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22章 惹火她的后果

  “怎么了?”
  景月儿无辜的看着颜玉箫:“不好看吗?”
  “咳咳……妹纸,难道你想通了……”
  颜玉箫忍不住咳嗽两声,那日因为君澜风的出现还跟他闹得死去活来的景月儿此刻竟然戴着夜云谢的传家玉簪。当真是……
  “想通什么?”景月儿更是一头雾水。
  “难道你不知道那簪子的来历吗?”
  颜玉箫诧异。
  “莫非哥哥知道?”景月儿扬眉,好奇的问,“我就觉得这簪子很好看,而且……”她话语没有说完,只因她怕后面的话说了又会更颜玉箫吵架。
  颜玉箫也没有再问,只是道:“这簪子分外好看,以后妹妹可以多用。”他说完,眼睛还不时的往那簪子上瞟了两眼。叹了叹,旋即溜走。
  景月儿坐下来,北帝似乎也似有若无的瞟了两眼。
  “其实,外公。那我不能告诉哥哥,可我想告诉你。”景月儿将那簪子拿下来:“这簪子上好像有君子兰的香味,沐家嫡出大小姐昨日送给我的。我开始本来想还给她的,可这上面的味道……”
  北帝指尖一动,喝了杯茶才渐渐的镇定下来。
  “丫头,你若是心里面还有君澜风。就别戴了。”北帝无奈的提醒:“朝内很多人都知道,这簪子上面有一片枫叶。是荣王府的标志。”
  其实他倒是不像提醒,北帝心中其实一直难以接受君澜风这个间接性不让他为女儿报仇的男人。甚至他觉得,月儿嫁给挽月国任何一个男人他都没意见。但若是这个簪子,是为了君澜风而戴。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那丫头一颗心都扑在君澜风身上去了。他又能说些什么?
  正如君澜风所说,他这辈子都没有为自己女儿报到仇。若是再为了一己私怨,让他失去自己唯一的外孙女。他北帝纵横帝位近三十年,轻重缓急在江山上得考虑在处理家里面的事身上。也是必须要处理的!
  景月儿凝视着北帝,愣了一下才将那簪子取了下来。又是半瞬,这才换了笑容:“多谢外公!”
  那是由心的谢谢,偌大的王朝她虽然贵为公主。但也知道高处不胜寒,没有谁真正明白她内心在想什么,在乎什么。
  “外公,你真好。”
  萌萌的脸庞凑近北帝,在他怀里蹭着。北帝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女儿似乎又回来了,那种亲情,似乎一瞬间让北帝觉得做了这么多都不及这一刻幸福。有个丫头在身边,那种感觉让人觉得全世界都拥有了似的。
  “外公顺着你,就好了。若是有一日不顺着你了,自然就不好了。”北帝道。
  “谁说的,从现在开始外公做什么。月儿都说好。”景月儿笑着。
  北帝笑骂道,“贼丫头,就知道哄你外公开心。”
  景月儿无害的抿唇一笑,捏起北帝长长的胡子把玩着,“外公不做什么,更好。”
  北帝不禁感觉面肌一抽,竟然是好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外公,你说那混蛋什么时候才下聘书来娶我?”景月儿自顾自的念到着,“她若是三日之内不出现,我就杀到龙炎国去剁了他。”
  “你真舍?”北帝取笑道。
  景月儿语噎,嘴角嘟起:“看我舍不舍。”
  “好好好,他三日肯定不会出现了。外公到时候看你杀回龙炎国去,外公带着挽月国的大军去给你助威。”北帝逗乐道。
  景月儿本来再揉他胡子的手忽地一用力
  “哎哟,臭丫头。疼死你外公我了,胡子不是你的啊?”
