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39章 二选一

  少顷,殿内所有侍女皆退了下去。只留下一对璧人,静坐。四目交接之间,有太多的情绪包含在其中。
  “月儿,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不会坐在这里,与人大婚。”
  君澜风笑着拿起和亲酒,深邃的目光有着无数的眷念。他转过去,习惯性的将景月儿抱在怀里,与她绕手一周。将酒喝完。
  景月儿一直以来,就不胜酒力。只是一杯酒,面颊两旁便已经微红。红唇,却又越发的诱人。此情此景,若他还能坐得住。才是天下之奇。
  “澜风,今日站在天台上。我有一种感觉。”
  景月儿故意打断他想入非非的心理。
  “什么感觉?”君澜风柔声问。
  “主宰的感觉。”景月儿环抱住他的脖颈,笑道:“澜风,你觉得这天下谁来主宰比较好?”
  “我不知道……”他迟疑。
  景月儿目光闪过一丝皎洁,清晰的扑捉到那深邃目光中传来的躲闪。顿时笑了:“真不知道?这好像不像你的风格。”
  “月儿……”君澜风在她红唇上蜻蜓点水的啄了一口,柔声问:“我的风格是怎样的?”
  “龙炎国有太多人觊觎你的位置,若是你与我真的选择了退。其实后果不堪设想。”景月儿将杯盏放下,慢条斯理的分析,“就像是海面上的船,若他一开始逆风而行。但有一刻忽然想要调转回头。那么后果便是淹没在海水之中。”
  “呵呵……”
  君澜风欣赏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的确,他的爱妻并不是那些只知道风月的闺中女子。她知道的,是乾坤。但她和闺中女子一样的,喜欢用一种天真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气质。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是他君澜风这辈子的知己以及爱妻。
  “说实话,从嫁给你我就知道。我们没有退路。如果往前面走,前途一片光明。然而若是往后退,后果可想而知是被浪花拍得粉碎。”她语气平静,话语却至深的压抑。
  “月儿,所以你知道。你想要的那种风月生活,至少现在是给不了的。”君澜风如实说道。
  “出嫁随夫,这才是夫纲不是?”
  望着浮沉不定的红纱飘荡着,一室的冷寂。唯一能见到的,是那一直冉冉流泪的红烛。
  “月儿……”
  君澜风自然没想到,一直顽劣抵抗这封建社会的一切。而此刻,居然说出出嫁随夫这样的话。一个思想前卫的女人,能够妥协到说出出嫁随夫之内的话。的确是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迁就。
  “澜风,主宰一切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她轻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君澜风望着外面偌大的春风,早就发誓今晚要将景月儿吃干抹净的冲动暂时没有了。随手丢给景月儿一件衣服,“月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那夜的星星很亮,已经是近春的天山。挂着漫天的繁星。皇宫的夜里,一盏盏大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着。
  春寒料峭,马匹上君澜风将景月儿的身子紧紧的裹在自己的袍子里。当到达君澜风所在的地方时,却让景月儿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会是一个小小山庄。
  这个山庄,很大。但山庄上上下下,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亭台楼阁,假山石流。柳翠莺啼,一派世外桃源之境。
  “皇上,皇上来啦……”
  敢进入村庄,便只见一个老头子丢下锄头便跑过去。疾呼。
  少顷,只见数百个人将他们团团围住。景月儿虽然一向不怕事,但看到那么多人瞩目的目光还是有些不适应。
  “朕将月儿带来了,就是你们期待已久的神医姑娘。现在是朕的皇后。”
  说来奇怪,今日君澜风的语调不像是威震山河的那种气场也不像是对她时那种极致的温和。而是一种很随和的口气。就好像是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家人一般。
  “哦,皇上。这位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神医姑娘啊。”
  一位老人走过来,神情及其的和谐。平日里景月儿见惯了那些官员的阿谀奉承和那些侍女的规规矩矩,一个老汉能有这么和谐的接触她。倒是让她大为吃惊了。
  “你好,老爷爷。”景月儿笑了笑,又尴尬的道了句:“大家好。”
  这不说还好,一叫起来。一大片人几乎是排山倒海的山呼,“皇后娘娘好。”
  也不怎的,面对这么多人的热情。景月儿就像是个害羞的姑娘一般,躲在君澜风的身侧,尴尬的点头。
  “月儿别怕,你很快就习惯了。”
  君澜风拍了拍她的后背,又对大家说道:“大家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其实景月儿注意观察了,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老人家和小孩子。而那些孩子们,几乎都是女孩和一些有问题的男孩。至于老人,不少人都有着残疾。多多少少都有一些。
  “很好,皇上。您整日忙于朝政,都好久没有来看我们了。”一位老汉说道,“老汉这腰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日疼得更是厉害了。”
  “那就要多注意休息。”君澜风忽然严厉了起来,“国家每个月都有在月怜山庄拨款,难道不够你吃的?还非要去种地?”
