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6章 我亲自照顾你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不厌其烦的爱着她。包容着她的一切。其实景月儿知道,留下这孩子最难受的是君澜风。但关键时候,他依旧选择和她站在一起。哪怕知道,这条路非常坚辛。
  “小心孩子!”
  景月儿尴尬的从他怀里跳出来。
  君澜风像是意识到什么,将景月儿放在一旁。
  “澜风,把药喝了。”
  景月儿笑着将药递给他。
  “怕苦,你喂我。”他语气有些小孩气在其中。
  “好!我的王子。”
  “是皇上。”
  君澜风暮然一笑。
  从那以后,景月儿觉得自己好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皇后。爱人手里的皇后。清晨起来,君澜风会为他梳好头描眉,然后再离开。为此,他特意节减了自己的时间。
  然后会监督她和安胎药,和补品。为此她也常常喝吐。吐得稀里哗啦的君澜风心中难受,但表面上,依旧对她笑。鼓励!
  这孩子是景月儿坚持要留下,虽然她为此付出很大代价。但为此付出辛苦的,却不得不说是君澜风。
  那日,她在午睡中醒来之后。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君澜风忽然消失。不禁对着宫女问,“皇上呢?”
  “在龙仪殿的小厨房内。”宫女恭敬的回答。
  景月儿一怔,蹙眉道,“他跑小厨房去做什么?御书房才是他该去的地方吧!”历史上,或许真的没有皇帝跑去过厨房。甚至是有些就连厨房器具怎么使用都不知道。他自然不会相信,十指不沾阳春水,集万千尊贵于一身的皇帝会去下厨。
  “皇上说,御膳房的食物做得一点都不好吃。不合娘娘胃口,于是吃了又吐。”宫女回答,“前几日还因为几个厨子做不出娘娘爱吃的,还被罚了二十大板呢。”
  “真是……滥杀无辜嘛这不是!”景月儿摇摇头,埋怨道。
  “皇上对娘娘爱极,看不得娘娘受苦也是情有可原的。”宫女笑道,“这不,实在拿那些厨子没有办法。皇上这才跑到厨房去亲自下厨。”
  景月儿心中顿时一怔,神情中闪烁着不可思议。足足有几分钟没说出话来。
  直到,看到君澜风一脸油烟的从厨房走出来。跟在他后面的宫奴端着七八样菜,唯唯诺诺的走过来。
  “月儿,我看了看菜谱。特意选择了一些你平日里最爱吃的菜,不曾不油腻。过来尝尝。”
  说着,亲自扶着她走过来。不足两个月的身孕其实根本就凸显。而君澜风,却格外紧张。
  “澜风,哪儿能让你亲自做菜?再说了,你从来没做过。会做菜吗?”景月儿无奈的看着他。
  “丫头,不相信我?”
  君澜风轻轻捏了她鼻子一下,笑着将她扶着坐在椅子上,“难得我今日处理掉了所有折子,这段时间还算风平浪静。必须来伺候朕的月儿以及腹中那个磨人的小丫头。”
  景月儿一怔,撅着嘴,“澜风,我希望是个小皇子。这样,可以为你分担一些朝政。”
  “女儿好,像你的。”
  君澜风也随之坐下,为景月儿布菜,“朕保护你们两。”
  “一看就知道你偏女儿,那万一是个儿子呢。”景月儿不满了,“是个儿子你就不高兴了?”
  “都开心,都是月儿和朕的宝贝。”
  他习惯性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给予宽心,“生儿子可以继承江山,生女儿可以做朕与月儿的贴心棉袄。都好!”
