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2章 有你,便是天堂

  入夜,见过北帝。夜云谢送景月儿回到自己的房间,冬风吹起她的发丝。夜云谢脱下披风准备为景月儿披上,皆时,景月儿自己从侍女手中拿过披风。
  夜云谢的手缩了缩,将自己的披风收回:“洛儿,我可以进屋坐坐吗?”
  “哦,夜深了。还是算了……”景月儿注视着他,不卑不亢。
  “你是我的未婚妻。”夜云谢提醒道。
  “那也还不是妻”她不动声色的拒绝。
  夜云谢抿了抿唇,“洛儿,我哪里做得不对?”
  “你想多了。”
  景月儿叹了叹,“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招人闲话。”
  月光如水,霜华一地。夜云谢终是挤出一点微笑,轻声在她耳畔低语道:“洛儿,等回到皇宫我挑一个吉日。为你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你早些睡,明日还要赶路。”他看了看景月儿,转身离开。
  景月儿望了望天,又望了望地。转身走进房间,躺床便睡。伺候的婢女见了,立马为她拉下床帘。关上窗门,旋即唯唯诺诺的离开了。
  孰料景月儿其实从来没有睡着,打开稀疏的帘子。她躺在床上,清澈透明的眸子看着周围的月光。数着周围眨着眼睛的星星,漠然回眸,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人。
  乍然一望景月儿差点跳起来,但多年来的心里素质却让她再次淡定了下来。星月之下,她静静的站着。一身素白色罗裙,上面绣着兰花。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却让人过目难忘。
  “你来这房间做什么?”
  景月儿沉声问。
  兰儿想也没想,便又道:“没处可去,便来这里守着师父。看着师父入睡。”
  “他们没有给你安排地方?”景月儿蹙眉。
  “兰儿喜欢师父,不在师父身边。睡不着。”
  她说话很诚恳,说话语气坚定似乎让景月儿觉得今日若是赶她走有些不可能。
  景月儿闭目,狠狠的吸了口气:“我允许你在我的房间。”
  兰儿心中一喜。
  “不过,你是站着还是坐着。随便你。”
  景月儿转过身去,不再向跟他做什么纠结。
  兰儿就那样看着她翻来覆去,也不说话。直到那小身子经不住折腾,睡了过去。望着窗外已经偏西的月光,兰儿,不,应该叫君澜风。
  君澜风缓缓的坐下,轻轻为景月儿掖了腋被子。坐在床前的凳子上,一瞬不瞬的盯着景月儿。那一刻,他多么希望时间就那样停在那里。让这个嚣张跋扈,蛮不讲理。一生气之后就随便虐她的景月儿一直这般乖顺的躺着。
  她静态,是一种美。闹的时候,更是一种绝无仅有的美。
  那日他将漠然找来,本来是想利用漠然接近景月儿。但后来仔细一想,月儿的个性好像不是一个漠然能搞定的。何况,自从那日见到她之后他便无时无刻不在想她。
  他想留在她身边,但想来想去除了这个身份他也再找不到别的身份可以让他留在她身边。如此平静的让他可以看着她。
  兰儿,他君澜风的澜。君子兰的兰……这个名字,也是为了迎合月儿的口气。她曾经说过,她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如今为了隐藏身份他几乎连体香都隐去了。
  “你若我不愿意陪我号令天下,我便为你持针拿药。”他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那柔柔的秀发:“我不挑剔,什么身份都可以适应。只要是有你在的地方,我都陪着你。”
  那一夜,不知怎的。景月儿睡得异常香甜,直到第二日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感觉到阵阵刺眼。君澜风拿手为她遮住眼睛,直到北帝派人来叫她。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某猪还在睡。
  君澜风的手挡了两个时辰的眼光,居然动也没动一下。以至于景月儿一直以为,还早!
  “公主,起……”
  婢女走进一看,才发现景月儿身边坐了个人。那人正在为景月儿遮光。一瞬间竟是吞了吞口水,半响才反应过来。
  但那一声无疑是已经将沉睡的她唤醒,旋即,看到的便是一双纤细指骨分明。又带着几分特有的柔和,她视线一偏,便看到君澜风依旧坐在他身边。在她醒来的那一刻,依旧将手挡在她面前。
  “让开!”
