火把黑压压的跪了一地。
  “血玉阁主万福金安,文武皆全,凰定胜天。”
  洪亮的声音齐齐响起,这种最高礼仪。天底下,只有皇帝和一派之主可以享受。饶是她曾经随着君澜风,无数次的感受过这种最高权利唯一带给她的快感。却也不得不感叹,因为在这血玉阁,这种礼仪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拥有!
  在血玉阁护法以及副阁主的伴随之下,从中间的小道走到最高台阶。然后才道:“免礼!”
  “谢阁主!”
  景月儿笑了笑,“开始吧,本座可还记得,当年第一次来血玉阁的时候。是谁嚷嚷着要跟本座比试武艺的?”
  “额……”
  一旁的护法脸色一红,“阁主!”
  “左护法对吧?”景月儿故作严肃的看着他。
  “额,是……”左护法吓得跪在地上,“阁主恕罪。”
  周围的气息瞬间凝重起来。
  “哈哈哈……本座可就对你印象最深。不过,既然冒犯本座这肯定是要罚的。”景月儿望着跪在眼前的男人,“你平日里冷冰冰的,本座就罚你今晚,任何人敬酒你都不可以回绝。不醉不归诸位觉得如何!?”
  于是,下面一阵欢呼。左护法的脸色顿时又是一阵冰冷。却也不敢抗令。
  “哈哈哈……”
  右护法在一旁,笑得毫无保留。
  “右护法也去陪酒,让咱们血玉阁的姑娘公子们高兴了。有赏。”
  景月儿撇过头去。于是,右护法瞬间笑不出来。
  “阁主,我们可以敬您的酒吗?”有人问。
  “怎么说话的?阁主腹中孕育着小阁主,怎么能喝酒呢?”墨玉呵斥道。
  其中一个人笑了笑,忽然脸色一转,“我倒是觉得,副阁主可以代阁主喝一杯如何。不,我们敬一杯您喝两杯怎么样?”
  “兔崽子,怎么说话的。别以为今个就可以没大没小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偌大的院内各种气氛瞬间和缓,于是,左护法和右护法以及墨玉三人不得不乖乖的。代景月儿喝酒。许是这三人平日里太过严格难得有机会,被围着灌酒几乎抽不开身来。
  然而在景月儿的震慑之下似乎没有人敢生气。三个人只有两个选择,一,忍着。二,受着。
  远处,景月儿一袭紫色对襟裙衫。足尖一点,独自一人爬山房顶看着星星。听着里面的吵闹,忽然对身边的暗卫道:“今晚,让他们醉。你们必须好好保护着。”
  “属下等遵命!”暗卫队回答道。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