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3章 怎么都是输?

  顿时,佛堂上内顿时惊慌失措。
  “救火,阿弥陀佛,快去救火。”饶是明惠大师看诞生如此淡定,此刻竟也有些控制不住,“皇上,保护皇上以及各位大人离开。”
  而那所谓的皇上,竟然早就不知逃窜在哪里去了。几乎没有人看到君澜风何时出去的。
  佛法寺附近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下过雨了,君澜风出了院子所见后院已经燃起熊熊烈火。一闪而逝的慌乱,旋即,直奔后院临时驿站。
  “皇上,娘娘不见了。娘娘……”
  君澜风刚走到院子,望着即将要燃到的房子。几个丫鬟忽然窜出来,焦急的喊着。
  “啪……”
  君澜风只觉得身周一连串的火蹭蹭的往下冒,转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到空空如也的地方。终是忍不住大吼:“整个护院一百精兵,居然保护个皇后都保护不住。朕养你们有什么用?”
  翠儿捂住火辣辣的脸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皇上,奴婢刚才只是出去为娘娘热药。一回来后便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
  “皇上,属下等恪尽职守。真的不知道皇后娘娘是怎么不见的。”侍卫长禀报道。
  君澜风望着偌大的火势一点点的靠近这房间,说实在的,他心中当真是从未这样乱过。乱到,不知该如何去理清思绪。
  “给朕去找,花都国那个使臣。务必要活捉回来,否则,朕扒了你们的皮!”
  他大吼一声,望着即将要被吞噬的院落。又回去四处寻找了一遍。
  那些人被吓得连忙去找人了,只是,那偌大的寺庙左右燃烧的火势渐渐的掩盖了整个房间。
  “阿弥陀佛,皇上快离开这里。”
  明惠大师走过来,连忙拉在君澜风跳出火坑。说来,明惠大师作为皇家寺院的住持,武功深藏不露。一人,便足以带着君澜风跳出偌大的火坑。
  “大师,这就是你说的。凤劫?”君澜风沉声问。
  “阿弥陀佛,皇上,其实这火来势汹汹。完全不在明惠的意料之中。”明惠大师摇摇头,“看这火势,这佛法寺怕是要毁于一旦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君澜风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朕听闻,两百年前佛法寺也莫名其妙的起过大火。那是,佛祖带走了绝然大师在此圆寂。都说那是天火,至今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放的。”
  “是,那场大火几乎是烧了整个院落。看这情形,当年的情形怕是要重演。”明惠大师叹了叹,“若真如此,这佛法寺让皇上丢了皇后。老衲也只能纵身跳入这火海中,以死谢罪了。”
  “东院怕是的确保不住了。”君澜风长吸一口气,叹了叹,“既然如此,便舍弃东院。你让那些僧人把水都倒在东院和西苑间的一条小道上。形成一条河流。到时,便能从中阻隔。”
  “阿弥陀佛,皇上圣明。老衲这便让人照做。”
  明惠大师忽地仰头一笑。舍小保大,他们作为出家人长长讲究的是保护每一片土地,拯救每一个生灵。其实不然,到一定时候学会舍弃。反倒得到的更多。
  只是,这天下怕是除了君澜风,便只有那失踪的景月儿能有这么的气魄了。
  “皇上,山下杀出来一批人。约有三百多人,个个凶神恶煞。属下觉得可能跟皇后失踪有一定的关联。”
  一下属过来禀报。
  “待朕去看看。”言落,大步走过。
  佛法寺内多久没有遇到这样的火灾了,所谓冰火交融。此刻的情况正是如此。君澜风站在风中,望着下面一片冷兵器相碰撞。激起火花。
  “为什么只守不攻?”君澜风沉声问,“这样朕的军队虽然占有优势也会被耗尽。南宫玉,朕平日里怎么教导你的?”
  “皇上,这里是佛山禁地。非必要时,不敢伤人。”南宫玉尴尬的看着下面的士兵,“听说,谁先开了杀戒。那个人会被佛祖怪罪的。”
  君澜风长叹一声,从南宫玉手中抽出剑。旋既,丢了出去。那其中一个黑衣人应声鲜血直流,倒在地上。周围顿时有片刻悄然寂静。
  “今日之事是邻国蓄意,若我佛因此怪罪。那朕只能说不敬也罢。朕的军队绝对不能为任何东西所累。朕以上天赐予朕的特殊权益命令你们,无论流血多少。都给朕杀个片甲不留!”
