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1章 杀了那孩子

  “娘娘……”
  翠儿心头一痛。
  “翠儿,没听到我的话吗?不许,有任何声张。”她话语冷淡,却有着无边的严肃。那身为皇后该有的威仪,其实她一样都不少。
  软轿再次被抬起,景月儿放下明黄色纱帘。掩饰住一切情绪。然而,越是掩盖,景月儿只觉得内心越痛。
  那好不容易存在的生命奇迹,她等待了两年的生命奇迹。当真要消失吗?澜风!若告诉你了,真的舍得吗?
  当然,她没忘记在君澜风将她从棺材下面救出来时的那种感恩。她那时说,澜风,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可是,若听他的。他又是什么反应?真的,会打掉自己的孩子吗?
  一想到这些,景月儿只觉得心中揪痛,一下一下的痛。仿佛觉得,自己心头的一块肉随时会被人割掉。作为母亲,第一次作为母亲景月儿心中无数次的想要孩子的存在。
  这偌大的宫中,有一个人。在他下朝之后,能够在龙仪殿前等他出现。在他累的时候,能够抱着他亲吻。在他心痛的时候,能够抱着那孩子诉苦。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知景月儿,这个孩子。她必须留下来!
  可是偌大的宫廷内,想要留住孩子。势必得过澜风那关不是?这是景月儿致命的伤,她绝对,绝对不能告诉君澜风。
  “小姐,请下轿。”
  翠儿恭敬的立在一旁,将手伸入轿内。很久,才见景月儿抚着她的手站起。然后走出软轿时,眼睛一片血红。
  知道景月儿哭过,心情不好也没人敢问半句。就连翠儿,也没有敢去问。
  然而就在下轿的那一刻,景月儿却忽然转过身来,“翠儿,陪本宫进去。”
  “是!”
  翠儿没有像以往那样玩闹,恭敬的答。
  景月儿走进去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坐下,如平日般的喝了几口青梅茶。然后让翠儿将君澜风最喜欢喝的茶放在一边,刺了手放出几滴血之后,将一枚褐色丹药融入。
  “小姐,你这是?”翠儿诧异万分。
  “我怀孕了。”
  景月儿笑了笑,抬头看着翠儿的第一个反应。
  “真的!?那为何刚才不告诉皇上呢?这事若是告诉皇上,指不定多高兴呢。”翠儿笑道。
  “他不会高兴。”景月儿仰头,尽量不让眼泪流下来。“他告诉过我,会亲手打掉孩子。”
  翠儿顿时脸色一青,有些难以言喻的诧异,脸色紫了红,红了白,“怎么可能?这天底下小姐要什么皇上不给?就算是天山的星星他都会想办法夺下来。怎么会舍得杀你和他的骨肉?”
  “有些事不是翠儿想得那么简单的。”
  景月儿笑得淡然,或许是经历太多,反倒痛得麻木了,“如果我和孩子只能要一个,你觉得他会选谁?”
  翠儿语噎
  “我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让他喝下这杯茶水。让那丹药融入他的体内。”景月儿轻笑,“要嘛是背着他,自己把这孩子流掉。这样,至少他不会心痛。”
  翠儿吓得浑身冷汗,语无伦次的问,“这丹药是……”
  “绝情丹,服下之后一年内。他有多爱我,便有多绝情。”景月儿咬牙,望着偌大的水晶帘后,明黄色的纱帘肆意飞起,淡然一笑,“让他服下之后,你便陪我一起出宫。待孩儿出生半岁之后,再送回宫中。”
  “为何要我送入宫?”翠儿不解。
  “因为我和他必然只能存活一个。”景月儿叹了叹,笑道。“这是早就注定了的事实。即便我如今已经练到凤御九天的顶级,但以我的功力抗毒和保胎至多只能选择一个。”
  “小姐,不可能的。你那么强,一定可以什么都做到的。我跟着你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是你办不到的。”景月儿道。
  “这次让你失望了。”她声音带着几分凄楚,无奈。
  “不可能的。”
  翠儿挣扎着,几乎是扑倒在景月儿的怀内。
  “命运啊,有时候就这样。即便我能斗得过天下人,但我斗不过自己。我景月儿能和他生活两年,相知相识相爱。很满足。”
  景月儿轻轻的为眼前这位小丫头擦拭着眼泪,“今年十七了吧,感谢你一直陪着我,你随我一起出宫。到时,你可以为自己寻一门亲事。”
  “小姐……”
  “其实有孩子陪着他,我也放心。他只是舍不得我,但等药效过了。他想不接受都难。”景月儿叹了叹,像哄着自己的妹妹般的,“翠儿,我能相信的只有你而已。你会帮我是吗?”
