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37章 为君,红妆万里

  “皇祖父,您……”
  君澜风只觉有些头疼,耐心的问。
  “臭小子,谁是你皇祖父?”北帝怒骂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我家丫头嫁给你?”
  景月儿扶额,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臭老头,你带这么多人来我宫里干嘛?打架啊?”
  “丫头,你这个时候还跟这小子说话?”北帝恼怒,轻轻的在景月儿头上打了一下,“吃里扒外的小丫头,外公真是白疼你了。”
  “澜风他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景月儿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不解的问,“这样吧,外公您说说原因。若是他真的做了什么穷凶及恶的事。我亲自把他赶出去好不好?”
  北帝沉思片刻,忍不住指着君澜风说:“他带那么多大夫来这里,一个个的逼着给你诊脉。难道他不是怕月儿有什么大不了的病,从而祸及他。所以在娶你之前先找个借口彻查一下?”
  景月儿和君澜风顿时一阵无语,殿内寂静半响。君澜风只觉头顶上有一阵乌鸦飞过。
  他担心月儿有什么重病没有告诉他,着急才来了这么一出。却没想到北帝居然……
  “丫头,外公觉得你嫁给他不会幸福。你自小没有母亲,你父亲又从来没有管过你。但别忘了,有外公。外公绝对不会让你被任何男人所欺负。”
  “外公……”
  景月儿一愣,顿时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只觉得心尖一阵阵暖流充斥着。
  有句话说得好,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她身在皇家,却十六年都没有做公主的命。母亲早死,却一直有养母陪伴。尚书府里养父不管事,可没想到十六年后她会因为凤凰山的事因祸得福。
  让她与这位爱她至深的帝王出现。从出现在这位亲人身边,便一直受着公主该有的待遇。给她的不仅仅是物质,还有这天下最深的爱。弥补她没有父亲的遗憾。
  都说帝王无情,可她却一直觉得她外公是世间最有情的人。
  “丫头,你怎么了?”
  北帝见那小眼上红红的,顿时有不禁心疼起来。
  “外公……”
  景月儿深吸一口气,不禁笑着道:“澜风她只是单纯的关心我,我知道外公是为我好,但请相信孙女看人还是很准的。”
  北帝听了,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君澜风。终是冷静下来,叹了叹,“臭小子,就算你娶了我孙女。若你敢欺负,我随时跟你拼老命。”
  “孙婿自是不敢……”
  君澜风一副乖顺的模样,周围不少见过君澜风气场的人看到这种场景。不禁面肌一抽。
  “告诉你,没娶到手就不是你媳妇。”北帝又没好气的瞅了一眼君澜风。
  “知道。”他答。
  “不是你媳妇,你就不能待在这宫里面。免得闲话。”北帝说着,拂袖离开。末了留下一句话,“走,陪朕下棋去。”
  君澜风暗吐一气,目光看向景月儿。见她点头,这才离开。
  殿内,淡青色帘蔓随风扬起。桌前,景月儿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吩咐道:“紫儿,将药端上来。”
  届时,又是一碗中药味十足的药端了上来。紫儿乖乖的放在景月儿面前。
  她微微蹙了蹙眉,一饮而尽。紫儿乖顺的接过碗,准备退下去。
  “紫儿,这事做得很不错。若不是你……”景月儿望着那一旁的茶几上还放着的那碗用来治疗女子体虚的药,欣慰道,“很难得,除了翠儿以外。能有人不受澜风的威胁。”
  “奴婢只是遵照公主的命令去做。”紫儿低头答道。
  她叹了叹,点头,“很好。”
  紫儿本欲退下去,望着景月儿一副神伤的模样,终是忍不住问道:“只是,奴婢……一直不明白。公主和澜帝感情如此之好。却不知道到底什么事,要瞒着……”
  景月儿瞥了一眼紫儿
  “奴婢该死,奴婢不该过问……”侍女吓得立马跪下。
  “紫儿今年多大了?”景月儿淡淡的问。
  “奴婢……奴婢今年十七岁。”紫儿答。
  “有人家了吗?”