  刀光剑影,势如破竹。佛山那条路上几乎血流成河。这个佛法寺祭天大典,两百多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血光场景。
  当然,这样的魄力。南宫玉的确是第一次看到,不由的对君澜风又佩服了几分,“皇上,有您在。江山万年啊。”
  君澜风没有说话,或许平日里遇到这样的事他会多加考虑一下再下手。但今日为了救月儿,她几乎是拼了。
  “南宫将军,佛法寺下山只有这一条路?”君澜风问。
  “是的,皇上。”
  “那好,佛法寺的一切抉择在朕回来之前。你给朕做主。”
  说完,君澜风足尖一点。下一秒,已经完全看不到他的影子。
  山下某地,野狼将军抱着景月儿。一路骑着马下山,在颠簸中,景月儿几经挣扎,“澜风,你在干嘛啊?我好累。”
  朦胧的眼睛微微一转,忽然看见一个人影。周身黑色,黑布蒙面。景月儿吓得身子一软,“你是谁?放我下来。我好难受。”
  被景月儿这么一喊,马匹奔跑的速度慢了很远。
  “我好饿,饿死了……”
  景月儿在马上挣扎着,只觉周身的力气像是抽空一样。却依旧不停的挣扎,慌乱中,抓住一只手直接大口咬下去。
  野狼倒抽一口冷气,紧嘞马绳。往后看了一下,终是抱着她跳下马,脱下袍子垫在地上然后把她放在上面。
  “你等着,我去给你摘东西吃。”
  野狼沙哑的声音有些温柔可言。
  景月儿娇躯躺在那袍子上,闭了闭目,望着跳到树上去摘果子的野狼。眼皮子又慢慢的合上。
  “你抓我来干什么?”景月儿无力的问,“还对我那么好,就不怕我男人追上来?”
  “他追上来我也不怕,我要把你带回花都。他能给的,我一样都落下的给你。”野狼一边摘果,一边回答着她那像是蚊子叫一样的声音。
  “给再多,你都不是他。”
  几句话之间,景月儿只觉得周身冷汗直冒,似乎又要晕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夜葡萄独有的酸甜感渐渐的流进喉咙,“景月儿,你本来就属于我。你知道吗?”
  他捏住她的下巴,“你愿意回到我身边吗?”
  眼前一串鲜美的葡萄在眼前,景月儿觉得自己的肚子吵闹得越发厉害。
  “不愿意。”
  景月儿转身当没看到那葡萄似的。
  “没关系”他冷笑,一颗一颗的将葡萄放在她的嘴里,“美好的事物都要人去争取,景月儿,若是……你不从我。想回到他身边,我不介意毁了。”
  野狼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锋利如银闪闪发光。慢慢的靠近她的脸,“我花了三年时间浴火重生,这世间以后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能属于我。说真的,我不忍心毁了你。只要你乖乖听话,以后我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
  “变态”
  景月儿转过身,望着周围的景色,“我告诉你,老娘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一把刀就能让我改变,我怕是早就不知道是多少人的了。”
  野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转瞬一笑,“我觉得你越发有趣了。”
  景月儿翻了个白眼,“老大,你傻了我吧。来,脖子上给一刀。给我来个痛快地。”
  野狼只是笑,不说话。
  “就当我求你了,与其在你恶心下一辈子。我真的愿意趁早解脱。”景月儿作痛不欲生状。
  “你既然一心求死,杀了你就没意思了。”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最痛苦的就是这会儿了,靠,身子如果有半点力气绝逼抽死这贱,人,贱贱,人。
  “那帅哥,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最最最……怕死了。求你别杀我。”
  “恩,这样才乖。服软的女人是最美的。”
  美的奶奶!!
  景月儿忍不住在心里诅咒了一句。
  “我告诉你,你别指望君澜风能来救你。因为他现在,自身难保。”
  景月儿这次竟忍不住看向野狼,那眼珠子里的目光恨不得将这人生吞活剥。
  “就算他能来救你,那又如何?这次,他横竖都是输你信吗?”
