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49章 洗脚风波

  “属下昨晚依照主子吩咐去南乡查了一下。”或许剑因为受了景月儿的熏陶,话语中,似乎多了几分感情、色泽,“昨晚一共出现了十二个活死人,南乡村民有很多出外的无一幸存。那些尸体没找到的,昨晚便中了病毒一起变成了活死人。属下等也曾试图与那些活死人拼杀救出村民。但拼尽属下等的武功也只能将那些活死人赶走。能杀死的,并不多。”
  剑说着,便又忍不住跪了下去,“属下有罪,请主子责罚。”
  “尽力就成。”景月儿笑了笑。
  “属下还有消息告知主子。”他道。
  “恩?”
  景月儿打开茶杯的盖子,抿了一口压惊。
  “那些活死人一边咬人,一边嘴里喊着……”说这话时,以剑的性子第一次迟疑。
  “说吧,本宫恕你无罪。”
  景月儿来这里太久,以至于习惯了用这种方式去与下属沟通。
  “他们说,天降祸星,妖后不除,皇城沦陷,天子必亡。”
  “什么?”
  绕是景月儿再淡定,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瞬间站起。这世道果然轮不到人来逞强。许久之后,才淡定下来。
  “你下去吧。”
  片刻之后,她怒容消淡。平静的落座在椅子上。
  “属下这便去查明这事幕后组织。”剑愤愤不平道。
  “尔等随时听本宫吩咐便好。”景月儿道。
  “是”
  剑隐匿于暗处。
  景月儿闭目,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由又想起昨晚上自己说的话,那一袭清影抱着他回宫。她给他讲故事,而他最关心的是婚后的一切。
  是啊,两个人产生感情太容易。维护感情,却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做。这其中,包括太多心酸的事了。
  偌大的皇朝,有人要将他们逼下统治者的位置。其实若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她完全可以自私一点放下什么都不管。可是,若她放弃一切。别人要的是他们的命。
  “哼,跟老娘斗。你特么都太嫩了。”
  景月儿咬唇一笑,凤眸深处有太多太多的锋锐嗜冷。两个人待在一起太久了,连眼神都变得一样。
  她望着地上被自己摔碎的杯子,捡起来,一点点的捡起来。
  “这败家的性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她忍不住吐槽自己,“澜风,国家我们一起来维护。感情,从今日起。我陪你一起维护。”
  “一辈子,说好的……一辈子!”景月儿叹了叹。
  也是从那时开始,君澜风整日忙于朝政。然而景月儿,却因为那些中了尸毒的人太多。于是,整日泡在调查这事与康玉堂医院之中。
  “那日晚上出现的那个男人,调查得怎么样了?”
  刚下马车,景月儿对身边的侍卫问道。
  “回主子,那人的资料有些麻烦。属下查了好几日,那男子叫做玉小朗,一直以伶人馆的公子自居,但其武功和谋略都不错。是名剑山庄的密探。至于别的,属下记在书里了,待会儿与主子细细说来。”
  “恩”景月儿点头,步子飞快的踏入康玉堂,“邪英教呢?”
  “这在江湖上是一个邪教组织,证据显示教派中杀人如麻,尤其是……针对男人。具体的,也记录在案。”
  “病人怎么样了?”景月儿转身走进长廊中,对漠然道。
  一屋子寂静,漠然半响没有说话。
  景月儿径直转身,走进去,随便寻了一个人把脉,“死了?”她蹙眉,哽咽了一下,“我教的那些方法不管用?”
  漠然没有回答,但景月儿却已经知道答案。
  “尸毒进化了。”
  她手无奈的垂落。
  “什么叫进化?”漠然哭着问。
  “就是,变得比以前更厉害了。”景月儿回答。
  “师父,还有什么办法吗?”
  漠然问。
  “以后这些病人,接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能不接触,就不要去接触。”景月儿叹了叹。
  “主子的意思是,这些人没有必要救了?”漠然问。
  景月儿指间一叹,点了点头。
  “不,他们都是无辜的群众。主子你不能放弃他们。”漠然跑过去抓住她的手,泪流满面的求她。
  “然然,何必去挣扎于救一个已经踏进阎王殿的人?”
