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31章 动情?

  那极小的时候,几乎只是用了一个口型。而君澜风,没有回答。过了须臾,只见那清透的眼睛寒意渐渐的褪去。深邃如湖水般的眸子,闭了闭表示自己应了。
  “来人,将这个破坏北帝生辰的男人拿下。”
  她将剑放下,转身走去。那种无情倒是让夜云谢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有几个侍卫上前,君澜风没有反抗,他自然知道此刻他在别人的土地上。他自然也知道,他的月儿是个有主见的人。深深的望着景月儿的背影,心中忽地沉出一丝落寞。
  拂袖转身离开。
  景月儿心尖一痛,好半响才坐好。
  “外公,请原谅孙女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孙女不孝!”
  说来,这是景月儿第一次跪在北帝面前。今夜的一切都是景月儿在做主,然而北帝一句话也没说。自然,北帝对她的宠爱程度与当年宠爱她母亲的程度更甚。
  也正是因为他一句话也没说,才让景月儿觉得她有些对不起这位什么都为她考虑的亲人。也是前世今生,除了她养母洛芳华以外。最爱她的亲人。
  “傻丫头,朕若是怪你早就阻止了。”
  他叹了口气,将她扶起来。正在景月儿有些责备自己的时候,北帝忽然在她耳畔低低的说了一句:“这么久了,月丫头是个有主见的人。外公相信月儿自己的判断!”
  这话无疑是在告诉她,北帝相信她比相信她母亲更甚。
  这个生辰虽然出现很多闹剧,但有自己外孙女陪着。北帝觉得很开心,二十多年来,自己最快乐的一个生辰。
  这是北帝的原话!
  生辰宴,最终谢幕。北帝走后,夜云谢目光不由冷冽几分。道道厉光射向一旁的沐轻云。
  沐轻云颤了颤,径直的陪着自己的母亲以及父亲一路走去。竟是当作没看到那视线。夜云谢心中一阵怒火四射,忍不住一拳打在树上。
  “去请沐小姐到我府里坐坐!”
  夜云谢不冷不热的留下一句话,宫外,他背后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影很快消失不见。
  紫竹宫内,女子沐浴刚起。一袭鹅黄色公主裙逶迤。出落得娇媚动人。层层翠绿色的帘帐后面,一个黑影悄然落下。
  “主子……”
  刀光声音淡淡,没错,那正是血玉阁一直跟随她的刀光剑影两位暗影之一。
  “夜云谢……”景月儿扬眉,望着那瑞脑中淡淡燃烧着的玉香,忽地开心:“他开始行动了?”
  “是”
  刀光答,想了想又凭添了一句:“好像都按照主子所想的,在进行。”
  “好”
  景月儿将鹅黄色的轻纱微微抖落在地,拿起一旁的红狐披风,“你先下去。”
  “主子这么晚了,去哪里?”
  刀光想了想,见景月儿目光清冷。半响无话。便已知道她生气了,连忙换了言语:“属下,是否需要跟随。”
  景月儿眉间忽地绽放出醉人的笑意,话语也和气了不少:“记住,血玉阁如今我是主子。只要我在位一天,便决不允许有背叛的事情存在。”
  仅仅只是淡淡的言语,便足以让刀光心中畏寒。连忙答道:“属下对主子,一直都是忠心不二。若主子不信,属下可当场以命证自己的清白。”
  言落,那黑影便举起一把刀。但下一瞬,他拿着匕首的手上多了枚银针。而那匕首,也顺着手落在了地上。
  “你的命,本宫便先留着。直到有一日,本宫不想留了。再来要!但再次之前,绝对不允许你随意践踏。”
  景月儿一袭红狐披风,如殿内走出的女王般的,拨开层层纱帐走出。在刀光的视线里,留了一个金丝绣花红鞋,片刻后只闻一句带着冷风的话语:“按照计划进行,本宫到了时间便去验收成果。”
  黑影擦了擦自己身上的冷汗,转眼间,便已经隐匿与房间。
  ~
  银装素裹,挽月的京都寒得透骨。冰凉的月光透过稀薄的云层,又凭添几分清冷。
  “嘎吱”
  沉香木所制的房门响了一声,伴随着一道道特有的君子兰香味。君澜风一步步从房间走出,目光所及是一片清冷的月光。
  时不时的,君澜风会将视线略微的偏向一旁恭恭敬敬的侍卫。他似乎急不可耐的想问一下,月儿那丫头什么时候会出现。或者是说,他更是急不可耐的想冲出去瞧瞧那丫头到底在干什么。以至于这般神秘。
  君澜风有一种感觉,他此刻就像是在深宫中待临幸的宫女。当然,有这个想法的君澜风忍不住全身恶寒了一下。
  若是在认识景月儿之前,君澜风打死也不会相信此刻这般委屈自己的事他也做得出来。
  那月很冷,冷得君澜风就好像感觉到她的温度一样。那丫头便是这样,无论何时从里冷到外。好像这世间的任何东西都捂不热她。君澜风一边想着,一边看着。直到身后,一个冰凉的温度抱住他。
  “澜风!”
  她语气低低,冷冷如秋日刮过的风。似乎,又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再有,便是那带着浓浓思念。
  君澜风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顿时加快,他舍不得转过身去。因为他怕,转过身去看到的。又只是一个影子。或者是,又是那个骗过他无数次的梦境。
  可是,心里由心的激动却让他无可奈何。
  “月儿,是你吗?”
  他仰头,望着那月光,低低的确认:“是你吗?”
