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5章 身怀有孕?

  雨中,女子打着伞一步步靠近。衣裙肆虐翩然,“诋毁本宫,最无可恕。本宫坚决容不下你。唯念你跟着皇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里本宫就不祸及你的家人了。”
  她拔出一旁南宫玉的剑,而指着丞相,“你别忘了,本宫号令天下,与帝同尊。虽未凤,同样有权利杀了你。”
  “娘娘,微臣……”
  “闭嘴,否则你等着给你女儿收尸。”
  景月儿扬眉,一瞬间所有的仁慈尽收,“你现在该感谢本宫,尚存一丝怜悯。没有祸及你的家人!”此刻,她第一次拿出皇后该有的威仪。风中,恍若一个女王俯视着苍生。数不尽的怒火,让人畏惧,忍不住想要跪拜。
  “丞相诋毁本宫,最无可恕。拖出佛法寺。午时三刻,斩首示众。南宫玉监斩。届时,本宫要亲自看着他死!”
  这是第一次,她话语中有着说不出的狠戾毒辣。多久以来,她一直致力于做一个仁慈帝后。但现实告诉她,对于有些人绝对不能用这种东西来对待。所谓你敬她一尺,他还你一丈说的就是这样。
  南宫玉看了君澜风一眼,却又只见他还了一眼,“看着朕做什么?皇后的旨意与朕的旨意效力等同。难道还要朕再说一遍?”
  “微臣明白了。”
  南宫玉领旨拖着丞相下去了。
  “彭”剑落在地上,景月儿转身离开。君澜风看着她的背影,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是喜?对,喜她陪他爱他包容他理解他。选择去与他在这宫中一起面对权利巅峰的一切斗争。
  该悲?悲她本随性。留下来,就意味着要去忍耐更多的东西,要学会隐忍包容。学会拐弯抹角的去对付一个人。
  君澜风太明白,两年的皇宫生活。有着太多太多心酸。他也太懂,让她留下来。是鼓起多大的勇气。
  直到收拾东西离开佛法寺,她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君澜风也没有要求她跟他说话,只是默默的陪在她身边。
  “皇后娘娘。”
  刚欲上马车时,忽然见一僧人喊道。
  景月儿转过身,只见明慧大师朝她行礼。景月儿点了点头,微微扬起轻笑。
  “老衲这里有一个锦囊,希望皇后贴身收着。日后,若遇到何疑难之事时再打开。”
  “谢大师。”景月儿笑了笑。
  “阿弥陀佛”
  景月儿望着明慧主动离开的身影,转身走上车了。在马车上,君澜风一直在翻阅书本。而景月儿,却躺着一直睡着。直到,到了刑场君澜风才叫他。
  远远的看着丞相衣衫不整的跪在刑场上,丞相府无数人哭着闹着要进去。她很少看得这么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铡刀下去。看着鲜血淋漓的头颅滚下。看着……丞相的至亲哭得死去活来。
  有些人不懂景月儿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冷血,可君澜风知道,她看着刑场上铡刀落下的那一刻,却将那铡刀下的头颅想成了自己。
  其实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怜悯,若是她继续仁慈,终有一日,那刑场上被人宰割的人就会是她。而并非敌人。
  这些,在丞相死的那一刻她想得太过明白。
  她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护爱她疼她,一心为她的人。便足矣。
  “你不问我为什么选择回来了吗?”
  景月儿转身,望着书桌前的君澜风呼的一笑。沉默了很久马车内忽然亮了。
  他终是放下书,泡了壶茶才慢悠悠的问,“为什么?”
  “密道被大火阻了,出不去了。”景月儿叹了叹。
  “天意。”
  君澜风得意的抿了口茶,笑道,“我只给你一次离开我的机会,日后,休想再给我打那些主意。”
  绕是他知道,留在他身边的确是有太多不如意。但,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他希望她留下来,陪他一辈子。即便是保护她一辈子,他也绝对不后悔。
  “那也得看你表现。”她趴在窗前笑道。
  君澜风只是一笑,却没有再甜言蜜语什么,“你这丫头,朕把心都掏给你了。还要什么?”
