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4章 他错了

  景月儿望着外面雨水潺潺,今夜的天,就好像破了洞一般。拼命的往下掉。若是此刻出去,必然会湿透全身。自然,在紫儿眼里为了一个下人是不值得的。可是……
  “紫儿,说了。为我准备雨伞。”
  景月儿再次命令,这次口气比上次更加坚定。
  紫儿终是执拗不过,福了福身下去为景月儿打伞。然而景月儿却说;‘都留下,我一人去就行了。“
  她向来独来独往,这一点,紫竹宫的众婢女都是知道的。所以,即便此刻知道景月儿出去必然不会太好。却也不敢阻拦。
  冷雨落在地上,一瞬间便湿了她的罗裙。
  她很少穿着这种厚重的衣物出去,她忽然感觉到举步维艰。那小小的烛火灯笼经受不住大雨的摧残在她手里已经灭了。景月儿难以想象,她跪在那里该有多冷。
  “真是个傻子。”
  景月儿咬牙切齿,忍不住怒骂一句。
  当她来到宫门口来的时候,便只见一个淋得全身湿透的人跪在铁链上。频繁的闪电,她只见一袭红色秀兰的绫罗被湿透,发丝贴在脸上。看上去狼狈不堪。
  但一种倨傲之气,让人丝毫移不开视线。景月儿有片刻迟疑,一点点的走过去。
  他依旧跪着,没有看她。直到她终于耐不住,无奈的叹了叹。
  “我都已经让你起来了,为什么还跪着?”景月儿蹙眉,明显的不悦。
  她罗裙已经湿了一大半,若非那伞支撑着。早就与她一样了。
  “我在等一个人的原谅。”
  他声线分明,饶是此刻淋得湿透。但并没有丝毫狼狈。跪着,却没有输掉自己该有的气势。
  “谁?”景月儿问。
  “你!”
  君澜风抬眸,想了想,又道:“待你原谅我。若不然,我不介意跪在这里三天三夜。”
  景月儿咬牙切齿,“君澜风,你敢威胁我?”
  君澜风抬眸一笑,“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说明,不想你早就知道了?”
  她一怔,忽觉面子似乎拉不开。不再管君澜风的死活,转身便准备开溜。
  “站住!”
  君澜风没有起身,但他声音很有威吓力。在雷电之下很快制止住了景月儿的脚步。
  好一瞬的功夫,整个宫门口只有雨声。两人死寂一般的站着,直到,他再次说话。
  “月儿……”
  他千言万语,似乎卡在喉咙,千言万语浓缩成一句话,“我错了。”
  为了这句话,她足足站了半个时辰。她望着天,不知该继续走下去。还是该转过身去做些什么。即便转身,她却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凤凰山那一次的选择让我后悔了好几个月,我知道是我一时选择不慎。觉得以你的能力应该不会出事。”君澜风长叹一口气,在雨中厚着脸皮解释,“我终日饮酒,沉醉在昏迷之中。甚至是气急攻心,每日咳嗽吐血以至于成疾。从知道你还活着开始,我便知道。这辈子若是不寻回你。我活不下去。”
  君澜风无奈的闭了闭目,“我君澜风不跪天不跪地,就连我的父母都没有跪过。可做错事了,今日我甘愿跪在你面前直到你原谅我为止。”
  “你身体本就不好,气滞郁结在胸。若是再这样跪下去。我不能保证你明天还能有命。”
  话语中,她看似像在劝解她起床。但更多的却又像是在告诫自己。她不想,曾经她受过多少苦难。所有的一切,只因他那一句“我错了”好像又淡了不少。似乎,淡得还不是一点点。
  “可若是你不原谅我,即便明日有命又能怎样?”君澜风笑问。
  “江山皇权比我重要,爱算什么,收回来就是。你起来,要走我随时送你回去。”
  偌大的伞支撑不住,半截身子浸在水中。景月儿不懂为何偏偏今日,雨会这么大。
  “收不回来怎么办?”君澜风又问。
  景月儿一时语凝
  “我没有对谁这样过,这份感情一旦付出就是永远。你受与不受都是一样。除非我死,不然你永远别想撇清你我之间的关系。”
  话音合着雷雨,响天彻底。
  “这样?”闪电下,她一张阴沉的脸比冷雨更冷。少顷,冷冷的声线挂在唇角:“撇不撇清是我的关系,你若敢纠缠我。必要时你知道我的手段。”
  君澜风心疼的闭目,大雨从他眼帘上流下,“月儿,发展成现在这样。我有不可避免的过程。你要我的命,随时拿去。若我死了你自然做什么都没人管你。”他长叹一声:“只是那个夜云谢,我不希望代替我的是他。他不配!”
  景月儿看向君澜风,一时间更觉手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制。站在原地,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说来,她即便是受了再多的苦。可说来,一个帝王如今为了留在她身边改头换面,还这样跪在她面前请求她原谅。若让三国知道,必然受到无数耻笑。
  君澜风不是个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人,这事一旦被人知道将会成为秘史流传开来。一发不可收拾。可他做了!说明他真的已经豁出去了。若她回心转意跟她回去了,她自然会帮他。这事便不了了知也不会有人知道。可若是她不回去,他怕是也不打算再回去了。
  “澜风……”
  景月儿叹了叹,“你起来再说如何?这里风大雨大,你又何必求于一时。”
  那句澜风就像是一抹蜜钱涌入心中,君澜风竟是许久没有回过神来。她许久没有这样叫他了,久到他都已经忘记曾经他是怎样叫他的。
  他抬眸,正欲起身。忽觉双脚一麻,“月儿,我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罪。怕是起不来了……”他苦着一张脸。
  景月儿明白他的意思,她大手不禁颤了颤。走过一两步,有些不习惯的伸出她白皙的玉手。
  “妹妹!”
  破天荒的人声响起,颜玉箫的身影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雨声渐渐的小了,十八个婢女太监跟随之下,北帝和颜玉箫从远处走来。
  景月儿连忙将君澜风护在身后,笑道:“哥哥,外公。这么晚了月儿宫中有何事?”
本书源自看书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