  背后的人迟疑了一下,旋即又温和的答道:“是我啊,当然是我啊。”
  景月儿等待了许久,似乎依旧没有见君澜风转过身来。不由有些诧异,“你看看我呗,活的。”她又添了一句。
  “你确定我转过身来,还能看到你?”
  他扬眉,语气中有无边的无奈。就好像一个被哄了无数次的孩子,已经无力去相信一般。
  “当然!”景月儿不满的撅了撅嘴。
  君澜风望着月光,静静的享受着那背后相拥之人的触感。他此生什么都没怕过,什么都没置疑过。可唯独,这次没有勇气转身。他似乎觉得,不看背后之人比较有安全感。
  似乎他觉得那样做,背后之人才会永远的存在。
  “就这样抱着就好。”
  他低头,目光落在那双冰冷的柔荑之上。下一瞬,便已经紧紧的抓住。仿佛那样,心里面的石头才能落下来。
  那晚,他就那样握着她的手。半个时辰之后,才鼓起勇气转过身。当再次看到景月儿真真实实的站在他眼前的时候,君澜风恨不得将他揉进身体里。
  “你怎可离开我如此之久。”
  他将她抱在怀里,拼命的感受着那份独特的气息。甚至是不顾眼前的环境,将她桎梏在怀中。肆意亲吻。那一分钟他觉得,如果能让他这样永远的吻下去。抱下去。此生足矣!
  这天下的女子,除了月儿从未有人带给他过那种感觉。
  景月儿没有动,就那样看着他。得不到回应,君澜风眉间不由蹙起:“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你瘦了,苍白了,没以前好看了。”她轻笑,“我嫌弃你耶。”
  君澜风怔了怔,旋即又忍不住笑了:“所以今日在大殿上,公开的嫌弃我了?”
  “恩”
  景月儿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现在又悄悄跑过来了?”他咪眸一笑。
  “来看看你是不是改过自新了。”她有些肉感的小手放在他的脸颊,轻轻蹂躏。
  “恩?”
  君澜风耐着性子将她手握在手上,等待着她下一句话是不是够气死人。
  “不过看来还是没改。”她忽地不满的跳出他的怀抱,嚣张的质问:“这么冷的天,跑出来看什么月亮?你以为本姑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说!你为什么整日喝酒?”
  “因为你不在。”君澜风答。
  “你特么睡觉都不老实,还怎么治理天下。说,为什么整日不眠。”
  “你不在!”他答。
  “借口。”景月儿怔了片刻,不满的发泄,“病成那样还出来打仗,你发疯了?若我不救你,你怕是熬不过去。就算你把我外公困住了,怕是也会比我外公先死。”
  “媳妇跑了,难道不追回来?”
  “那你的江山呢?你千依百顺的臣民呢?”
  景月儿扬眉,“你不是最爱江山,最喜权利么?”
  “我试过用权利麻木自己。”君澜风叹了叹,在雪地里度着步子:“可你也看了,为了你现在我的财产都交出去了。”
  “从今日开始,我君澜风半生荣辱皆已经烟消云散。以后,你若喜欢寻医问药。我陪你。你若喜欢笑看风月,朝夕山水。我随你!这样可好?”
  常言道,能说的男人靠不住。然能做的男人,却少之又少。任她景月儿是铁石心肠,也执着不过此刻站在她眼前的男人。
  景月儿觉得自己稀里糊涂的感动了一番,心里很不爽。于是,又忍不住训诫道:“以后给我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的生活。再看到你没事灌自己酒,我对你……”
  她话音未落,身子再次落入他的怀抱。
  “若你在身边,一切安好。”
  他话语如清风拂过,习惯性的抚摸着她秀美的头发。下一秒,魅惑人心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嫁给我,至于以后的生活方式。你选!”
  这次她没有再挣扎,任凭他抱着。
  “澜风,我也希望。今后的一切都是太平的。”
  她仰头望着天空,月淡星稀。混沌的天空,风云测变。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同一片天下,荣王府繁荣华丽下。一个偏远的暗格之中,女子孱弱的身子跪在地上。头低得很低。周围灯光暗淡,只略微的看得见上端坐着一个人。站着两个人。
  而那坐在中间的男子,不是夜云谢。又是谁?
  “轻云,本世子什么时候允许你说出那些事的?”
  夜云谢耐着性子,玩味儿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至今难以忘记今日在殿内景月儿对他的质问。一切,都是这个可恶的女人造成的。
  “可是……世子有没有想过,我若是不说出那些。公主她会救我吗?我又如何将那怪异的簪子交给公主?”
  昏暗的灯光下,女子声线很低。低到卑微,卑贱。
  其实她沐轻云在府中,一向以嫡女自居。府中父母都很宠爱,她的地位其实仅次于景月儿。在京都没有几人能够超越她的地位。可为了一个男人,她竟然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卑微到了泥里。
  “轻云在那簪子得手之后,并没有迎合公主的意思。没有说出该说的话。”她羸弱的身子一颤,眸光中有盈盈泪光在闪烁着,“云谢,能为你做一点事我就已经很开心了。从未想过逾越。若是你娶了公主,我会为你祝福。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得手!?”
  夜云谢似乎只抓住了那两个关键的字,也因为听到这两个敏感的字话语显得冷漠,“我说过,那只是一般的簪子。你知道了什么?”
  “我……”
  沐轻云忽地心中一急,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夜云谢的心性。她很小就开始注视他了,她自然很清楚夜云谢是一个做什么事都会不择手段的人。即便她也知道这样的人不会有爱这种东西。可有一种执念,让女人变得什么都听不进去。
  “夜世子,这女人肯定知道我们的计划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