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05章 天山会不会掉金子

  再次走进房间,她望着刘俊在外面的屋子里下厨。而那厨房旁边,是一床单薄的被褥。那几日,每次伺候完她。刘俊便走出屋去。景月儿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单薄的被子。
  而再回头看一下自己一直盖的绣花被子,以及那厚厚的褥子。天差地别!
  刘俊依旧在下厨,他清晰的看到他周身全部是被咬破的。那伤口,流着脓。景月儿只看一眼,便知那伤口是野兽咬的。咬得很深。若是不及时处理,过个把月,会溃烂至全身。
  她记得她病的时候,那医生的医术不能说很好。但的确是精通很多医理。不是他这种平民百姓能随便请得来的。
  前不久在风雪中忍受着摧残,她清晰的记得当时那个男人是不愿意救她的。然而救她回来,便是将最好的给她。萍水相逢,在她的生活中却找不到一点贫穷的感觉。
  日日看着他送来最好的食物,用着最好的料子。丝毫没有让她受一点委屈!
  这样的傻子,怕是除了眼前的人再找不到别人了。
  不多时,一碗新鲜的野兔肉放在她面前。而她旁边,放着一碗野菜。
  “洛姑娘,多吃些。你若想出去走动,就得多吃些才有力气。”
  刘俊正如他的名字,长得老实秀气。若不是因为衣服太寒酸,倒是有几分相貌。可惜人穷,再好看也不会有人看一眼。
  “一起吃。”
  景月儿将那些兔肉放了一半在他碗里,并压住那碗不许他弄出来。
  “我吃野菜就行了。”刘俊笑了笑,有些撇撇的。很随和。
  “下次我再看到你受伤回来,我会把你所有的猎物都丢掉。”景月儿的眸子眯了眯,似在笑,却又夹杂着一种危险。
  刘俊过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又是随意的笑了,“其实我这个人,从小就命贱。我知道你肯定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千金,身份尊贵。难以适应我这茅屋的生活。所以……”他过了半响,又找了个理由,“没事儿,我命贱。几个伤口几天就好了。”
  “人生来就该平等的,这世界门第之分本就不对。若还去遵守,便是笨。”
  她看了一眼刘俊,说完,又看了看那肉,“吃掉!”
  语气坚定,刘俊迟疑半响不得已的吃了一口。然后看向景月儿,她拿起碗,分了一半的野菜又分了一半的肉。也吃了一口。
  那顿饭,在僵持之下刘俊终是没办法第一次和景月儿吃了同样的饭菜。
  吃完饭,刘俊又吩咐她躺好。她坐上床,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水声,渐渐的闭上眼睛。景月儿不知此刻她身在何处,想着,或许是该选择离开这里了。
  可是,身无分文。身上除了几件贴身的衣物和那块血玉,再无别的东西。她把人家身体搞成那样,又没钱去买药为他医治。武功又还没有恢复多少。若是离开,不是太不仗义了?
  可若是报恩,又该如何去报?
  想着,景月儿渐渐的陷入沉睡之中。冥冥中,外面的声音又再次把她吵醒。
  “刘俊你个臭小子,你拿我们家鸡蛋什么时候还给我?还有被褥,到底什么时候还给我。”
  刺耳的声音落入耳内,景月儿大约估计那是个四十几岁的老女人。
  第一百零七章:
  “大娘,你小声些。”
  刘俊跑出来为,连忙小声的说着。说完,又往里屋看了看。
  “哟,你这小子从小没爹没妈的。听说你最近捡了个美上天的媳妇儿回来。你伺候得跟个娘娘似的。”
  那人嘴巴毒辣,讽刺之语时刻挂在嘴边。
  刘俊干笑两声,小声道:“大娘,她……她睡着了。我们过去说吧。”
  “不,就在这里说。”那大婶不依不饶。
  “呵呵,大娘。改日等洛姑娘好些了。我打渔来抵债行不?”刘俊赔笑道,“又或者大婶看得起我,我可以过去你那里做长工。”
  那话顿时让那大婶震惊半响:“哟,我今日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美女,让你这个从来不肯低头去求别人的小子甘愿去给别人当长工。”
  言落,便要推门而入。
  “额,大娘。洛儿在睡觉,你别吵她。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了。”刘俊连忙用手拦住那大婶子。
  “切,老娘的东西凭什么给她用。她一个落魄的小丫头,莫非还比老娘金贵不曾?”
  那黑黝黝的脸上写满了妒忌,一时火冒三丈,“臭小子,又不是什么王妃娘娘的。我告诉你,我家良田千倾,得罪了我除非她是这挽月国的公主或者是王妃。不然,我弄死你了再弄死她。我看他能拿我怎么样!”