  第一次,景月儿这么温柔的问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的问题。被她景月儿判死刑的病患,必死无疑!而且,这些病患若是不处理好,未及的人太多太多。
  “因为,他们都告诉我。他们有孩子,有爱人。他们家很幸福的,都在等着她回去。他们把希望都放在我们身上了……”漠然哭着道。
  “可是,我除了是血玉阁的主子。是康玉堂的主治大夫。我还是一国之母,要做的是拯救全京城甚至是全国。”
  她无奈的为漠然擦眼泪。景月儿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让这个曾经只想着自己家人的孩子,变成了这样。
  一直到她离开,漠然都一直坐在地上。景月儿无力于去安慰她,不得不,学会去做自己的事。
  君澜风已经派了军队在活死人可能出现的地方去守护,如今,几乎到处都是军队出没。重要地点,还有隐卫出现。
  景月儿这是第七天来,头一次准备轿子回宫。拿着剑给她准备的资料,慢慢的看了起来。她几乎是过目不忘,两本厚厚的资料半个时辰便已经看完了。
  “剑,若按你查的资料显示。邪英教近几年杀人无数,而且总是喜欢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毒药。和血玉阁有些类似。是不是嫌疑最大?”
  景月儿将书合上,对着马车上的剑问道。
  “属下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剑点了点头,“属下又查了名剑山庄的资料,发现那所谓的江湖义派。平日里会下山布施,做一些善事。但属下总认为,他们这些做法好像是在刻意掩饰什么。所谓布施,其实从来没有用心过。”
  “继续说下去。”
  景月儿闭目,听着。
  “邪英教的确是杀人很多,但是,他们解决的都是一些该杀之人。比如,那些贪得浑身是肥油的县令或者是知府。还有就是,那些对妻子做过太毒辣的事。又或者是,那种丈夫很好但是妻子却到处勾三搭四的女人。属下认真查过这几年被杀之人的详细资料,无一例外都是这些人。在一定层面上来说,邪英教的存在并不危害统治。”剑分析道。
  “你够精明的。”景月儿笑了笑。
  “这些年跟主子在一起,受起熏陶略知一二。”剑说道。
  “那你觉得,谁更像是幕后主使?”景月儿蹙眉,饶有兴致的问道。
  “属下认为,那夜你所见之人嫌疑最大。他之所以敢来见您,是想借着邪英教名气不好来误导主子。”剑道。
  “本宫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自古江湖从不管那些朝政。本宫觉得这背后,倒像是朝廷之人在操纵。而且,是恨本宫至深的人!”
  “主子的意思是?”剑有些不明。
  景月儿没有解释,只是冷笑,“倒是不知,她有这么大能耐。”
  “剑,带上血玉阁的兄弟们秘密注视长陵王府。”景月儿吩咐。
  “属下遵命!”
  “至于皇宫,本宫亲自查。这一次,本宫倒要和她拼一下谁更能耐。”
  一帘冷风拂面,四月草长莺飞的季节。却注定,有一场血腥的屠杀存在。
  回到皇宫,景月儿没有直接换衣睡觉。而是跟翠儿换了装束,而且,两人还易容了。放下一切装束,景月儿觉得很轻松。在偌大的皇宫走动,有人跟她打招呼。别人都不像是柱子一样的站着。
  不过这样也有坏处,那就是身边的人乌鸦嘴的很多。
  “听说外面都在议论咱们皇后娘娘呐。”身边一个宫女走过去,对另外一个宫女说道。
  “说什么了?”
  另外一个宫女道。
  “说她是祸国妖女呗,她一出现不是洪灾就是地震。不是地震就是发生活死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
  “可是皇宫娘娘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大家的事啊。”
  “这人呐,不详是天定的。咱们皇上以前没有娶皇后的时候,什么都是好好的。”
  “那这么说,皇后娘娘真是蛮可怜的。一上位就遇到这样的事。只能祈求上天,不要再欺负我们娘娘了。她可是大大的好人。”
  说着,双手合十。从她的眸里可以看出一份忧郁和担忧。
  “唉,我说你这人。这样的女人啊,若她不是皇后真是想好好排挤排挤。我最讨厌那种不祥之人了!”
