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86章 你若喜欢,便如此

  君澜风透过那薄薄的车帘望着那一直端坐的女子,她今日很美。虽然只是淡淡的装束但经过精心的打扮,与往日的灵动相比。一种安静的感觉瞬间侵入他的肺腑。
  他才知,自己爱这女子到底有多深。然而他早就知道,爱上这个女子。注定一身痛与喜并存,酸与苦同在。
  “三小姐,路途遥远。喝些茶解渴吧。”
  过了半响,那轿子的女子依旧倔强的望了望那茶。又望了望君澜风,“我不渴,无需你家主子的关心。”
  君澜风指尖一颤,仿佛利器在他心中割了一刀。她在生气?他早该想到!
  “可是,属下见三小姐红唇有些干涸。明明……”青枫看了看自家主子,又恭敬的将茶递给景月儿。
  而这次,那喜帕被揭开。一道凌冽的目光望着他:“放肆,本宫即将成为四王妃,身份尊贵。你随意窥探本宫容颜,该当何罪?”
  “属下……”
  青枫竟不知景月儿这只小老虎是惹不得的,他竟是宁愿惹了自家爷也不该轻易的惹这只猛虎。看似身姿羸弱,实则外强中干。如今她在跟自家爷生闷气,他倒是成了自家爷得替罪羔羊。
  “属下知错。”
  他屈身跪在景月儿面前,只盼着这尊佛赶紧消气。不然他今日算是完了。
  “知错了便要受罚,不知夜卿王觉得如何呢?”
  景月儿扬唇,挑衅的看着君澜风。今日,似乎要将一切的怒火都撒在青枫身上她才满足。
  君澜风看了眼景月儿,众人只觉浑身一冷。如炭汤的太阳瞬间没了威力,那些杂七杂八的人都不觉替景月儿担心。这夜卿王可是陌王爷和皇上都敬畏三分的人物,景月儿即便是嫁入王府成为王妃了,也不能随便惩罚夜卿王的下属。
  何况如今只是一个小姐待嫁的身份,这般刁钻。今日的事,必然难以收场。
  更有人在担心着景月儿的命运,担心着夜卿王会不会一怒之下将景月儿杀了。或者将景月儿送回去。
  “那依三小姐所言,该如何惩罚他呢?”
  君澜风勉强勾起一丝笑意。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打了个冷噤。忽然觉得这更加寒冷了。那些人似乎更宁愿相信六月飞雪,不宁愿相信这话出自君澜风的口中。
  “挖去双眼!”
  那女子倒是一点都不知进退,望着君澜风。青枫浑身冒着冷汗,歹毒如景月儿她如今才知道。
  对于景月儿的不知进退,在场的那些人倒是真的有些难以忍受了。这次,他们就不信这永远都俯视苍天的君澜风会为了一个尚未进门的王妃,而损失自己手里得力的手下。
  再说,夜卿王何时怕了他颜玉陌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来人,就依三小姐所言。”
  他挥了挥手,想了想,“三小姐若喜欢他的眼睛,本王亲自挖下来给你。”
  在场的人呼吸都将停止,谁都知道,青枫的地位仅次于君澜风。跟随君澜风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战功就算是当今皇上也得给两分面子。甚至是连君澜风都从未舍得过于惩罚,而如今,景月儿的一句话。他竟然亲自挖下青枫的眼睛?
  景月儿指尖一颤,望着君澜风一步步走过来的身影。以及他拔出下手的匕首,毫无玩闹之色的模样。她顿时不由心软,“那可是你的心腹,真要挖?”
  “得罪了三小姐,他便不该活!”
  言辞铿锵有力,仿佛倒像是景月儿在给青枫求情。
  青枫吓得手脚冰凉,却也没敢反抗半点。
  “今日大喜之日,按理不应有血光。这笔账先记下他日再算。”
  她带着不甘的声音淡淡的从花娇中传出来,景月儿从来有仇必报。但青枫说实在的,并没有得罪她。今日这种闹剧不过是因为对君澜风生气。生气他竟然来亲自迎亲,仿佛迫不及待的让她嫁给别人。
  “他不仅有窥探容颜之罪,别的罪,也足以让他受到该有的惩罚。”君澜风扬眉,饶有兴致的望着景月儿。
  “恩?”
  景月儿淡淡的蹙眉,对于自己不计较这男人反倒得意。她很生气。
  “连碗茶水都伺候不好,饶了三小姐的心情。这样的废人,活着做什么?”
  君澜风负手,挑衅的看着景月儿:“三小姐说,是怎样处置比较好?”
  景月儿咬牙,没有说话。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别的方法惩治不了她。他竟然用自己的下属步步紧逼。这般情况下,若是她不将那茶水喝下,日后传出去说景月儿刁蛮任性。
  因为一碗茶水的事情害死夜卿王的心腹,那么,她便是真的出名了。
  可若是就这样被这个男人逼着喝下这杯茶水,她的颜面何存?
