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章 吃醋

  漠然蹙眉,望着身后。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个人,不禁有些不耐烦,“公子,若是不看。便走吧。我也累一天了。也想着早些回去休息。”
  “看来你是不信,我会拆掉你的医馆?”
  神秘男子悠然一笑。周身一股深潭之水的冷,一点点的加深。旋即,漠然只觉得整个整个桌子在颤抖。下一秒,漠然只觉得她结结实实用了好几年的诊桌即将要离他而去。
  “啪……”
  一根玫红色的簪子不偏不倚的插在男子的指缝中间位置,瞬间,所有的气息都已经消失。
  抬眸,楼梯上面景月儿身着玫红色衣裙,在冷风中翩然而起。如玉般的容颜上,一双如钻石般闪耀的眸子,透着一种绝无仅有的深邃眸光。让人一看,便足以被深深吸引。
  “多少王孙贵族在这里也不敢说非要我给他们看病,你闹什么?”
  景月儿咪眸,扶着楼梯一步步的走下来。
  神秘男子神情一晃,见那玫红色身影走下来很久。才冷笑一声,“我来这里两个时辰了,姑娘为何不见?”
  “不想见!”
  她回答干脆利落。
  “那我怎样,才能约到姑娘亲自诊脉?”神秘男子耐住性子问道。
  “你已病入膏肓,无需治疗。所以,不需要再诊脉。”
  景月儿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今日,就算是横尸这里。也必须得跟姑娘单独见面一次。”神秘男子不依不饶的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姑娘这偌大的医馆怕是要遭殃了。”
  “用我的医馆,换你一条命?你觉得这样很划算?”
  景月儿不冷不热的问。
  “能威胁到姑娘的,不惜代价。”神秘男子轻声答。
  但明显的,神秘男子的坚持。成功的在景月儿额头上看到几丝不耐的情绪,“你想怎样?”
  “我要姑娘亲自为我坐诊。”
  神秘男子拔出那根簪子,握在手里,准备递给景月儿。然而景月儿却像是没见到一样。转身走过去,坐在漠然的座位上。
  这次,神秘男子乖乖的把手放在桌前的一个布包上。然而景月儿也没有即刻便把脉,而是,将一张丝帕盖在那男子的手上。很显然景月儿即刻便看到那双眸中传来的异样和不满。
  “公子身份尊贵,我这一介小民自然是不能直接接触。就怕脏了公子的手。”景月儿不咸不淡的说道。
  神秘男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景月儿的每一个动作。当然,他很清楚。到底她是怕他脏了她的手,还是怕她脏了他的手。又或者是,景月儿纯粹是在和他保持距离。
  想到这些,神秘男子眸中忽然闪过一丝坚韧。冷笑道,“姑娘说笑了,的确是该保持距离。”
  她把脉时双眸紧闭,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微微一动。少顷,放开切在男子脉上的手,“公子身上有毒,毒性很大。”
  “哦?”
  神秘男子扬眉。
  “玄冰之毒,若我没猜错,三年前便存在了。”她断定道,“可是这毒,其实公子早就习惯它的存在了。不是?”
  “姑娘有办法解除?”神秘男子问。
  “有!”景月儿沉声一笑,风轻云淡的道,“废除身上所有武功,自然,每次月阴之夜便不会再生不如死!”
  神秘男子身周一冷,骤的收回手。景月儿也不曾有一刻准备留下来。站起身,转身便准备离开。
  “除此之外,没有方法?”神秘男子沉声一笑。
  “毒已入骨,无药可解。唯一的办法,是自救。”
  言落,拂袖离开康玉堂,“我已经见过公子,公子心愿已了。希望不要再与医馆过意不去。若不然,本宫也绝对不是吃素的。”
  红绫如雪,那一身绫罗绸缎看得神秘男子眼眸有着万千眷念。但见女子走进马车,这才回过神来。
  “主子,这医馆实在太过猖獗。我们不如毁了……”
  “我们走!”
  “燕奴,我们离开。”
  “额,主子!”