  “我信。”景月儿微微一笑,“我信你有病。”
  “呵呵……”
  沙哑的声音穆的一笑,“吃饱了?”
  景月儿不看他
  “吃饱了就走吧。”
  野狼站起身,正准备将她抱起,忽见一人从天而降。君子兰淡淡的雅香瞬间随风而散,“你敢动她,朕今日把你的手。一点一点的卸下来。”
  “你来的挺快。”
  野狼沙哑的声音刻意讽刺。
  “朕杀人的速度更快,不信你大可试试。”他森冷的目光带着冰器般的深邃冷冽,“敢动她一下,你会知道什么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刑法。”
  “可是,既然横竖都是死。我不如来赌一赌我手里的美人对你有多重要如何?”野狼笑,“都说皇上宠爱皇后,都宠上天了。”
  “你现在放了她,我可以既往不咎。”君澜风沉思许久,“朕最大的让步,你不要得寸进尺。”
  “哈哈哈哈……”他的笑声散落在风中,恐怖至极,“君澜风,你以为我当真是这么蠢。手里握着这样一个宝贝,不知要价?”
  “彭”的一声,君澜风手里一股强大的内力得不到发泄。以至于,他脚下的一块土地塌下一个坑。
  不久,从他嘴里强咬出三个字,“你――找――死。”
  “哈哈,我是找死。可你敢杀我么?”野狼道。
  如血的眸子四目交接,看不出喜怒。景月儿只觉得周围一阵阴冷,“澜风,你大概也知道了吧。我也活不了几年了。”
  君澜风一怔,目光移向景月儿时。瞬间,温润如玉,“说什么呢?”
  “以后找个比我温柔的,比我像个女人的。找一个可以要宝宝的。”景月儿轻笑,“听我的,转身。等一下我死了你给我收尸,感激不尽。”
  “你给我闭嘴。”
  君澜风听不下去了,怒斥道。
  “你想要什么?”他看向野狼,明显的妥协了。
  “要你命。”野狼道,“要你的一切。”这其中,也包括了他手里此刻挣扎着的女人。只是,野狼没有说出来。
  “唉,他的命是我的。我不给,我不给。”
  景月儿大声吼道。
  “我服你了。这个时候,难道你真的不想活了吗?”野狼这话,有一半好像是在吃醋。
  “比起我男人的命,我就烂命一条。你随时取走。”景月儿望着那刀,恨不得直接撞上去。
  那句,比起我男人的命,我的命不算什么。听入野狼的耳内,顿时一噎。
  “你自己觉得不值钱,可在他眼里却是宝贝。”野狼道。
  “野狼是吧?”景月儿耐住性子,咬牙道,“我这辈子不要遇到你第二次,不然我弄死你。”
  “能让你记住,也不错啊。”野狼笑,大声对君澜风那边说道,“我想试试你夫君对你的感情,你该感谢我。”
  “澜风,你就算真的死了。他也不会放过我的,别傻了澜风。”景月儿喊道。
  君澜风心中一痛,景月儿的话他又何尝不知道?可若是真的让他看着她死,君澜风绝对做不到。
  “月儿,他若是说话不算数。朕做鬼也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君澜风抽出自己身上的匕首,“野狼,朕今日载在你手里。朕认了,你拿捏得很准。不过,若是朕死了你还不放过月儿,你不会好过。你听清楚了吗?”
  野狼点了点头
  “澜风,别这样。你死了我活着干什么?”