  双方僵持,迟迟没有结论。
  “今日三小姐出嫁,为避免血光之灾。本王赐你匕首一把,别处解决。莫污了三小姐的花娇。”
  君澜风将那匕首掷在地上,负手转身似乎并没有给景月儿任何反驳的机会。
  “是……”
  青枫拾起匕首,低首没有再敢看景月儿一眼。或许这几年君澜风对他太好,青枫对于这样的待遇他接受不了。但他也知道,景月儿今日本就心情不好他不该不知尊卑的去惹。
  若不是他多说了那句话,也不至于让主子生气跟景月儿对着干。
  “慢着。”
  景月儿拳头紧握,忍住想将君澜风狠狠的揍一顿的冲动接着说道:“谁说本小姐不喝,拿过来!”
  君澜风轻笑,满意的拂袖:“青枫,给三小姐送过去。”
  那碗清茶依旧静静的躺在碗中,景月儿望了一眼被他整得灰头土脸的青枫。将那茶一饮而尽,连渣都不剩。她喝完之后又调戏的将那茶杯反过来给君澜风看:“可满意!”
  君澜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此时的景月儿。看到她因救青枫将那茶水饮尽,又看着她因为心中带着不满将被子砸碎在地上。倔强,永远都不会服输。就算是被别人临时踩在脚下,也会千方百计的爬起来再次打回去。
  压得越低,弹得越远。这是他君澜风的性子,也是她景月儿的性子。
  也正是那种性子,让君澜风深深的陷入她的身影难以自拔。
  “起轿!”
  那一声起轿喊得他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君澜风以为自己从不会感情用事。为了潜伏自己心爱的女子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忍受她嫁给别人。可这一刻他竟然是人生中第一次后悔了。
  若是此时可以。他愿意让花娇再次原轿返回。可若是这样,他们便没了退路。
  “轰隆隆……”
  天有不测风云,一瞬间铅云翻滚,雷声震天。君澜风只觉得忽然一阵雨飘落指尖,旋即,一场暴风雨毫无预兆的落下。
  “爷,这雷雨天气我们如今还处在这森林深处。很容易招到雷击!属下认为,不如先带人出这森林避一避吧。”
  青枫将一把油纸伞打在君澜风的头上。
  “月儿那马车很危险,保护她离开。”
  那花娇瞬间被打湿,君澜风望着那花娇上的景月儿。他话音刚落,只见一道闪电正好劈在那花娇之中。君澜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内力将整个花娇挪了八寸之地。那雷正好打在不远处的空地之上,花娇向前倾落。君澜风迅速将景月儿抱在怀内,滚下花娇。
  而就在那时,一瞬间在场人全部忘了下一秒该做些什么。也全然忘了滚落在森林深处的景月儿和君澜风。
  雨,倾盆而落。渐渐的那黑云淹没了整个森林,只是偶尔的,一道炫亮的闪电让森林有片刻的黎明。
  景月儿望着此刻紧紧抱着他的君澜风,雨和他的汗水交织在一起。刚才他恐惧了?他竟然还会恐惧?
  可我什么,他又要亲自来迎亲。为何又要将自己心爱的人推给别人?
  景月儿似乎很想就这样在他的怀抱中睡过去。可突然之间,有人喊道。
  “啊!三小姐被雷劈了,死掉了。”
  “啊啊,夜卿王也不见了。我们死定了。”
  “啊啊啊,夜卿王和三小姐都死了。那雷怎么不把我们都劈死算了。”
  一瞬间的功夫七嘴八舌的除了求死还是求死,当然景月儿知道,若是她和君澜风都死了那么这些人必然活不了。
  “不,三小姐没死。刚才明明夜卿王将她救下了。连那珠花都在,想必三小姐和夜卿王都还没死,必然就在附近。”
  此话一出,一场搜罗便就此开始。然而这偌大的森林所有的人连一点光都没有,无疑举步维艰。
  “赶紧出去!带着他们离开。”
  景月儿带着命令的口气小声的在他耳畔低语。
  “月儿,你原谅我了?”君澜风心中一喜。
  见君澜风喜上眉梢的模样景月儿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满,觉得自己仿佛原谅这男人太简单了。不由狠狠的推开他的身体。
  雷雨依旧,在那时而发出的闪电之中。忽然一批人马跳出来,见人便砍。
  “保护三小姐,保护夜卿王……”
  一瞬间那些侍卫拔刀相向,刀光剑影迟迟不休。然而保护归保护,其实压根不知道此刻的景月儿在哪里。悲催的陌王府侍卫,还得一边找一边杀敌。
  “阁主……”
  暗中,一人走到她身旁。望着这混乱的场景,“此刻离开,天赐良机!”
  景月儿点了点头,将那枚从景苍梳手里夺来的玉佩放在地上。又将自己头上的簪子随意丢在地上。望着君澜风:“我不想嫁了,你觉得呢?”
  “不行!”
  君澜风蹙眉,那声音覆盖整个森林:“本王接亲,新娘不在本王如何交差?”