  “唉,大娘。别这样。我知道你家有钱,我也知道你有个表哥在鹰都做大官儿。洛儿身子骨不好,我只是不希望你吵她休养身子。”
  饶是知道对方的身份,以他刘俊一个穷小子绝对是惹不起的。何况如今人家是债主,他只有低头的份。而他没有,手臂之处拦着便是拦着一点都舍不得放松。
  刘俊一生父母早亡,他很早便不想受哥嫂的气独自出门觅食。他没什么大的梦想,但遇到景月儿之后他人生第一次有了目标。
  他想保护她,每日就那样看着他。刘俊觉得他受什么罪,都是值得的。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她不必过着和他一样清苦的日子。
  “你让不让?”
  那大婶子彻底发飚,“等下我就回去,找几个壮丁来把你这里拆了。我就不信,那个金贵的千金小姐就不出来。”其实说白了,她今日来的目的便是想见见那个被刘俊这个穷小子藏着掖着的美人。看看到底有多美,让刘俊愿意高利息在她那里去借东西。
  “大娘……我……”
  刘俊依旧不见让开半点。
  “臭小子,嘴硬是吧?老娘等下让你哭得眼泪都没有。”
  那大婶转身,对着一旁伺候的小丫鬟道:“去把我们家的壮丁请来,打死这个臭小子。”
  门嘎吱一声打开了,景月儿只着一身单薄的翠绿映荷粗布衣。肌肤白净无暇,那张脸透着一些苍白。第一眼看上去有些不自然,但整个身子立在风中。秀发凌乱的随风而散。精致的玉容却有种说不出的美感。让人瞬间沉醉。
  那妇人看了很久才回过神来,眼底除了嫉妒。再找不到一丝别样的目光。
  “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穿着这破衣服。你可能不知道吧,我这身上一套衣服。可是上百两银子呢。挨着你一个边儿,我都嫌脏。”
  那妇人扭动着身子炫耀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身材肥硕,水桶腰挂着,皮肤虽然不是很松弛但整个脸部轮廓看着显得异常的不自然。脸上下了重粉,才遮住了一些没必要的杂质。说一句话,动作太大便会看见那土地上一大圈粉。
  “绫罗绸缎也得看人的,就算穿得再好。你觉得能掩饰住内在吗?外表再干净,若是内在很脏。那又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呢?”
  景月儿的毒舌竟是让那妇人脸色一变,顿时涨的通红。
  许是前世站在高处太久,她说话从不懂得低声下气。也不懂得求饶为何物。倒是忘了此刻的身份有些东西说过了,会惹麻烦滴……
  刘俊竟也是一怔,小祖宗,这女人虽然长相的确是不尽如人意但你也不能这么糟蹋啊。咱们还欠她钱不是?
  “小蹄子,你说老娘?”憋了半天,终是咬牙说道。
  “我倒是忘记了你还有那么一个优点,知道自知之明为何物。”景月儿笑了笑。低下睫羽没有去看她。似乎觉得那张脸内外都丑恶的脸,多看一眼便觉得恶心。
  刘俊脸部肌肉一抽
  那老妇人气得脸部再次变形,这次掉了一地的粉。露出深深的皱纹。
  “死女人,我扒了你的皮。”
  她上前几步丝毫不顾形象的扑了上来,景月儿半咪着眸子,笑了笑,“这不是乡野村妇的形象吗?你就不怕等下你家老爷来看到,被你吓死?”
  那老妇人立马住手了,可心里面顿时气得咬牙切齿,“臭丫头,嘴巴硬是吧?我告诉你,你就那穷吧啦样。刘俊欠我这么多钱,全是为了你。要享福又不找个有钱的,偏偏跟着刘俊这臭小子。”
  景月儿蹙眉,不再说话。
  “你要享福倒是也有个机会。”那老妇人顿时心情极好的看着此刻乖顺的景月儿,“我爹喜欢女人,你若是愿意嫁给他做媳妇。以后吃好的,穿好的。一定比现在的日子过得好。”
  “你胡说什么?”
  刘俊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确定你家那老头子有命消受?”景月儿走上去,将刘俊拉到一旁。
  “呸,那是你的福气。若是你不干,那就还钱……”
  那老妇瞥了景月儿一眼,但当对上景月儿一双冷冽的眸子时。自觉的退后几步。稍后又定了定神,才再次恢复以前的神态。
  “他欠你多少?”景月儿目光不耐烦的撇开。
  “十两银子!”