  景月儿蹙眉,平淡没有一丝表情。
  “师父,你的眼睛很久没有见光了。外面阳光很刺眼。”君澜风提醒道,他的声音很低。似乎可以伪装出一种乖顺,让人有一种想抚摸的感觉。
  “让开,我要起床。”
  景月儿又一次提了声音,君澜风还想着说什么,她已经将他手拿过去然后直接下床去。不想果然刺目的阳光一下子便刺痛了她的眼睛,景月儿偏过头去。不禁看到君澜风无奈摇头的表情。
  “给我梳头。”
  她不理他,而是径直的坐在菱花镜前对那姑娘吩咐道。
  “公主,奴婢技艺不精。每日为您梳妆的竹儿今早病了,起不来床了。”
  紫儿焦躁不安的望着屋子里的人,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去为她梳头。
  景月儿顿时只觉得头一阵晕眩,望着自己散乱的鬓发。其实简单的发髻她也不是不会,只是,她也技艺不精啊。以前还好,如今身份不同于往日。她倒是没什么,只怕是让北帝的面子不堪了。
  “师父,让我来好吗?”
  虽然是问,但君澜风却依旧动身来到她身边。拿起梳子。
  “你会吗?”景月儿蹙眉。
  “自然是……”
  君澜风撇了撇嘴,如果不是为了她。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怎么跟女人梳头,他哪里会梳?只是,若是此刻不讨好她。必然被这小妮子赶出去,到时候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他君澜风可不像是会认输的人,可该从何做起呢?
  “对了,我说了让人送你回去。紫儿,你还等什么?找人将她送走啊。”
  景月儿蹙眉,想起兰儿还未离开心中有些不悦。但到底为何不想她留在身边,她自己也搞不太明白。
  君澜风拿着梳子的手愣了一下,不由轻轻为她解开秀发:“师父,兰儿梳完头若您觉得兰儿不够资格留在您身边。兰儿便走如何?”
  言落,似乎未等景月儿反应过来。她便已经开工。
  “若是疏不好,弄死你。”
  景月儿咬牙,心中也不知道在跟谁赌气。兰儿,她景月儿就好像天生就跟她过不去似的。明明这女孩一举一动都乖的跟什么似的。但她总觉得,她骨子里好像有一种逆反她的感觉。
  君澜风没有说话,静静的托起她的发丝。脑海中无数次的回想着,曾经她看到过月儿头上梳的那些头发。手里飞针走线般的梳着她的头发。说也奇怪,他君澜风似乎不只是在疆场上厉害。
  那心思敏锐,似乎什么都难不倒她。铜镜中倒影出来的那双手灵巧非同一般,她景月儿也是醉了。果然是个心思灵巧的女子。
  “其实,我从来没有答应过。让你叫我师父。”景月儿闲闲的说道。
  “那我该叫您什么?您吩咐便是!”
  他语气平和看起来好像是他在尊敬她。但隐隐间,却有一种宠溺。仿佛他什么都由着她。
  景月儿一怔,看着那已经快成形的头。抿了抿唇:“你就跟他们一样,叫我公主呗。”
  “是,我的公主。”
  君澜风淡淡的笑了笑,像是在低低呢喃又像是在回复她。他心底无数次呐喊,希望自己喊出来的是我的爱后。
  约盏茶的功夫,一个发髻便已经梳好。发髻上珠光宝气,衬得那精致如玉的脸庞更加小巧可人。虽然很好看,但看着似乎有些歪斜。
  君澜风想了想,“公主若是不喜欢,我便重弄。”
  见景月儿没有说话,他利落的将那发髻拆了。又重新梳了一次,这看起来,才完美无痕。尊贵无比。
  紫儿点了点头,走过去打开衣柜。看着里面临时装得十几件衣服,笑着恭敬的问道:“公主今日要穿哪件?”
  景月儿定睛看了看,笑道:“紫色的吧。”
  “好!”紫儿将衣服拿出来。
  她自然的褪去外衣,只身一件寝衣在外面。清风微微一吹,有些肌肤变暴露在外面。洁白美好的一大片。君澜风差点喷了鼻血,一边是期待她褪去衣服,一边是怕自己把持不住。
  这种时候,非常煎熬,对他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的确是非常煎熬的。
  “你梳的头发倒是很好,然然家境不是很好一直以来没学过这些笨手笨脚的。以前在尚书府的时候就只是让她做些浇花灌水之内的活。我原本以为你也不应该会这些。告诉我谁教你的?”