  话落,将菜递给景月儿,“我研究了一下食谱,没事,慢慢吃。若是觉得不好吃我可以继续做。直到你吃下为止。”
  “澜风……”
  景月儿看着那菜,咬了咬牙,夹起菜。那一刻她甚至觉得,是毒药,她也要硬吞下去。一个帝王做下的菜,太不容易。似乎景月儿这辈子都没奢望过这个其实从来没有耐性的男人会做这么多。他包容她太多。
  菜到嘴边,渐渐的咽下。她捂住嘴,尽量不使自己吐出来。一点一点的吃着他夹的菜。在君澜风希翼的眼神下,一点点的吃着。
  “月儿,看来我研究的食谱还是挺有用的。”
  君澜风由心的喜悦,非常高兴。一边给景月儿夹菜一边看着她吃。有一种幸福是,看着她吃下自己的菜而不吐出来。此刻,这是君澜风最大的愿望。
  “就冲着你这份心,我也不敢吐啊。”
  景月儿说着,忍耐着胃里的翻滚。然就在她话音刚落时,终是再也忍不下。稀里哗啦的跑到一边吐了出来。
  君澜风脸色一沉,苍白的面色上有着无边的凄楚。走过去,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给她擦拭嘴角,以及因为呕吐太厉害而流出的眼泪。君澜风生来一直有洁癖,但似乎那一刻根本就一点没注意。
  “澜风,对不起。我……”
  她目光躲闪,以她的个性从来都不觉得对不起谁。但这次她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愧疚。仿佛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这是澜风第一次给她做饭,第一次下厨。他给过她太多先例,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月儿,没事。你说想吃什么,我再给你做。”
  君澜风没有生气,温和如三春之阳。自从想要留下这孩子之后君澜风在处理完政务之后常常拿着食谱和育儿经看,不知不觉便已是深夜了。
  “不用了,澜风。我还是用静脉进食法吧。”景月儿叹了叹,“这近一两个月的时间怕是吃不下什么。”
  “月儿,不会的。你相信我。一定会做出你喜欢吃的东西。”
  君澜风抚了抚她的秀发,转身走出去,命令人把这些东西撤了。于是,又独自走进厨房。景月儿在御膳房门口看了很久,很多厨子围着他然而除了一些小事。一点都没有让她做。
  然而景月儿就站在门口这样看着执拗的君澜风,做出一样又一样的菜。感动得在一旁流泪。默默的看着君澜风将饭菜端出来时,明明精疲力尽却依旧挂着笑容:“月儿,过来试试这个。”
  景月儿眼泪顺着脸颊流下,然后转过身去擦净。笑了笑,“好啊!”
  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自己肚子不争气,吃点东西就会吐。反复得折磨着深爱她的男人。但不幸的是,就算是那次。吃完之后她还是吐了。
  也不知道反反复复的吐了多少次,当然,更不知道君澜风那一日跑了多少次厨房。为了让她吃下去一点东西,无数次的试验。
  终于,在最后一次。吃下去了一两口。
  那一点点进步,也终于使君澜风点了点头,“月儿,别为了朕和月儿的孩子把月儿饿着。”
  “我还以为你是怕孩子饿着呢。”景月儿轻笑。
  “都怕,两个都是朕的宝贝。”
  他看了书后了解怀孕的坚辛,以至于,即便景月儿如何任性他都会忍着。吃不下便再做,直到她吃下为止。这样的男人,即便是再任性的男人又还能怎样无理取闹?
  ~
  花都皇宫 宫花潋滟,芳香沉醉。
  “王,来呀,臣妾在这儿……”
  “美人儿,抓住你之后怎么处置?”
  “呵呵,王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呗!”
  女子娇软的声音,酥软得整个殿内一片纸醉金迷。美人如玉,诱人采撷。
  花都国之王在软玉熏香,正欲沉醉于红罗软暖时。忽然抓住一个周身冰冷的身体,而打开帘子一看,却突然发现,那身子不是别人。正是颜玉陌!不,或许叫他野狼更为贴切。因为当初那个软弱无能的四王,如今已是嗜血残忍,铁腕毒辣唯利是图的野狼。
  他血性,残忍,内心是黑暗的。从三年前因为做昏君太久被君澜风处决之后,便钝化成恶魔。一心想要夺回自己的一切。
  说到底,乃是一只完全不懂感情的狼!