  “喂,明明才五两……”刘俊大吼一声。却再次被景月儿推开。
  “给你多加五两,今日之内,给你十五两银子。”景月儿不在乎的转过身子回到屋子里,“你现在可以走了,他这里地下不干净。踩脏了你的脚不好。走!立刻,马上。”
  那老妇气得差点吐血,平日里她羞辱别人从未有人敢还。可今日,这个女人当真是将她辱得一文不值。
  那句“踩脏了你的脚不好。”。饶是那老妇没多大文化,却也知道知道那话表面上看起来恭维她。其实,到底是怕踩脏了她的脚,还是怕她的脚脏了人家的地。
  “哼……”
  那老妇无奈,气不打一处来。却也没办法,只能跺脚离开。
  刘俊回到屋中,继续收拾着家里的一切。有几处伤口依旧鲜血直流,景月儿不由心中不悦的蹙了蹙眉:“我给你的那块玉佩,少说价值三千两银子。够你收购那老女人所有家产了。我让你当掉,你为何不听?”
  在厨房忙碌的男子微微停顿片刻,继续收拾着那狭小的空间里的一切。自从她景月儿来到这里,刚刚醒的时候。她便知道这男人一直在里里外外的忙,一直都没有休息过。
  似乎将她景月儿当作一种责任,又或者,从把她捡回来的那一刻起他便一直围着他转。从未改变过!
  “回答我!”
  景月儿的声音清冷没有温度。
  刘俊又停了下来,这次他忽地转过身。望着景月儿:“这玉佩太贵,我们渔村小地方找不开。”他温和的笑了笑,“这玉佩价值千金,你若觉得放在你身边碍事。我为你收着,直到你想要拿回去的那一天。”
  景月儿脸穆的一黑,不满道:“永远也不会有这么一天!”
  “那我便永远为你收着。”刘俊笑了笑,“又或者是,哪一日有另外一个人送了同样的东西。你接了,我在想办法处理掉这个。”
  “我哪有那个福气,总收到好东西。”
  她眼底泛起波痕,眼底深处总有一潭死水。
  “在我看来,你一直是人中龙凤。总有一日,会从我身边飞走。到时候,我就那样看着你飞。默默的看着你飞……”
  刘俊不知不觉的走进了,望着景月儿,“那是迟早的事,我这里容不下你这样的金凤凰。”
  景月儿沉声问,“仅凭容貌吗?”
  “不是,我这个人看什么东西都很准的。我总觉得你,是独一无二的。从我动心把你救下来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深深的被你的某些个性吸引了。”刘俊笑着,深深的望着她,“你跟我一样,倔强,不管身处什么位置。都不肯向生活低头!”
  “我还以为你救下我是因为你心地善良。”景月儿小声嘀咕道。
  “若是这样,我的屋子早就装不下了。我也早就饿死了。”
  刘俊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对生活很乐观。
  她清美的容颜微微绽出一丝笑意,而就是那一笑,让刘俊整个人都怔住。半响,她转过身子继续去弄着家里的事。景月儿转过身子,收拾着自己身边的东西。
  然后,打开门。望着那偏殿之处,“我出去一下,等下回来。”
  “去哪儿?”
  刘俊停下手中的活计,擦了擦手走出来。
  “你既不愿意当掉那玉,我便只能自己想办法筹钱了。”她眉睫闪了闪,凤眸之中波光粼粼。说到筹钱,再想到那十五两银子。景月儿当真是连眉都没促一下。自信满满的望着远处。
  “要凑钱也是男人家的事!”刘俊解下围腰。
  “你今日之内能凑到十五两?”景月儿蹙了蹙眉头。
  刘俊想了想,摇了摇头。一天之内以他打渔来说,一两银子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以他打猎来说,就算是与野兽搏斗那命去拼。那也需要好几只猎物才有一两银子。
  十五两,怕是他豁出这条命不要。也得半年的时间。而那时,怕是还上的已经不止是十五两银子了。
  “那便我去!”