  那宫女怒道,“若是你不相信我,我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那个,姐姐。我曾经也受过皇后娘娘恩惠耶,她真的是个好人。”那宫女哭诉着,“以前我娘生病了,我在宫里偷偷的放天灯。后来被皇后娘娘接到了,没有斥责我。她还主动找我过去。给了我一张药方。没想到后来我娘真的好了。”
  “你……”
  那宫女气急,一巴掌准备抽在那个无知的宫女脸上。忽然手被制止,景月儿从她后脑上轻轻一击。那宫女便倒在了地上。
  小宫女看到那刚才准备伤害自己的人被打倒在地,顿时有些慌张。但看到是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女,忽然叫了出来,“翠儿姐姐。”
  “今日的事,当作没看见。”景月儿语气凝重,“离开吧。”
  “翠儿姐姐,要我帮忙吗?”那小宫女问,“这人说皇后娘娘坏话,真是够坏。”
  “不必!”
  她语气稍微和缓,“谢谢你相信皇后,我会让她知道的。”
  “没事。”
  小宫女似乎也看出了景月儿在排斥她此刻出现,于是转身便离开了。景月儿朝空中做了个手势,便有人过来将那人拖走。
  其实正如刚才那两个宫女聊天时候的情形,如今京城对她的评价分成两派。富贵些的那些达官贵人说她屌,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而偏偏是很多受过尸毒侵害的平民。似乎都一直相信着她。相信她会努力,去解救他们。
  这就是人性的差距,别人受害者没有去吼去闹。倒是满京城的达官贵人个个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在暗地里议论得跟什么似的,更有人,早就闹到君澜风那里去了。
  有的倚老卖老,以自己是朝中老臣开国元老,不是撞柱子就是撞桌子。有的以辞官相威胁,有的更是冷嘲热讽说要杀了妖后随君澜风处置。这些,她都不是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这样,君澜风好几日没有功夫理她了。一直在控制那些尸体,查幕后之人。
  颜才人身边有一个侍女,叫做雅香。很不起眼,但却急于表现。也正是刚才那位。景月儿的易容手段出神入化,也确实在瞬间便已化作了那人。
  “雅香,上哪儿去了?咱才人让你给她洗脚。”
  景月儿刚走进去,便只见一副总管架势的宫女走出来。对她吼道。
  “愣着做什么?这可是表现的机会,若是什么时候把才人伺候高兴了。就可以让你天天为她洗脚了。”那人说道。
  她差点没被气疯,似乎上辈子和这辈子加起来。她都不知道,脚是怎样洗的。
  可是若是现在这样,她若是不洗身份就曝光了。洗吧,其实说不定身份也会曝光。因为她其实压根就不会洗。
  景月儿望着眼前那盆水,再看了看那所谓的美人脚。颜晴烟表面上是极其温柔的,一看就是个柔美胚子。可是,谁都知道其实她对下属很严苛。一旦不爽,便会拿下属出气。
  当然景月儿作为医毒之术冠古绝今的名医,对于足疗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从未动手真正足疗过谁。
  “没吃饭呢?”
  说真的景月儿从未看到过颜晴烟发火,这女人心里面其实是极其能忍的。要整人也是暗中整人,不会发火。可没想到,就在景月儿迟疑间。身边那盆水翻开的水直接朝她泼过来。景月儿惯性的躲开一个角落。那些水,顺势落在地上。有的也溅在了她的侍女身上。当然,有几滴水溅在了颜晴烟身上。
  颜晴烟有些不悦,明显的下一秒便想把景月儿拖出去责罚。
  “娘娘,皇上来了……”
  外面有个人跑进来,不禁喊道。
  而下一秒,清俊如玉,一袭龙袍瞬间闪亮整个储秀宫。这储秀宫的富丽堂皇,全部都被弱化。
  “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
  颜晴烟起身,行礼之后。便对着君澜风撒娇道。
  “你这儿的水是谁弄的?”君澜风望着一地的水,蹙了蹙眉。
  “这个宫女,臣妾让她洗脚都做不好。”
  颜晴烟柔若无骨似的准备缠在君澜风身上,他不着痕迹的避开。
本書源自看書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