  “王,十八岁了。该懂事了!”
  野狼将军摘开他的眼罩,语重心长的道,“你若是再这样玩闹下去,这偌大的花都国随时会被别国攻陷。”
  “有野狼将军在,本王自然不怕。”花都王说道。
  “花都地小,微臣是来请战的。微臣已经整装三军,随时可以出战。”空气中,飘荡着冷气,“为避免挽月国干涉,请王将竹烟郡主下嫁给挽月国玉箫殿下,两国联姻。”
  “可颜玉箫毕竟是龙炎国皇后的亲哥哥,他能仅仅为了一个女人而舍弃帮助自己的妹妹吗?”花都王问。
  “磬竹爱他,为他做过太多太多事。他就算为了她妹妹不会帮助花都,但至少也不会去协助龙炎。”
  野狼分析着,“这样一来,以我花都的实力以及手底下训练多年的幻术加以控制。龙炎国,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那一切,就交给将军了。”
  花都王不耐烦的看着野狼,恨不得立马把这个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男人赶出去。但他不敢,也只能,让他自己累了然后下去。然而,事实并非他所想的那样。野狼站在原处,并没有离开。
  “额,本王赐婚。这就赐婚。尽早完婚!”花都王笑着道。
  野狼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于是,转身走出去。花都王擦了擦冷汗,转身搂住美人继续玩乐。
  ~
  龙炎皇宫
  后宫一片清净。偌大的三宫六院空无一人,唯有龙仪殿,偌大的院落左右宫女太监加起来约有百八十人左右。但只要一到晚上,便仅剩下君澜风和景月儿两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君澜风开始照顾景月儿的一切。从吃饭到洗脚,几乎比她的贴身侍女还要贴切。一切都近身伺候。
  “我听说,磬竹和我哥哥联姻了。”
  景月儿望着坐在前方为她洗脚的君澜风,关切的问道。
  “恩!”
  君澜风点了点头,将手轻轻的浇在脚背上。因为怀孕的事她的脚肿得很厉害。君澜风便每日精心的为她泡脚。也正是在他的呵护下,景月儿没有感觉到有多大的压力。舒心很多。
  “月儿,朝政上的事无需关心。这些事不是你该考虑的。”君澜风道。
  “哟,这是嫌弃我后宫干政呢?”景月儿不满的嘟了嘟嘴,调侃道。
  君澜风白了她一眼:“等孩子出生后,你要是不嫌累我把整个朝政都交给你如何?”
  “那不行,谁照顾孩子啊。”景月儿又不干了,“再说,澜风。我的身体状态你也明白。不是?”
  “明白什么?”君澜风蹙眉,俊逸倾城的脸容上明显有着不开心,“天朝江山,无限美好。等孩子长大了,咱们还准备脱身一起出去游山玩水。陪你施针救人。你忘了?”
  “没忘”
  景月儿长长的叹息一声,没有再提以后那些让他心头沉重的事,“只是,我整日在后宫也闷。无聊关心一下政务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再说,只准你为我做贴身侍婢。不允许我关心你?早就听说,哥哥在遇到劫难时磬竹曾几次舍命救他。我哥对磬竹的确有些好感。也的确准备娶她。可我总觉得磬竹和我哥哥联姻,好像带着花都国非人的目的。比如,牵制我哥哥。”
  “那又如何?我君澜风岂会怕一个花都国!?月儿你何必操心,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借用挽月国的力量。”
  君澜风不满的道,“月儿,相信夫君的力量。可以保护月儿和月儿腹中的孩子。只要努力,他国挑衅从不放在眼里。”
  “是是是,我家夫君啊。乃是上古战神,没有谁是我家夫君的对手。”景月儿无奈的摇摇头,“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这是事实,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
  君澜风为她擦脚,擦完之后抱着她躺上床。末了还不忘瞥她一眼,“注意言辞。”
  景月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望着他将水亲自端出去给宫女。她微微一叹:“澜风,其实这些事宫女做得很好。你忙于朝政本来就辛苦。再照顾我就更辛苦了,何必呢?”