  景月儿转过身子偷笑,没有再理他。但就是那一个小机灵的动作,却深深的印在了他心里。
  若世界上有开心果,他一定倾尽一切为她去采。只要她能一辈子,都这般开心沉醉。
  龙仪殿的梨花开了,雪白的梨花落了一地。又是一地。来来往往的宫女,闲暇之时。偶尔会抓起地上一尘不染的梨花,撒向别的宫女。龙仪殿拜景月儿所赐,多了一份欢声笑语。
  殿内客厅之处,景月儿一人坐在桌前。趴在桌子上,沉睡着。一桌子饭菜已经凉透。翠儿进来看了,忍不住摇摇头。
  “我说小姐啊……”
  她声音有些大,也因此,景月儿眸子微微睁开。习惯性的整理了下并不凌乱的仪容。
  “干嘛?”
  她装作无事的夹起最清淡的菜,放在嘴边。本想让翠儿看看她本无事的样子,却实在装不下。放下筷子。
  “连吃饭都能随着啊?怎么回事?”
  翠儿无奈的摇摇头。
  “什么怎么回事?”景月儿蹙眉,恍若未闻。
  “小姐最近做什么好像都能睡着,就算是站着都能睡着。少说,半个多月没有出去过了。就连皇上让小姐出去游玩,小姐都拒绝。为什么呢?吃东西也总是嫌太油腻。”
  翠儿问,“若我没忘记,小姐以前最喜欢去御书房了。还有,和皇上出去狩猎或者在春季的时候。没事的话,还会让皇上陪您一起出去赏花。”
  “人啊,总是会变的。都是皇后了,老了。赏什么花啊,狩什么猎啊。皇后就该在后宫颐养天年。”景月儿狡辩道。
  “可是我怎么觉得小姐像是想出去,又不敢出去呢?”翠儿自顾自的坐下,将茶放在一旁,正经道,“小姐啊,你最近都不怎么吃饭。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了?”
  “受不了就算了,你没看出来我其实就是个短命鬼?”
  景月儿笑。
  “我要是您啊,可舍不得死呢。有这么一个疼我爱我的男人,活一万年都不腻。”翠儿道。
  景月儿不说话,只是拿起一旁的青梅茶淡淡的喝着。翠儿也不理她,一个人独自霸占着整桌子菜。吃着吃着,忽然忍不住说道,“小姐,都这么清淡的菜了。你还说油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切!馋猪,吃死你。”
  望着翠儿吃那么香,景月儿的肚子在打鼓。她不由的将手放在小腹之处,天知道,那个不足二十日的小生命是多么不易。
  嗜睡,吃了便吐,身子孱弱步履维艰。她早就知道孕育一个孩子是不易的,可她孕育一个孩子,却比一般的孕妇更难上十倍。才二十日,她已经消瘦不成人形。以后,真的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渡过!
  但自从腹中有了那生命,景月儿倍感珍惜。
  “小姐,不对啊。”
  翠儿吃到一半,忍不住看向景月儿。
  “什么不对?”景月儿放在腹部的手一顿。
  “嗜睡,怕油腻。喜欢喝青梅茶,小姐,你……你你……”
  翠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景月儿的手把脉,把了半天也没把出个所以然出来,“哎呀,我应该叫御医过来给娘娘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像我想的那样。”
  “你想的什么样?”景月儿蹙眉,有几丝严厉。
  “怀孕啊。”
  翠儿笑的很开心,“小姐肯定有龙子了,不知道皇上知道还不得高兴得跳起来。哎哟想想就高兴。”
  “对了,我现在去请御医。等御医确认后立马告诉皇上。”
  翠儿说着,也无力于那一桌子的饭菜。准备跑出去。
  “坐下。”
  景月儿口气忽地严肃。
  “小姐啊,你怎么了?”翠儿不解。
  “本宫让你坐下。”景月儿又重复了一边,她的言辞越加眼里。
  翠儿没法,只能坐下说话。
  “你是本宫的人,若是敢给本宫吃里扒外的。本宫饶不了你。”漆黑冷冽的眸子第一次对翠儿有着别样的严厉,翠儿有些畏惧,但景月儿的话语却没有软了半分,“不许去请御医,也不许告诉君澜风任何情况。我的事我自己清楚,别忘了我自己是大夫。自己的身体比谁都清楚。”
  翠儿看不懂景月儿的一举一动,只是心中着实委屈。几乎是要哭出来一样。
  “你听清楚了吗?”景月儿问。
  翠儿点点头