  景月儿大喊,她就差像梦里那样撕心裂肺。不,可以说此刻她不过是没力气喊那么大声。实际上,她声音早就沙哑。
  “月儿,以你的能力不怕摆脱不了他。”
  君澜风把刀渐渐的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刀闪闪发光在耀眼的广下,景月儿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恐慌。
  从未有过的无奈。她觉得整个天都是暗的,眼里除了能看到那把刀渐渐靠近他细腻透明的肌肤时,景月儿被吓哭了。整个脸颊,全是眼泪。
  “澜风,别做傻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她拼命的喊着。希望能挽留这个被感情冲昏头脑的帝王。
  其实,说来君澜风身上的责任大于天。若他死了,整个天下肯定乱得无法直视。百姓流离失所,日月无光。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有如今的太平。
  只是这些,在那一刻几乎都不存在。他只顾及景月儿的死活,他不想看着他死。
  若不是亲身经历,景月儿绝对不会知道,一个帝王的心灵居然可以干净到这种程度。
  “月儿,要找一个疼爱自己的夫君,知道吗?没我在身边,不可以像以前那样任性。”君澜风风轻云淡的笑着。
  鲜血从他脖子上滑下来,却颗颗滴入她景月儿的心中。疼得,呼吸都快停止。
  “你放屁,没有你谁包容我,我就任性。你死了我只会更任性。”景月儿看到他的视线,已经模糊。
  “野狼,你个混蛋。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在野狼身上,从腰一直往下摸。不经意间,居然摸到――某物,“额,什么东西……”
  野狼顿时整个脸都黑了,怒吼道,“女人,放开。听到没有。”
  “不放”
  她力气忽然加大了,擦了擦眼泪。竟然直接转过身,狠狠的捏着他――那啥,转了一圈。她自然知道,这次她赌对了。那绝对是男人身上最软弱的地方。
  倒是君澜风,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一瞬间居然还没有反对过来。
  野狼完全无法冷静,黑布下的面容很久没有。这样冷汗淋漓。终于他忍不住将景月儿推倒在地。
  她力气不大,以至于并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倒在地上。
  君澜风看到野狼放开了景月儿,深邃漆黑的眸子闪过狠戾。手里的匕首顺势便丢过去。
  野狼反应过来,身影一闪。没有受伤。只是那严严实实的黑布,却被划开一个角落。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暴露在两人面前。
  “是你!”
  景月儿和君澜风异口同声。
  “君澜风,我会回来。”
  言落,他足尖一点。轻飘飘的消失在了原地。
  “月儿……”
  又是一次生与死的经历,两人如获重生。君澜风走过去时,景月儿反过身抱住他。紧紧的,仿佛觉得一松手对方就会立刻灰飞烟灭。
  她不知道这一刻该对他说什么话表达自己的情绪,他也不知道。只能用紧紧相拥来诉说自己心中对这一刻的所有美好。
  “月儿,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他笑着擦尽她的眼泪,“我君澜风这辈子,什么困难都遇到过。不差陪月儿走完这一生。”
  “是!我也是。”
  说来,两个人实在是有太多相似之处。同样的从小受尽折磨,同样的对生活不屈,同样的要强。然而,在景月儿面前唯一不同的是。他为了这个女人,放下了他的很多个性。
  其实有时候,挫折不算什么。在乎的,是她于他的心是否紧靠在一起。
  “澜风,我好饿。我到底饿了几日了?”
  在上山的路上,景月儿在君澜风的怀里不满的问。
  “两日”
  君澜风答。
  “你为什么不喂我吃饭啊?”
  “……”
  君澜风觉得自己真的很冤,比窦娥还冤,“月儿,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发烧。连药都是我硬灌的?”
  “是吗?”
  景月儿笑了笑,没有再说话。所说她在昏迷时没有一点意识是假的,她知道君澜风在跟她说话。可是具体说什么,她却忘的干干净净。
  但她自己的身体,她清楚得很。
  “月儿,你刚7才……是怎么回事?”君澜风含蓄的问。
  “什么怎么回事?”
  景月儿有些云里雾里的。
  “就是'刚才,你抓了他什么他那么激动?”君澜风问。
  “你是男人,你肯定明知故问。”景月儿有些无奈,“你说,能让他暴跳如雷的地方还有哪里?”
  君澜风得到证实之后,顿时内心一阵狂怒。
  “月儿,以后不准再乱摸别的男人。尤其是……”
  君澜风差点没说出口,虽然他知道景月儿的做法的确是救了他们。但是一想到他刚才摸了那个男人,君澜风心里便一直不舒服。
  “吃醋了?”
  景月儿看着君澜风。
  “你说呢?”君澜风不满的笑了笑。
  “我那是顾全大局,如果不是这样。难道我看着你死吗?”景月儿吼道。
  “就算是看着我死,也不许这样。”君澜风看着他,郑重的说道。
  “不可理喻!”
