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4章 谁的错

  一把匕首在琉璃盏灯下,锋芒毕露。剑,一点点的伸向景月儿的脖颈。
  “别逼我!打掉孩子,我现在就陪他一起去。”她纤长的婕羽微微闪动着,神色坚定绝对。景月儿对自己很狠,那刀子很锋利一下子就流血了。
  君澜风转身时,整个人只觉得快被气得吐血。指着她手都在颤抖,“景月儿,你放下。”
  “澜风,我真的……离不开。这孩子对我很重要!”景月儿一字一句的强调,眼泪和血混在一起。疼得窒息。然而景月儿也知道,有一种疼叫做心疼。那种疼更加窒息。
  “可你能离开我吗?景月儿,你告诉我。有没有想过,你若是死了。会不会想我!!”
  听到这话,景月儿语噎
  “月儿,真的要为了孩子离我而去吗?”他语气带着沉痛。
  脖颈之处,再次加深,“那你了解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感情吗?君澜风,孩子我必须要生下来。不管有多辛苦!”
  君澜风当场震惊,他从未见过如此固执的女子。固执到,君澜风作为一个男人也无可奈何。
  “噗……”
  他喉间一腥,苍白的面容上。一口鲜血涂在地上,一地殷红。
  “澜风……”
  将君澜风倒下的那一刻,苍白的脸上无一丝血色。那一刻,她的匕首顷刻间落地。苍凉的声音响起时,她拼命的跑过去接住他。景月儿觉得这辈子她做了一件最残忍的事。残忍到,自己都无力目睹。她到底做了什么,把这个深爱他的男人。逼成这样?
  “月儿,一辈子这么温柔。可好?”
  那一刻,君澜风觉得很温馨。他躺在她怀内,就那样躺着。让她扶着他躺在床上。景月儿那时没有跟他作对。有的是疼惜,是那种他不敢奢求的疼惜。
  君澜风觉得自己中了毒药,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爱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以至于,渴望得到她一点点的温暖。他无法想象,这冰冷的宫中少了她在。乐趣何在?
  清泪打在他的额上,景月儿随手拿出一枚银针。刺入他的穴位。旋即,他缓缓闭上眼睛。
  偌大的龙仪殿内,一地殷红。经过别人打扫,干干净净又变得一尘不染。侍卫还在原处,不知该如何处理公孙御医。她转身,写了一张药方,“你们下去,公孙赞。拿下去照单抓药。以前的事本宫赦你无罪。”
  “娘娘,多谢娘娘救命之恩。”
  公孙御医跪在她面前,泪流满面。当然,任谁也不难忘记为了他这样一个下人。龙仪殿内鲜血淋漓。
  “今日的事,不许任何人提及。本宫听到一点风声,仔细你们的脑袋!”景月儿蹙眉,拂袖离开。
  龙仪殿内,一个个侍婢颤颤巍巍的点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景月儿走出殿内,只觉心中一阵压抑。
  梨花落了一地,景月儿坐在一旁,用梨花缠绕的秋千上随手摇动着。缤纷而落的梨花,往事一点点的在内心蔓延。如情花,一点点的开拓。
  “月儿,相思豆放好。放一辈子!”
  “朕这辈子只爱皇后,若有违誓,天人共诛!”
  “有美人兮,终日思。思之不得兮,终日彷徨。月儿,我上辈子肯定欠了你太多。以至于,要被你这小妖精折磨一辈子。”
  “月儿,以后不管发生什么。咱们一起面对。一辈子酸甜苦辣都有,我相信我们都能挺过去。”
  当再次睁眼时,已经泪如雨下。承诺再多,他做到了。他说一辈子只爱她,做到了。他说一辈子酸甜苦辣,相信我们都能挺过去。可他没做到。
  景月儿觉得自己没错,江山需要继承,人人都有一个疼爱的宝贝。唯独他们没有!于是,她想有。
  可她也觉得,澜风也没错。因为他爱她,不想失去她。
  可错的到底是谁?
  为什么从大婚开始,就一直事情不断。为何她总觉得,没有大婚之前自己还没那么痛?
本书源自看书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