  景月儿又问。
  “奴婢有一个青梅竹马,一直等着奴婢出宫时。娶奴婢。”紫儿道。
  “很相爱?”她将声音柔化到一定程度。
  或许是前世遗留下来的毛病,做主子的,一个眼神便足以让下面的人恐惧很久。
  “是,萧哥哥十九了。还在等着奴婢出宫……”紫儿答,“为了等奴婢,萧哥哥几次忤逆他父亲。被打得躺在床上不是半月,就是十日。”
  “宫女二十五岁才能出宫,待你出宫之日。他已经二十八了。”景月儿常常的叹息一生,“面对家里面的人催婚,他还会等你吗?”
  紫儿沉默
  “那我换个问题问你。”
  景月儿轻笑,尽量将情绪化为虚无,“若你怀孕了,有了孩子。但大夫告诉你在你分娩之日,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个。恰好你的丈夫喜欢孩子,你会怎么选择?”
  紫儿一怔,半响之后将心比心的回答,“奴婢……会选择不告诉丈夫。”
  景月儿揉了揉眉心,“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要瞒着他了吗?”
  “公主……”紫儿不知该说些什么,“公主身份尊贵,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我说了其实这天下没有贵贱之分,众生平等。把该做的事做好了就行了。”她用内力将紫儿扶起,笑道,“原本因为在海水中浸泡了好几日,便一直在调理身子。可没想到,又是中毒。如今这身子的病环环相扣。我想解毒不受那毒的控制,就必须得以损伤身子为代价。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紫儿忍不住流下眼泪
  景月儿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这古代的女孩子眼泪就是多。她们主仆关系不到两个月,为了她真诚的流泪。
  “你没有哭的必要,我对你没有过什么恩惠。”景月儿无奈道。
  “公主交给奴婢的都是奴婢以前没听说过的道理,奴婢很感激。”
  紫儿擦了擦眼泪,笑了笑,“可是公主若是身子真的很弱,刚才为何那么多御医没看出来公主真正的毛病?”
  “那些庸医,看看平常的病也就算了。我只要稍微用药改动一下脉相,一切的,也都隐瞒了。”景月儿眨了眨眼,不以为然道。
  “可是,公主以后怎么办?”
  紫儿不禁担心道,“公主这么好的,是该长命百岁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夹缝求生,本宫这辈子什么样的日子都过过。”景月儿不以为然的抚弄了一下袖子,百无聊赖的拿起一片糕点吃起来。
  这样的心理素质,不得不说让紫儿服了。也正是这样的主子,能够让她敬佩。
  若她没搞错,站在她面前的主子不过只有十七岁。这辈子!?为何她觉得这么一个好像气质上看起来像是含着金汤匙的小公主,有着多少主子没有的成熟稳重?
  时间如风般迅速逝去,转瞬间十几日的功夫弹指间灰飞烟灭。
  今日,从宫门口在天台。偌大的红地毯一片火红,那一袭红衣如血。金樽玉贵,即便景月儿从小在尚书府作为庶女。但却适合各种场合。红纱下,隐隐约约只见一个倾城绝世的美人亭亭玉立。柔荑轻轻搭在北帝的手上。
  在众星拱月般的簇拥下,一步步的朝着天台下走过去。所过之处,花雨飞天,软香四溢。文武百官静候两旁。
  而远处,透过薄薄的盖头清晰的可见那清影越来越亮。今日他也是一袭红色的袍子,那袍子上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今日,挽月国公主出嫁。龙炎国迎接国母。以江山为聘,而同样的,北帝也以十座城池作为嫁妆。将一半的江山送给景月儿。可谓是举国震惊,普天之下,两国同庆。
  这一日,公主车轿说过之处。遍地黄金。这一日,公主车轿说过之处多少百姓心甘情愿的送嫁。这一日,乃是挽月国五十多年来。第一次这般大肆庆祝。第一次全国设宴。
本书源自看书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