  生平第一次,燕奴觉得他的主子今日都第一次服软。被欺负成这样,居然乖乖的认了。转身离开了。
  ~
  皇宫 御书房
  “你确定那个人并非龙炎国的人?”龙椅上,男子揉揉眉心。站起身说道。
  “是,皇上。”
  隐隐中,一个暗卫回答。
  “他蒙着面纱,以皇后的武功来说,都测不出那人的内功?”君澜风又问。
  “是,看得出那人并无意伤害皇后娘娘。只用了一些内力去对抗,似乎在与娘娘玩耍。”那暗卫说道。
  “以皇后的功力,若是以前可谓天下无敌。就算她后来中毒了,一直以来用内力在调养身子。但其武功也是天下少有。是什么样的人,才能……”
  君澜风走下龙椅,望着天空的冷月,“罢了,你先下去。”
  暗卫应声隐匿了。
  ~
  入夜,景月儿百无聊赖的坐在屋顶上。君澜风一进来看到,顿时无奈的摇摇头。
  “丫头,谁允许你坐屋顶的?”他笑着斥责。
  景月儿没有说话
  君澜风张开双臂,向她温润一笑。应声的,她足尖一点。轻飘飘的落在君澜风的怀里,搂住他的脖颈。身子,很快便靠在他的身上。这是一种重复过很多次的默契。
  其实他每日回来,最欣慰的事便是能这样抱着景月儿回到屋子里。这样,感觉一天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月儿,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你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能够让我像是上瘾似的。”君澜风摇摇头,低头在她唇瓣轻轻吻了一下。转身抱着她回到房间。
  “其实我也是,澜风。”
  她躲进他的怀里,丝丝柔发触动着他雪白几乎透明的胸膛。
  君澜风仰天一叹,几经满足的将景月儿抱进房间,“月儿,你又在玩火了。”
  “哪有……”景月儿脸色一红,“是你自己心思不纯。”
  听到这话,君澜风倒吸一口冷气。果断的,被将回一军。
  “不过,澜风。我今日遇到一个人。”
  景月儿感觉自己的身子软软的躺在榻上,翻身拿被子盖住自己几乎透明的衣服。
  君澜风笑了笑,没有回答什么。而是径直的脱了外袍躺上床去。
  “虽然那个人蒙着厚厚的黑布,但是我怎么感觉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好像我见过。”
  她说完,才发现自己身子一凉。外衣落在地上。她有些无语的望着君澜风,“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
  “熟悉感?”君澜风蹙眉,忽然严肃的问道,“你跟他见过,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额……”景月儿这才看到他那张冷冰似的脸,“吃什么飞醋,我哪儿知道我什么时候见过他。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熟悉。而且,其实最重要的是。那人的武功好吓人啊。好像带着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武功也高得吓人。”
  “月儿,其实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君澜风邪魅一笑,“这一刻,我唯一想管的事就是。眼前的……美味大餐。”
  “唉,你干嘛?你要干嘛?”景月儿感觉自己身子一痒,连忙躲。
  “你说我要干什么?”君澜风咬牙,一副野狼似的表情,“敢给我在外面给男人把脉,看我怎么收拾你!”
  “呵呵呵……不要。君澜风,我让你停……”
  龙仪殿外,春风玉度。龙仪殿内幔帐飞扬,红帐翻滚,香汗如雨。好一阵酣畅淋漓!
  ~
  同片月光之下,龙炎国京都某个酒楼最豪华的房间内。神秘男子举头,望着如霜的冷月。他整个脸部只有眼睛露在外面,而那双漆黑深邃带着一股子邪气的眸子。时而忍不住拿起手里的玫红色簪子,看了一次,又一次。
  “主子,可以就寝了。”燕奴笑着点头哈腰道。
  “恩!”
  淡若不闻的声音响起。
  “属下自从跟随主子,还没有看到主子对哪个女人感兴趣呢。那个姑娘,若是主子感兴趣抢过来。不就可以了?”
  燕奴不禁疑问,“或者是,若是问澜帝要。为了两国的和平,一个女人算得了什么?”
  “滚出去!”
  男子邪气沙哑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也从来不解释什么。
  “属下遵命。”
  燕奴闭口,准备走出去。
  “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神秘男子拂袖转身,带着肆掠的清风,“别试图挑战我的耐性,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燕奴看了看那地上,顿时二话没敢说。抱着头,直接的做球般的滚出去。
  神秘男子看着燕奴出去之后,凝眉。大袖一拂,整个屋子便死死的关住了。
  “抢!?”
  黑布下的嘴唇微微扬了扬,“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过,的确是得用抢的!”
  两日后
  这日,皇宫内上上下下忙个不停。龙炎国的祭天活动四年一度,届时,三国以及那些小国都会派使者过来。当然,不乏那些使者中大部分都是刺探国情。趁机找出龙炎国的弱点,以至找到战胜之法。
  所以,正因为有这些东西存在。君澜风格外重视!
  但再重视,君澜风做完一切准备。也是亲自过来接景月儿,为她梳发。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