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100章 凤凰山

  刚刚踏出京都郊外,景月儿便已经开始睡觉。一路颠簸,她的马车上可以随意变换。可以是普通的马车,而将那座位放下便可当作床来睡。易雪坐在榻前一边背书,一边听着景月儿的呼声。
  时不时的,为景月儿盖盖被子。一旁的枕头旁的茶几上还放着一个酒杯,整个马车内酒气弥散。直至很久才淡了些。
  那马车咕咚一声停下,景月儿被马车外的哭泣声吵醒。不由的蹙了蹙眉头。
  “雪儿,出去看看。是哪个在苦丧啊。”景月儿翻了个身,不耐烦的继续睡。
  “是!师父。”
  易雪绕过那床,微微掀开帘子。
  “师父,我看到几个大胡子叔叔。长得好丑哦。”易雪做了个遮住眼睛的动作。
  景月儿抚了抚额,不耐烦的又翻了个身:“别这样说话,长得丑也不是他们的错。”
  “徒儿知道,是他爹妈的错。”易雪机灵的笑了笑。
  “也不是!”景月儿顿了顿,不耐烦的睁开眼睛:“长得丑不怪他们,毕竟不是他们的错,也不是他们老爹老妈的错。不过出来吓人,尤其是晚上还出来拦路。就是不应该了。”
  易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雪儿,我教你的雪碧无影掌呢?”景月儿起身,慵懒的朝着一侧靠着:“让他们滚开,要是拦路太厉害。就伺候他们!”
  “是,师父。”
  易雪看了一眼景月儿,又一次打开那车帘。这次易雪看了个真真的:“师父,我看见有好多人在哭。好像是被那些丑叔叔欺负了。”
  “你看到哪只手欺负别人了?”景月儿懒得睁开眼睛。
  易雪又看了一眼,“好像都欺负了。”
  “那你替师父把那手全部都砍掉。”她依旧慵懒的靠在榻上。
  那些摆着架势准备劫下这个只载着女人的马车,终是忍不住骂道:“臭婆娘,砍我们的手。你要不要摸摸你头上的脑袋还在不在。”
  景月儿听那话,当真是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很抱歉,这头还真放着。”
  下一瞬,一把刀子直接丢进那马车里。景月儿微微一闪,那刀子直接丢过去丢在车壁之上。景月儿半眯着眸子,望着那车壁之处:“让兄台失望了,你的准手待练。”
  那人气得脸色发绿,挽袖子:“臭婆娘,你给劳资滚下来。劳资要跟你一决高下。”
  “我徒弟说你长得太丑,我怕污了我的眼睛。”景月儿闭了闭目,气定神闲的说道。
  “你长得好看倒是让我看看?”
  那男人气的发抖。他长得丑他知道,但因为长得霸气而且这么多年因为有钱女人无数。倒是也没有谁敢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都忘记了他长得丑了。
  “给你看,亵渎了本小姐。”
  景月儿笑了笑。一缕秀发垂在榻上,仍在困意中的她没有想过去抚。
  “娘的,这婆娘好生傲娇。劳资今个倒要看看,你那张脸到底长得有多金贵。会比我那山寨里的女人还好看。”
  那男人气得又挽了挽袖子,直接爬上去掀开帘子。可是奇怪的是,飘飘荡荡的帘子。当真要掀开却费了他的力气,依旧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遇到鬼了,遇到鬼了……”
  那男子吓得连连退后几步,“这女人是个妖精,怎么办才好。”
  “爷就喜欢妖精,她既然不喜欢见人。那便连着马车一起抬回去。”
  这一声男子的声音听着要舒服些了,景月儿蹙了蹙眉头,“你又是谁?”
  “这是我们老大,凤凰山山寨主。”
  杀猪般的声音传入,与刚才那珠圆玉润的声音相差天远。
  “长得好吗?”景月儿关心的问道。
  “自然是极好,是我们凤凰山的骄傲。”那声音有些傲娇之色。
  “既然长得好干嘛又弄两个这么丑的下属?”
  景月儿打了个哈欠,准备继续睡下。
  “这样不是才更显得本寨主长得好?”
  那话一出口,凤凰山寨主的属下和景月儿一起。眉毛跳了跳。
  “哦,本小姐以为自己已经够自恋了。没想到来个更自恋的。”她不耐烦的与床做亲密接触,“赶紧的放了那些人,然后让路。”
  “凤凰山万贯家财,你若跟了本寨主。穿金戴银,绝对不至于坐这样的马车。”那华美的声音再次传入。
  “万贯家财?”
  景月儿眼睛蓦的睁开了,连忙打开帘子。一副拜金的模样:“真的?”