  “不放心!”君澜风走过去,习惯性的为她倒一杯汤药亲自喂她,“且不说这朝政势力太乱,后宫太乱多少人想要陷害我的月儿和龙子龙女。宫女就算做得再好,能有你老公我贴心为你着想吗?”
  “澜风,别这样……”景月儿心中一暖,每一次问这些话基本都会感动得想哭,“这样,我会舍不得离开你的。”
  “既然舍不得,为何还要离开。”
  君澜风蹙眉,“知道感动就乖乖的吃下这药。这几日我总算想办法治住你那傲娇的胃了。”说完,他话锋一转。眉开眼笑道:“月儿,你说你夫君厉不厉害。上得厅堂不说,这厨房下得也是出神入化。哄的了月儿,吓得了佞臣。”
  “是啦!”
  景月儿哭笑不得。
  “说,几辈子修的福气?”君澜风严肃的问。
  “我几辈子造的孽啊,遇到你这么自恋的人。”景月儿白了他一眼,“倒是你,修了几辈子。遇到我对你这么好。拼着命给你生孩子。”
  “恩,我算算。”
  说完,真的蹙眉开始凝思,“等我们老了,一起携手黄泉的时候一定要问一问阎王。我修了多长时间才和月儿有孩子的。”
  “唉,那个时候这个问题就不重要了。因为到时候走过孟婆桥,咱们就拜拜啦。一切都得从头来过,或许下辈子你都不认识我了。”景月儿扬眉。
  “怎么能不认识?”君澜风蹙眉,急切道,“要不到时候咱们一起闯地府吧,我保护你。咱们把那叫什么汤的东西砸了。”
  “呵呵呵……”
  景月儿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笑,“澜风,你确定你斗得过地府的人?”
  “朕在凡间称霸久了觉得很没意思,倒是可以试试。”君澜风道,“实在不行,咱们就一起去做孤魂野鬼。这样,永生永世都有对方的记忆。”
  她咬了咬牙,忽然停止了笑声,“澜风,这个可以有。”说来,其实她一直都明白自己不过是一缕魂。就算是死了,说不定也会又附在别的人身上。
  “其实澜风,我根本不是真正的景月儿。”景月儿道。
  “我早就知道。”
  君澜风叹了叹,“不过我确实很好奇,你怎么做了那个景家三小姐的?”
  “意外死亡,然后附身的。但我其实跟真正的景月儿很像,或许,这是我的前世。”
  君澜风听了一知半解,朦朦胧胧的问,“也就是说,借尸还魂?这东西真的存在!”
  景月儿点了点头
  “这样很好!”君澜风忽然脱掉外袍,兴奋的躺上去。
  他没有说明为什么好,只是抱着景月儿就那样像是平日里般的躺着。当然景月儿也懂她的意思。所以,在睡不着的时候总会问一个问题,“澜风,什么时候我死了。若是附身在别人身上你能认出我吗?”
  “能!”君澜风闭目,答。
  “如果很丑呢。”景月儿问。
  “能!”
  “如果很穷呢。”景月儿又问。
  “能!”
  “如果,和现在相差非常大。而且非常平凡。你能认出我吗?”她又问。
  “能!”
  “真的假的。”景月儿问。
  然而,再无声息。当景月儿起身来看时,才发现某人已经陷入沉睡之中。他呼吸平稳。即便睡着了,依旧将她紧紧的抱在怀内贴在他的胸膛。
  其实君澜风真的是个战神,但就是这样一个战神也在朝政和照顾他之间。可以累得倒床就睡。
  他宁愿让宫女们站在旁边看着他做,也绝对不让那些人沾景月儿的身。似乎一点点的不贴心,都让他很不舒服。
本書源自看書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