  景月儿若无其事的一边穿衣,一边对着君澜风问。
  君澜风低着头,脸色红了紫,紫了白。原谅他真的很久没有看过她了,对她的思念以及抑制不住。若是他真的看了真会有忍不住冲上去抱住,然后……当景月儿和他说话的时候,脑子里面竟然全是那些不该想的画面。
  “公主问你话呢。”
  紫儿忍不住着急的提醒道。
  他抬起头来,很快收敛了心中那些不干净的想法,结结巴巴的答道:“兰儿曾经也做过大户人家的丫鬟。”当君澜风抬起头时,看到的却是景月儿已经穿好衣服的模样。
  碎花海棠紫金罗裙,广袖翩翩,玲珑娉婷的身姿娇却不魅。就如曾经那片海棠一般,倾城绝世。
  “我看你是做过大户人家的主子吧。”景月儿的笑意不达眼底,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沉声道:“低头似乎很不适合你。”
  言落,她径直的走出去。留君澜风一人,在屋子里看着她的背影好半响。只闻他低低的叹息:“是不适合我,但我向你低头却不是第一次了。”
  他的确是对眼前的女子无奈了,在他面前,似乎他有多少面子都得放下。放下了,还不能告诉她。只能这般默默的活在她身边,直到有朝一日再次走进她心里了。说不定这个身份便可以揭开了。
  出了门,君澜风以很快的速度跟着景月儿。她竟也没有再排斥他,只是接着说道:“你愿意跟在我身边,什么时候你若是想走了,随时!”
  君澜风点了点头
  “洛儿,等你吃饭呢。怎不快些?皇上都着急了。”
  夜云谢走过来,有些生气的斥责。
  “你们吃吧,我不想吃。”景月儿眨了眨眼,看都没有看夜云谢一眼。
  “洛儿,谁惹你生气了?”
  夜云谢走过去,原本想去拉她手。却被她不着痕迹的拒绝:“生气什么?”
  不声不响的态度,夜云谢心中顿时一冷。停住了脚步。景月儿虽然一直对他很生疏,但从来都是好样好色的。在渔村那段时间,他甚至感觉想要握住她的手只是时间问题。并不像今日,他就好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一般。
  “洛儿,不要对我这么冷淡好吗?”他叹了叹。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对你?”景月儿不紧不慢的问道。
  “怎么说,我们也是有婚约的人了。终有日,你会成为我的枕边人。”
  夜云谢提醒道。
  “夜世子想的太多了,婚约也不是不可以取消。”景月儿叹了叹,“等你娶了我,再说那些话吧。”
  君澜风低头,眉角之处有一抹奇怪的光晕。似笑非笑。
  “洛儿,难道你忘记了。答应我的话?”夜云谢蹙眉,“你说你会为了我,忘记他。”
  下一秒,君澜风再也笑不出来。
  景月儿竟是怔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晚,她因为她哥哥逼婚的事情心里面不舒服。不得不说,她虽然恨他。但想到要与别人订婚重新开始,她心里面的确是不好想。
  但一晚上喝了酒,她也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那晚上她的确是有心要忘记那个该死的男人,重新开始新的一段生活。可是……
  “兰儿,我们走。”
  景月儿留下一句话,转身便离开。
  君澜风点了点头,看了眼夜云谢。看似没展露什么东西,但也许是夜云谢心情不好。似乎看到君澜风的眉眼之处传来讽刺。
  闪人离开之后,便只剩下夜云谢一人。阴沉着脸半天没追上去,忍不住咬牙。
  “世子爷,公主就是公主。忍忍吧。”身后传来劝慰。
  夜云谢暗自叹了叹,忍不住吐槽了句:“的确是个公主!”
  那身后的男子不由一笑,“世子爷,小不忍则乱大谋。让她闹吧,等她心情好了再去哄哄。其实你在他心里还是有地位的。”
  “有地位便好,就怕没地位把希望压在她身上的太多。到时候失望更多。”夜云谢又道。
  那身后的男子不由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了,近日你无事。去将那个叫兰儿的女人身份好好查查。本世子中觉得她怪怪的。”
  “是!”
  那人即刻便消失了,整个花园又只剩下夜云谢一人。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