  月如霜,在景月儿打开帘子的瞬间所有人是看得清清楚楚。眉黛熏烟眸若雪,鼻似悬胆唇含丹。一袭紫月裙衫,几分淡雅,似琼仙遗世。
  一瞬间呆住所有人,哈赤子垂涎三尺。
  唯一正常点儿的便是骑在红色枣红马上的男子,一身宝蓝色的衣衫,端庄华贵,芝兰玉树。有点像是大家公子,当然若不是他自己说他是凤凰山山寨主,谁都会以为那男人是哪家的富贵公子。她景月儿也不例外!
  “美女,跟我回去吧。”
  那骑在马上的男子从刚才的淡定,到最后直接跳下马来。一步步的靠近景月儿:“做我媳妇儿。”
  “你过来。”
  景月儿蹙了蹙眉,望着眼前的男子喊道。
  柳鸿风听到景月儿让他过去,心中一下子像是吃到蜜果一般:“好。”
  她抓过那男人的胸襟,一把将那脖子上的项圈扯下来:“这个值不少银子。”
  柳鸿风只觉头顶几条黑线挂着,他还以为,还以为……
  “美女,凤凰山的山寨里还有不少的银子呢。”
  他强颜欢笑道。
  景月儿凤眸一转,将他那衣服纽扣一扯。那宝蓝色的衣服一下全敞开了,里面无数奇珍异宝尽数落地。她大概数了数,那一身的东西大概值个一万两银子。
  其实景月儿的慈临馆被那个易白忍说对了,每日赚的钱还没有花的多。老弱病残太多,她几乎来一个全部都免药费诊费以及那些所有的费用。以至于现在她一看到钱就眼前。
  “雪儿,赶紧下去把钱捡起来放在马车里面。”
  她淡淡的吩咐。
  “是,师父。”
  易雪走下去,当着众人的面拾起那些金银珠宝。柳鸿风看了心里心疼,忍不住自己也捡。但看到景月儿的眼神,却又将一切宝贝放在了易雪的身上。看着她将他的珍宝放进马车中。屁话不敢放一个。
  “恩,好了。本姑娘要睡觉了。”景月儿关着帘子。
  柳鸿风看着那马车在他面前驶过去,又看着那马车远去。他心里忽然不是滋味:“姑娘,要不。去凤凰山歇息吧。”
  “恩,如果你抬得动。就把车抬上去。不打扰我睡觉就行。”
  马车内传来风轻云淡的声音,仿佛,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只要是不干扰她的生活一切都好说。当然听说凤凰山金银万贯,她倒是也想着见识一下。
  “老大,真的要抬?”
  一个长相丑陋的男子苦丧着脸问道。
  “臭小子,当然要抬。这女人长这么漂亮,拿回去做压寨夫人不是很好?”柳鸿风笑道。
  “可是,老大你能管得住她吗?”那男人继续苦丧着脸。
  “废话,到了凤凰山我看还由得她。到时候我整死这女人,让她乖乖的做老子的压寨夫人。哼……”
  柳鸿风嘴巴哼哼两声,又一脚揣在那男人身上,对着身后的几十个兄弟道,“把马车卸了,抬回去。”
  景月儿直到第二日才从马车里爬出来,刚刚爬出来一套新娘服递在她面前。
  “姑娘,今日是您和寨主大喜的日子。请穿上这衣服,随奴婢一起去前厅。”
  那侍女恭敬的站在她面前,景月儿一刹那风中凌乱。若是没记错她昨日出门的时候喝了些酒。一直躺在马车里。后来的事,她完全记不得了。
  “易雪,我这是在哪里啊?”
  景月儿扶额,不禁有些无语。
  “师父,我们……”易雪的神色有些难看,望着景月儿:“师父,我们被抓上凤凰山了。”
  凤凰山!?
  景月儿大脑快速的搜索着那个叫凤凰山的山到底是什么玩意,想了半天:“什么凤凰山,我要去江南。来凤凰山来干嘛?”
  “师父,是昨晚师父见财思迁。看中那凤凰山老大腰缠万贯,就没有反抗让别人抬着来凤凰山了。”
  易雪无奈的看了景月儿一眼,有些鄙视。试想她家师父一直是她的偶像,可一杯酒下去形象全无。
  景月儿爬到床前,打开柜子随意取出了一件浅绿印荷的衣服。穿在身上。将昨晚敛来的那些财产放了一些在包袱里。
  “走了,我们下凤凰山去。”
  她刚刚走出去两步,便只见一个男人走进来。一身大红色的喜服,“下凤凰山?难道你不知道凤凰山左右隔一悬崖,悬崖左右只靠着一个小桥通过。若是将那桥砍了,你在这寨子中只能乖乖的听话别无他法。”
  “你把桥砍了,我就把你们一个个的全砍了。”
  景月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男人,“你信不信?”
  若非她想着乔装一下再出京都,身边没有带漠然和磬竹在身边。也不至于如今喝酒醉了被人抬上凤凰山。
  京都人都知道,凤凰山是一处神秘之地。凤凰山易守难攻,多年来劫取朝廷钱粮无数。可朝廷却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对其至多是镇压,却无法彻底剿除。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