  “老汉这活动活动胫骨,唉,皇上,老汉怀疑这病啊。是懒出来的……”
  那老人笑着道。
  “懒出来的?”君澜风笑了笑,语出惊人,“那的确是该好好活动活动,今日朕监督你,若你能从早干到晚。朕就相信你是懒出来的。”
  “额,这……”
  那老汉一下子便不乐意了。
  “哈哈哈……”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景月儿也忍不住笑了,“老爷爷,您这腰啊就得多休息。不然澜风他该生气了。”
  那老头子不乐意的撅了撅嘴,“老汉这辈子没儿没女的,苦习惯了,唉,闲不下来啊。”
  景月儿指尖一颤,心下顿时郁闷了半响,“老爷爷,你若真闲不下来。改日我让康玉堂找个大夫来,给你治治。等你好了,随便你怎么动。”
  “这……太麻烦了吧。老汉这腿啊,就这样。怕是好不了啦。”
  老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景月儿看了君澜风一眼,似乎是知道她要干什么。遂想了想,便立即点头。
  “这样,老爷爷。我能看看你的腿吗?”她笑问。
  “额,这……不太好吧。”老汉难为情的看着景月儿,“皇后千金之躯……”
  “可我也是大夫啊,大夫的职责是尽自己所能帮助患者减轻痛苦。”
  景月儿习惯性的走过去,将老汉扶在一旁坐好,旋即便为其把脉。一举一动,没有一点点嫌弃的动作。老汉在伸出自己的手时,见她柔荑吹弹可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来。
  将那老汉施针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疼痛缓解了很多。对这个皇后顿时又是更加刮目相看。
  一排排站在景月儿左右的百姓们,都羡慕的望着老汉,“哎哟,老头子您可真有福。”
  景月儿擦了擦汗,“没事,一个个来。都有份。”
  “真的?”
  有人听到,措手不及的跑过去排队。
  景月儿也不厌其烦的一个个把脉,看诊,开药。谈笑风生间,没有丝毫抱怨。等她将整村的病人都看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人忽然大叫道:“哎哟,娘娘。您的衣服……您的衣服……”
  听到吼声,景月儿这才看向自己的周身。一件上好的紫色云锦裙装,在看病,开方,以及对于有些病人的放血,还有来回走动去磨损间。一件完好的裙装布满了血迹斑斑的痕迹。有些地方,已经完全磨损不成样子。
  “没事……”
  景月儿笑了笑,正想走过去为下一个病人看病时。忽然眼前一花,顿时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
  “月儿……”
  君澜风吓得玉容失色,连忙跑过去为抱住。几根银针从她手里滑落,景月儿整个人无声的倒在君澜风的怀里。再无一点生机。
  “娘娘……”
  周围的人也吓得脸色铁青冷汗直冒,然而几番呼唤之下。仍然没有见到景月儿有任何反应。
  “御医,御医!!”
  君澜风整个心悬在了胆上,顾及不得什么。一瞬间似乎忘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在几次呼唤之下仍然没有人理他。这才想起此刻自己在什么地方。顿时飞身离开。
  “驾~”
  君澜风一手将景月儿抱住,另一只手控制着缰绳。
  “月儿,醒醒。你醒醒啊……”
  雨水侵湿在身上,君澜风只感觉自己就好像心被掏空一般。望着沉睡中的景月儿,君澜风拼命的感觉着她的呼吸。雨中,惊吓,恐惧,疲惫,终是让他忍不住支撑不住。摔下马去。
  水迷离了他的双眼,不知是泪还是雨。君澜风用袍子护住景月儿,紧紧的抱在怀里。一步步的站起来,在雨中前行。泥水打湿他的衣袍,君澜风一步步的朝着皇宫前进。
  其实在那种情况,君澜风明显的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透支。但手里托着的希望,无数次的支撑着君澜风。
  “月儿,坚持……”
  君澜风强扯出一丝笑意,附在她耳畔低语道:“我们的幸福才开始,若是此刻结束,我会从此如行尸走肉般的活着的。就像,夜云谢那样。”
  雨中,两人的衣衫都被侵湿。在暗夜中,春雷闪电。君澜风麻木的前行,却不知哪里才是皇宫的方向。
  “月儿,或者。我今日必然陪你死在这里……”
  他双腿不知何时,陷入了泥土之中。那时他才发现,因为太累他连腿都拔不出来。他风光于三国,但此刻却无力于救自己的女人。他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但见那清美如玉的脸湿答答的。却始终没有半点情绪。君澜风的心,在流着一滴滴的鲜血。
  “你说,一个皇帝若是死在这里。一个从未被战事打倒过的皇帝躺在这里,是不是很没资格做你的男人?”
  他眉心微闪,望着偌大的天空。雨,似乎又一点点的放晴。
  君澜风深深的叹息一声,艰难的爬了起来。一点点的朝着前方走去。
  直到,青枫带人赶来……
  ~
  皇宫 清风吹过。一池涟漪乍起。
  龙仪殿内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床榻中间,层层幔帐乱飞之下。一个清美如玉的女子,毫无血色的躺着。周围,医女侍女御医黑压压的跪了一片。
  “皇上,娘娘已经脱离危险。”
  主治御医恭敬的回禀,“只是……”
  君澜风将景月儿的手放回被窝,转身走出殿外。沉声问:“如何?”
  “皇后娘娘的玉体本身就有着超强的抵御能力,可能是因为皇后娘娘以前受过太多的伤并且自己也是懂得医术之人。所以,身体再弱也有比一般人强好几倍的修复能力。但……”御医又停顿了一下,或许真的是畏忌君澜风。平静了下心情才道:“但其本身有修复能力,并不能代表在什么时候都有。比如……”
  “比如什么?”
  君澜风眉心弹跳了一下。
  “皇后娘娘的体内,有一种毒。其实一直没有清除。但娘娘体内好像又有另外一种毒药和那毒相护制约。虽然因此身子比较弱些,但对身体损害并不大。生命毫无威胁。只是,若是日后有了身孕。”
  御医迟疑了一下。
  “如何?”
  君澜风拂袖转身,一袭冷风而过。愤怒中,难以掩盖的气势震得那御医连忙跪下。
  “说!”
  他耐住性子,声线中却仍然有着几分怒火以及担忧。
  “皇后娘娘不能有身孕,一旦有了龙子。龙子和娘娘,皇上只能选择一个。”
  御医声音很小,却字字落入君澜风的耳中。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