  景月儿喝了一口青梅茶,转身又躺在榻上。这一躺,又是一整天。除了几口青梅茶,一点东西都没吃。翠儿看着心疼,然后君澜风回来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退下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月儿……”
  君澜风忙碌了一天,最希望回来看到的。是院中坐着的倩影。然而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回来看到的都是景月儿沉睡的背影。
  他踢了鞋子,脱去外袍。沐浴之后,躺在他身边。君澜风望着外面清透的月光,怎么也睡不着。
  “月儿,其实我知道……”君澜风看向景月儿,“你根本没睡着。可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景月儿凤眸微微睁开,一双清透却无神的眸子在琉璃盏灯下很是耀眼。她没有回答任何话语。
  “才半个月没有见,我觉得好像比以前苍白了不少。”
  君澜风话语间就像有一根针在刺他。其实他何尝不苦恼,即便是千年人参她吃了,同样吐出来。吐了之后那些御医们眼睛都看直了。当然知道那是至高无上的宝贝,却没有人有任何办法。浪费没关系,这世间再贵的东西只要景月儿能够吃下。君澜风绝对不会吝啬。
  “月儿,我们是夫妻。不应该有所隐瞒,不是?”君澜风将她身子掰过来,景月儿立马闭上眼睛,然而那点小心思几乎已经被景月儿看光,“别装了,再装我就逼你装不下去。”
  而事实上景月儿也知道君澜风若是来硬的她是没法的,不得已,睁开眼睛。
  “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最清楚,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两年内如此稳定,偏偏这段时间……”
  君澜风不忍再提下去,因为那几个字就像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一碰,就疼得无法呼吸。她不爱惜身体也就算了,可是,没有谁清楚君澜风心里面看着比她本人疼百倍。
  他不是没有强硬的让御医给她把过脉,只是就算把脉了又如何?说的也都是迈向紊乱,只知道身体质量极度下滑,却问不出别的所以然来。而御医来看出来的,君澜风这个从未学过医的人都知道。
  “澜风!我想睡觉。”景月儿委屈的看着他,就像是委屈的孩子一样。
  “你说完了再睡。”君澜风逼迫道,“其实我也没看出你睡着过,不是?”
  景月儿深吸一口气,“我没事,我会想办法自己调整的。其实你比我清楚,在挽月国中毒之后一直都没有好过。也因此我去哪儿你都不放心。”
  “怎么调整?你有办法为什么又整日待在龙仪殿寸步不离?”君澜风质问。
  景月儿不说话,只是睁眼看着龙仪殿上方一片碧蓝色天空。轻微的叹息。
  “好,你不说可以。朕一直陪着你。”君澜风口气严肃,言辞坚决。
  那一晚,景月儿没有说话。睁着眼睛看着琉璃盏灯一点点的燃尽,直到第二日,晨间独特的声音响起。两人性格都要强的人就那样坐着,一句话都没有说。那种坚定,让人无可奈何。
  “皇上,您该起床上朝了。”外面有人提醒。
  “朕今日不上朝,直到皇后身体好转为止。”
  君澜风整理了下衣物,望着景月儿一脸愤怒的道。说起来,两人赌气的模样倒像是个小孩子。
  “额,这……”
  桂公公一张苦瓜脸不知该如何是好。
  “君澜风,你敢不去上朝我剁了你。”
  景月儿下一秒顿时发飙了,要说谁有胆子这样说,除了景月儿没有别人。桂公公看久了,还是习惯不了。面肌一跳。
  “朕坐在这里,有种你就砍。”君澜风怒道。
  桂公公面肌又是一跳,一千个壮汉都砍不了君澜风。但皇后一个人的话,不费吹灰之力。
  “你给我上朝去。”景月儿有火没出发。
  “不去!”
  “去”
  “不……”
  桂公公知道,这样的场面如果他没猜错应该是女主人公亲吻男主人公了,然后,接下来的话被吞没在了甜蜜的海洋。
  “澜风,上朝回来。我告诉你。”景月儿道。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