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5章 一生戒不掉的毒

  偏偏君澜风没有听,任她挣扎着。转身将她径直的抱回帐篷中。
  景月儿倒吸一口凉气,对于自己曾经在心中千百遍凌迟过的男人此刻恶心的抱着她。她甚至是直接拔出匕首,对准他的颈动脉。一双凤眸恨出了寒水。
  “就你现在碰我,我甚至是想把自己的身子清洗一百遍。”景月儿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那刀子也顺势入了他的肉,鲜血划过她白皙的双手:“君澜风,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削了你的项上人头?”
  君澜风迟疑片刻,静静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凤眸之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
  景月儿无动于衷,眸中冷冽不含一丝感情。帐篷外风声阵阵,冷得让人寒噤。但在君澜风似乎觉得,这女人的眼底仿佛有一种千年不化的寒冰。比他还冷。
  至少他,在她面前是暖的。
  君澜风刚想说什么,却又听到那张小嘴喋喋不休的讽刺:“我听说,爬得越高的人越是怕死。帝王被人尊称万岁,可想而知这性命是最重要的。我若是划过去,你刚刚拿到手的皇权只能在地狱去享受啦。”
  这小妮子就连哈出来的气,都让人觉得冷冰冰的。君澜风一怔,倒是半响之后冷冷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他无所畏惧那把悬在他脖子上的刀,径直的走进帐篷内。那里面很简单,除了一桌一椅以及一张床之外并无其他的东西。只是踏入那帐篷的脚步,君澜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潇洒过了。
  “君澜风,你别以为我会留情。我对你的情在凤凰山上就已经消失殆尽,若是你还想利用我的感情你就大错特错了。”
  景月儿冷笑,对她一字一言的道:“放开我。”
  君澜风依旧没有听话,而是将她放在床上。而他自己,也躺在她身上。她的呼吸近在咫尺,那鲜血离动脉只有一毫之差。鲜血流在整个床上君澜风没有想过去处理。
  让景月儿意外的是,他以为君澜风会受她的威胁,会求着她饶了他。然后让她对他的德行死心得更彻底一点,再然后,死心塌地的在挽月国寻找自己的另一段感情。
  可他没有,他不但没有对她的威胁有半分妥协。更是表现得如此的淡定,仿佛,他从来都不看重命。
  “月儿,我给你两个选择。”君澜风笑得坦坦荡荡,如以往那般溺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第一,你杀了我。然后以你的本事为你的哥哥和你的外皇祖父统一这天下绝对不是件难事。第二,放下匕首回到我身边。”
  她蹙眉,冷冷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浑身冰冷,但在他怀里似乎能找到一种归属的感觉。尤其是她这样抚摸着她的头发时,一种好久没有了的安全感顷刻间占据所有。
  偏偏,除此之外一种排斥的感觉和一种抗拒也从心底涌现。时而,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心中的男神。那般优秀。时而,又觉得他所表现的一切都是装得。让人觉得恶心,恶心到她想吐。
  她的刀子明显的软了好几分,直到最后,君澜风明白了景月儿的心思主动的将那匕首拿下来。
  君澜风闭目,深深的在她脖颈间落下一吻。旋即,一点点的移向她的唇。软软的唇瓣,勾起他心中的火。在他的蛊惑之下,景月儿有片刻的沉沦。但下一秒,她周身的嫌恶一瞬间占据了所有。
  “滚!我说过,我的男人绝对不可以碰别的女人。哪怕是一个衣角。君澜风,你做不到凭什么有资格碰我?”
  她从床上里跳下来。君澜风冷不提防,被她一脚揣在软弱之处。一瞬间疼出了冷汗。就那样靠在墙角,也不反口。
  “你就这么恨我?”他冷笑。
  “我只是觉得恶心,我恨不得立马回去泡十天的温泉。看看能不能洗清你这男人留下的污渍。”
  景月儿蹙眉,嫌恶的打击。
  君澜风不禁冷笑了,蹙起眉间,“月儿,若我告诉你。我从未碰过我的未婚妻,你会信吗?”
  “不信!”
  景月儿回答得很爽快,似乎想都没想:“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的感情,直到炎帝莫名其妙的被毒死。我在龙炎国的身份消失殆尽,只能躲在血玉阁做一个暗中的阁主。从那次以后,你便从来没有来看过我。甚至,在凤凰山我还企盼着你来救我。可我就算是等到最后,差点就被山贼侮辱。可你那个时候在哪里?”
  君澜风闭目,卡在喉咙的所有话硬是被咽了回去。他咬牙,从床上站起来。一步步的靠近景月儿。额间的汗珠一颗颗滚落在地上下来,然而面对的,依旧是她冷漠的目光。
  “你一直觉得我在利用你的感情?”君澜风暗自咬牙,手里的拳头紧了又紧,“月儿,你……”
  鲜血顺着宝蓝色的外衣一路留下来,顺着他的背脊一直留在脚下,流进土里。君澜风似乎有很多话,一直想说清楚。但就在离她三尺之处,狠狠的一摔。径直的朝前方倒来。
  他靠在她身上,景月儿沉默片刻,嫌弃的伸手一推。君澜风径直的倒了下去,一袭风衣随之落在地上溅起一地的风尘。景月儿沉默许久,望着那地上流着的鲜血。
  往事的一幕幕在记忆深处回转,凤凰山上,她回眸望着远处的人中。没有他的身影出现。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心如死灰。从来没有一种感觉,让她如此心痛过。
  披风深深的染了他的血液,深黑色的披风下。只能看见血迹斑斑。景月儿咬牙,沉默片刻。拿起自己的披风转身走去!那身影让君澜风的记忆深处,无数次回忆。
  君澜风淡淡的睁开双眸,模糊的记忆中。她冷血,无情。曾经他也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为何那夜他要在半路用自己的身体为她解毒。又为何,对她无数次的纠缠。
  这天底下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却为何,独独对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百般留恋。那女人有毒,一旦染上这辈子都戒不掉。即便是伤得遍体鳞伤。
  他淡笑,豆大的汗珠依旧滚落。无力去留,他反倒是安详的闭上眼睛。
  
本書源自看書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