  北帝抽搐着嘴角,幽怨的望着景月儿,“臭丫头,白眼狼。外公白疼你了。”
  景月儿没好气的看着北帝:“臭老头,让你欺负我。下次再欺负我,我还揪你胡子。”
  北帝理了理胡子,“胆子越发的大了。”
  “哼……”
  她撇头一哼,那模样像极了撒娇:“快告诉我,你和他说什么了。他现在还不来找我。”
  “丫头,朕是皇帝。”北帝咬牙切齿,阴沉着脸:“惹了皇帝你知道后果吗?”
  景月儿闻到周围有些阴沉的空气,目光不由的看向眼前的北帝。似乎除了那日初次见面的时候见到过他生气,其余的他时而慈爱如水,时而像个老顽童。倒是真的很久没有见到了。
  “知道……”她仰头看天似有若无的瞧了一眼碧蓝色的天空:“不过这皇宫我也待腻歪了,我好久没见到我娘亲了。离开一段时间也好。”
  北帝的胡子又是一抽,“你敢威胁朕?”
  她目光扫过他的脸容,无所谓的转身似乎打着哭腔:“你不爱我了,我还在这里做什么嘛……”
  北帝一个冷噤,不禁无奈道:“行行行了,我告诉你。你外公大寿那日他会出现。”北帝一脸老顽童的样子,“丫头,谁说不爱你了。外公是要把心给你还是给肝给你。”
  “朕这辈子喜欢女孩,因为女孩贴心。可外公也知道,一旦朕的公主长大了终究是要偏向别人的。”北帝话语中竟是有无数的无奈,“朕的紫萱是那样,如今……”他看着景月儿,眉间蹙了蹙竟是有无数的心痛,“唉……”
  千言万语,终是汇聚成一句话。景月儿这才发现自己的行动似乎太过明显。的确,若她真的跟君澜风回去了。那便是国与国之间的距离,其间的距离是至少要半个月才能到的。或者更久!
  “外公……”她深呼一气,走过去亲自给北帝倒上一杯清茶,“那月儿不嫁了,一辈子都陪着外公。”
  北帝不禁一笑,自然是知道景月儿说的话不过是为了哄她开心。但作为长辈的有时候只要听到这一句话,心中便觉得甚是安慰了。
  “人老了,也不盼着什么了。你能多陪在朕身边一日,朕也就开心了。”
  北帝将她手放在手心,笑道:“陪朕走走。”
  景月儿点了点头,亲自扶北帝起来。她从不刻意去讨好别人,但若是一个人用心的去对她好。那么她也会用心的去对别人好。谁若对她不好,她自然也会一点点的讨回来。这是她的原则。
  又是入夜,景月儿窝在榻上看书看得累了。在琉璃盏灯下,细细的拿着那枚簪子观察着。她看了很久,终是将那簪子上一个及其细小的缝隙找到。
  “紫儿,去给我那一把钳子来。很小的那种钳子。”景月儿命令道。
  紫儿福了福身,旋即去了。不多时,便气喘吁吁的寻了一把尖锐的钳子。景月儿盯着那东西,一点点的将那珍珠撬开。里面,一颗过着君子兰香味的药丸。稍微用钳子一弄,一颗略微带着难闻气味的药丸放在里面。
  “紫儿,走开!”
  景月儿不自觉的将一旁的丫鬟推到一旁,有一边用帕子堵着鼻子。一边拿出银针来试毒。只是一试,那银针在瞬间变得黑得彻底。她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森冷的气息在紫竹宫内萦绕着。
  她转手将那药丸喷上酒精,又用一枚丝帕包着。让紫儿拿来火,顺手将梳妆柜台前的盒子打开,将那药丸放进去。旋即,点火之后立马关上盒子。
  “紫儿,将这个埋进土里。埋得深一些!”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又再次净手。才闭目小憩,若是细闻之下便可听到那呼吸声中有些无奈。
  这么毒的毒药,似乎只有在她前世制作过一次。自从穿越之后,摆脱了阻止的控制她便很少再用到这些毒药。不想,她不犯敌,敌却犯她。
  既然如此,那么久没有斗了。其实她手也很痒!一个人若是欺负在她头上来了,还不反抗,那便不是她的个性。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