  景月儿说着,便踏步离开。十天不到,景月儿的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若是再躺在床上非的闷死不可。
  刘俊再也找不到理由不让景月儿出去,便也只能讲门拴好。然后跟在景月儿背后:“你要去哪里,我陪着你。”
  景月儿转过身子,怔了怔。又点了点头。
  一路上刘俊为景月儿介绍着周边的环境,景月儿这才发现,她从那凤凰山摔下来。再经过几天的漂流,靠着一棵树支撑着勉强维持生命。于是一直漂流到了挽月国的一个边界村子里来。
  挽月国景月儿略有了解,她去江南的时候。血玉阁的势力便准备扩散来挽月国。
  轩辕大陆曾以龙炎为尊,其次是挽月国。当然龙炎大陆这几年若非是君澜风撑着,怕是这片大陆的天子便要换人来做了。挽月国民风纯洁,各方面都比龙炎帝国要好很多。
  至于龙炎帝国所传的争强好胜,在景月儿所打探的消息里面。却并非这样!至于为何挽月国一直只对付龙炎帝国,这里面的原因没有几个人清楚。她说调查的资料里面也纯属空白。
  其实对于这些她也没啥大的兴趣,当初不过是为了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可以帮助君澜风的地方。
  挽月国民风淳朴,街上好东西琳琅满目。各色奇珍异宝摆在大街上,竟是不怕谁去偷了去。景月儿对于这点,也是极其满意的。
  只是民风淳朴是一点,她要一天之内赚到十五两银子。以她此刻的身份,却是有些困难的。
  她经过医馆,看到一个极其富贵的人走过去看病。然后那大夫说收五十两银子,却还不能将那病根治。景月儿告诉那病人,她只要十五两银子,卖一个药方给她。保准药到病除!
  可那妇人和她儿子狠狠的把她糟蹋了一顿,说她是骗子。说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家莫非比人家那混了好几十年的大夫更强?景月儿辩解了,把刘俊家那个破棚子供出去了。说若是有问题可以去拆房子。
  可那妇人硬是说,对她那破棚子没意思。
  景月儿又说,如果不相信你会后悔一辈子。然后那妇人说,天底下的大牌神医我知道几个。可就没见你这样小丫头是神仙的。
  她瞬间翻了无数个白眼,忽然想到了那句:“英雄无用武之地。”
  当然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她当面被拒绝于是全街的人都看着她。靠!她景月儿在康玉堂亲自看诊一次,京城好几百人预约。而如今为了十五两银子主动找别人,反倒是被别人嘲笑至此。
  她忽然想到,若是墨玉知道。估计会笑掉大牙!血玉阁背后的阁主,翻云覆雨,剑指帝王。如今当真是出丑够了!
  不仅如此,身边的刘俊也忍不住吐槽道:“洛儿,咱们是安安分分的渔民。好好打渔就是了!不用这样急功近利。”
  景月儿白了他一眼,“我得找到钱给你抓药。我夸下海口,如果不解决掉那笔债。不是让人笑话了?”
  “洛儿脸皮薄不要紧,我去求她宽限几日就行了。咱们不做这江湖骗子的勾当。”刘俊笑了笑。
  “……”
  景月儿一头黑线,头顶一群乌鸦“嘎嘎”的飞过。她没有解释,而是又越过了一条街。漫无目的的走着。
  “洛儿,你在找什么?”
  刘俊望着一直四处张望的景月儿,夕阳西下。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
  “我在寻,看天山会不会掉下金子。”
  景月儿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左右。
  刘俊扶额,追上去:“洛儿,咱们回去吧。”
  “若是能找到那种疑难杂症的患者,又恰好没钱治病。我就可以发挥我的长处了。”景月儿漫不经心的说着。
  “你即便是治好了他,我们也拿不到钱啊。何况,你真懂医啊?”
  刘俊半信半疑道。
  “榆木脑袋,难怪只能做个小渔民。有一种东西叫做炒作,你可以靠着那个人展示你的医术啊。到时候,人家知道你的医术有多厉害了。自然就围上来了。到时候,我一天可以给你赚几百两银子。”
  景月儿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刘俊的脑袋。
  “可是那要很强大的医术才行,除非你是神医。”刘俊摸摸脑袋,无奈的摇摇头:“洛儿,你才十六岁耶。”
  自然,刘俊强调她才十六岁的意思是说。她再怎么也只学了十年医术不到,和人家学了一辈子的怎么比?
  景月儿没有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寻着。直到夜都黑了,两人还在瞎逛。她恨佩服自己的运气,也很佩服老天的安排。竟然找了一天整个街道都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她景月儿终是有些心累的靠在一旁已经收摊的墙上。
  “洛儿,要不我们回去吧。回去至少还有个窝,这里冷了。”刘俊抖着身子,还把自己的破衣服盖在景月儿身上。
  景月儿百无聊赖的望着天空,自从她除了京城之后祸事不断。如今,十五两银子把她困在这里连茅草屋都不敢回去。当然她景月儿也不是怕了那个老妇,只是有很多事不能靠武力解决。若是真的靠武力解决了,刘俊那个家就待不下去了。何况,若是那样就真的回不去了。连累刘俊连个家都没有了。
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