  景月儿撇嘴,她多么想告诉君澜风。像你这么说,我以前看过好多果男呢。都没穿衣服。若说了不知道他怎么想。
  约是看出了景月儿的不满,他语重心长的道,“月儿,谁让你跟那个人一直婚约都存在的?”
  “好了……”景月儿深深地勾住他的脖颈,埋在他的怀里,“我就随手……也不是故意的,何况,我对那个男人什么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人,占有欲也太强了。”
  君澜风一笑,不满道,“我就占有欲强了,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
  “是谁刚才说让我嫁人?”景月儿笑。
  君澜风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
  “皇上,火已经烧到西苑来了。火势太大,居然越过那些水燃过来了。这佛法寺怕是要毁了。”
  刚回到佛法寺,便只见偌大的火势在眼前燃起熊熊烈火。
  “阿弥陀佛,这场大火来势汹汹。该如何是好?”
  明惠大师一脸忧愁,都说出家人性子淡然。只是,这守了一辈子的寺院如今这样。的确是任谁都淡定不起来。
  “皇上,难道这是天意吗?”
  丞相忽然说话,言语间,不禁看向眼前孱弱的景月儿,“按照皇上说的法子,理应可以控制火势才对。这佛法寺百年基业,若是毁了,不知有多少人遭殃。”
  “天意?”
  君澜风扬眉,“丞相倒是说,怎么个天意法?”
  “皇后一来佛法寺就病倒,丞相猜测是不是因为……与佛不合?”丞相推测道,“后来接二连三的,花都国的使臣大闹祭天典礼。本来这火势完全可以控制,紧接着皇上为了娘娘,让如今这佛法寺出了血光之灾。微臣猜测,是不是皇后娘娘克毁了这偌大的佛法寺?”
  “丞相,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君澜风保证打不死他!
  “微臣只是猜测。”丞相感觉含蓄的说,“皇后娘娘恩泽天下,绝对不是某些人所说的。红颜祸水!”
  “丞相,红颜祸水是你说的吧?”
  景月儿沉声一笑,“你这么污蔑本宫,什么是本宫克毁了这佛法寺。看起来你只是猜测,其实,在这众臣眼中。不是早就证据充分,若不是因为我,也不会有今日的血光之灾。也不会有人在佛法寺放火。是这样?”
  “好一个丞相,表面说只是做区分。但这些证据拿出去。不就证明,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本宫都是不折不扣的,红颜祸水?祸国灾星?”
  景月儿风轻云淡的分析着。
  “本宫相信丞相的这番话,在明日之内。京都的人便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景月儿眨了眨眼,“龙炎国的人历来信佛,这番话若是传出去。本宫这个皇后怕是以前做过多少事。都会在那一刻被百姓忘得干干净净。丞相,你果真是好样的。几日不见,功力见长!”
  “既然皇后自己做了分析,那微臣也不多说什么。作为龙炎国的丞相,据实分析情况挽救整个国家。乃是份类之事。”
  “这些话说出来,你不觉得恶心本宫都替你觉得恶心。一年前难民涌进京城的时候,是谁为了瞒天过海而不然难民进城?若不是本宫发现了,你不知道饿死多少生灵。这也是份类之事,你管得怎么样?”
  “皇后娘娘,就事论事。别提过往之事。”丞相尴尬的转过身。
  “你放屁,就事论事?”景月儿扬眉,似乎觉得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你除了会挑本宫的刺,你还能做什么?”
  “娘娘口中,似乎言辞不雅。”丞相道。
  “对你这样的人,你配得上雅这个字来对待?”景月儿毫不犹豫的讽刺。
  “这件事上,其实微臣也觉得丞相说得对。”行政司的人说话了,“这佛法寺是整个国家的灵魂归属,如今这天气晴朗的样子。怕是要烧上三天三夜了。据微臣所知,两百年前也曾是因为一个女子与佛不合导致绝尘大师圆寂。整个佛法寺烧的一大半,后来是用那个女子祭天。才让火势停下。”
  这话一出,君澜风的整个脸都黑在了一起。景月儿也是一沉。
  她忽然想起了野狼说的话,今日,无论如何。都是君澜风输。难道,野狼把这个也算进去了?算出她今日必然难逃佛法寺这一劫?
  如果真是这样,景月儿只能说!一个国家的迷信,比什么都可怕。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