  “不……”
  “翠儿,我要的回答你明白。”
  景月儿将她拉起来,四目交接之间,完全有逼迫的意思。直到翠儿点头,景月儿才肯罢休。
  ~
  然而,龙仪殿外。一个身影伫立许久,清影一挥。转身离去。君澜风特意早回来,本是为了给个惊喜。然而当进屋之后……
  刚才的一席话,无疑让君澜风差点失重直接跌倒在地。
  好不容易才走出龙仪殿,第一次君澜风觉得进那个房间好危险。第一次他不想进去。
  御花园的花开得很艳,蜜蜂在其中来来回回的打转着采花。君澜风心中只觉有一团火,却又不知向谁去发。他走遍大半个皇宫,一声不响的,直到深夜都没有回来。
  景月儿急了,皇宫寻了个遍。都找不到他的下落。
  望着如霜的月亮,在诸多人寻找之下。景月儿独自一人,走向后宫的一个御池。清风绿竹,君澜风的影子站在月光下感觉有些脆弱。景月儿似乎从未看见过,他能这般脆弱。
  那原本欣长挺拔的身影,似乎随时有可能便倒下去了。
  “月儿,你还能找到这里?”
  苍凉的声音伴随着水稀里哗啦掉下的声音,掺杂在一起。景月儿不知该如何去形容。
  “我好已经快有半年没有来这里了,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是在御书房听到弹劾月儿的那些之后。”他负手而立,故意将伤痛掩埋在心底。
  然而景月儿听了,站在原地。却是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月儿喜欢紫竹,喜欢梨花,喜欢那些淡若清风的东西。朕也喜欢。”君澜风仰天长叹,却不敢回头,“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在这山水间跳跃,一袭白衣若精灵般的月儿了。真的是好久!”
  不知不觉间,泪水又湿了眼眶。景月儿低头,没有说话。
  “朕何尝不想有个孩子,两年前便做过梦。梦中曾有一对儿女,乘龙御凤而来,奔如朕的怀中。那时,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
  君澜风终于转过身,清秀俊逸翩然若仙。他脱去龙袍,便会第一时间褪变成那个倾城绝尘的男子。他一步步的朝她走过来,“可我每次醒来时,怀中空空如也。那一次次的落空,你觉得是什么感受?”
  “所以,我想为你生个孩子啊。”
  景月儿走过去,紧紧的保住他。这个每个角落对她都只要爱的男人。
  “我宁愿一辈子做这样的梦,也必须要你一辈子站在我面前。”他惯性的去亲吻,抱紧她,“执手一人,白首不离。两年前咱们一起许下的承诺,朕还记得。即便是经历再多,朕都还记得。可你,忘得干干净净。”
  “澜风……”
  景月儿不知该说些什么,“我能给你的只有……”她话语刚落,只感觉一阵困倦之意铺天盖地而来。或许是因为寻了他半夜太累,也或许是因为生怀有孕的关系。又或者,完全是因为无意之间中了君澜风的沉睡粉。
  “若不是说这些话降低警惕,我还真的,无法让你沉睡。”
  他清如池水的面容清秀俊逸,带着严肃。径直的将她抱回龙仪殿。
  旋即,将龙仪殿内所有人宫婢都屏退。
  “公孙赞,还不过来把脉。”
  言语间只见公孙赞从外面爬进来,爬到景月儿身边,切在盖好丝帕的手上。君澜风在一旁看着,时而,公孙赞的眼睛又瞟了一眼君澜风。
  “怎么样?”
  君澜风不耐烦的说道。
  “微臣本来一直不知皇后娘娘为何身体突然变弱,可是……”
  公孙御医摇摇头,转身跪在君澜风面前,“皇上,微臣为皇上调理的中药一直没有问题。微臣也不知道,娘娘为什么会怀孕啊……真的一直都没有往这方面怀疑过。”
  然而让公孙御医没想到的是,君澜风没有怪他。异常的冷静自若。就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般的,仿佛将一切都看淡了。但就是这样的君澜风,更是让公孙御医觉得今日见鬼了,见大鬼了。
  “皇上,你跟微臣发泄吧。踢两脚,微臣能承受。毕竟皮厚!”
  公孙御医只觉得快要哭出来似的,看着君澜风。
  “孩子多大了?”君澜风问。
  “近月吧,此刻胎儿是最不稳定的。很有可能会自己流掉,尤其是娘娘的体质一直在用内力强撑着。才能没有事。”公孙御医回答。
  “加上药物,是不是很容易便流掉?”君澜风问。
  “是!”公孙御医回答,“三个月之后,若是孩子没事。那就注定必须生下来。也是注定,神仙也救不了娘娘。”
  君澜风脸色一变,心中说不出的疼痛。他目光扫过景月儿,旋即,停留在她的腹部。深邃的眸中竟是流露出一种不舍,一种慈爱,一种希翼。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似乎,潜意识里他有一种期待。好像期待那个孩子很久了。
  然而,更多的意识一次次的提醒着她。孩子必须流掉,必须!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