  “你……”
  景月儿咬牙一瞬间对君澜风的好感消失殆尽。
  “三小姐,三小姐可安?”不远处,有人在寻。
  然而在那一刻,铅云散尽。周围却是再无一人。地上凌乱的躺着二十多个男子,君澜风望着那不远处盖着盖头的女子。好似松了口气,拾起那地上的一枚簪子和那玉佩。将唇角的笑意收尽:“三小姐在这。”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将花娇扶正。又将那静静立在一旁的新娘再次扶回花娇。
  一切,恍若从未发生一般。雨过天晴,乐声奏起,大红色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驶入皇督。
  京都 皇城
  院落前,偌大的陌王府喜气冲天。客似云来。
  “哎哟王爷,你就坐一下吧。”
  门前,颜玉陌无数次的走来走去。约在两个时辰前,他便已经在这里等候。
  “破规矩,什么破规矩。本王自己的新娘凭什么要他去迎?”
  颜玉陌心中极其不爽:“按理说早该到了,凭什么现在还没到?不是他的新娘,他不着急是吧?”
  “爷,可不能这么说。若是让夜卿王知道,该不高兴了。”那管家连忙说道。
  “本王只想知道,本王的王妃什么时候才可以到。”颜玉陌心中甚是不爽。
  “这个……”
  “爷,来了。来了……”
  那小斯从远方滚过来,呼吸急促。
  “什么来了?”
  颜玉陌不耐烦的理了理袖子,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花娇来了?”
  “嗯嗯嗯!”
  那小斯点头如捣蒜般的,颜玉陌嘴角扬起笑意。大步朝着远方走去。
  踢轿,背新娘,拜堂,敬茶……
  整个过程颜玉陌以及炎帝炎后笑得合不拢嘴,对于那个倔强的景月儿,她这次如此乖顺的嫁给自己。颜玉陌有些难以置信。
  拜堂之时,颜玉陌恨不得将那喜帕掀开。一睹景月儿的芳颜,但奈何,始终是只能看到一个影子。那个影子有些像她心爱的月儿,又有些不像。颜玉陌迫切的想知道,今日她盛装打扮到底会有多美。
  君澜风默默的走出殿内,他轻轻蹙眉。白皙如玉的指尖轻轻的放在耳旁,欲掩去那一室的噪音。走入后庭,只想着能清净一下。
  “夜卿王!”
  对于这一声耳内传来的噪音,君澜风有些不爽。她转过身,望着颜玉陌抬步走过来并未打扰。
  “夜卿王为何不去前厅呢?那里热闹!”
  颜玉陌挑衅的望着君澜风。
  “本王觉得,心烦。”君澜风勾唇一笑:“想来你这后庭清静清静,陌王爷莫怪。”
  “自然不会。”颜玉陌客套的笑了笑,“只是这大喜之日,夜卿王为何心烦?莫不是,与本王的新娘有关?”
  “哦?如何见得?”
  君澜风扬眉,饶有兴致的负手。
  “本王听说夜卿王的马车时常在尚书府逗留,还听说,长陵王府办喜事的时候。夜卿王宁愿得罪自己的未婚妻,也要搜查房间救月儿出来。”
  颜玉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子,“本王都不知该如何谢谢夜卿王救下本王的王妃了。”
  “哈哈哈……四王爷说笑了!”
  君澜风仰天一笑:“这本该是小王应尽职责,只是,陌王爷得先把这功夫练好。不然,到时候别说江山。就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到时候,本王可不见得会为四王爷保护一辈子的王妃。”
  “君澜风!”
  他脸色瞬间变了,君澜风从他身边走过。悠然离开。气得颜玉陌一口气憋在心里发不出来。
  “君澜风,你再有本事还不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颜玉陌转过身,绷着一张脸:“说到底,你不过是皇家养的一条狗。挥之则来,呼之则去。我父皇母后一声令下,让月儿嫁给本王你敢放个屁么?”
  君澜风驻足半响,饶有兴致的望着天空:“四爷又说笑了,本王如何用不着四爷评说。倒是四爷,就算得宠又能如何?有颜玉箫在,本王倒是觉得,你这个主子做得也并不比本王好在哪里去。”
  “该死!”
  颜玉陌磨牙霍霍,那一抹带着君子兰清香的逍遥男子早已远去。
  “爷,你不该去惹夜卿王的。这男人腹黑全京城都知道,爷你……”
  “滚!”
  颜玉陌一口气憋在心里正找不到人发,见那送茶的管家走过去。竟然是一脚踹开,直接朝着洞房走去。
  洞房内,一屋子的东西入珠如玉。一对龙凤喜烛照亮着整个洞房,丫鬟婆子静立一旁。屋内,新娘娴熟温婉的坐在床上。
  “月儿……”
  颜玉陌见到新娘,一瞬间受了君澜风气的事顿时烟消云散。
  “请新娘新郎先喝交杯酒!从此,百年好合。”
  喜婆拿过喜酒,让两人各执一杯。
  颜玉陌拿起杯子,望着新娘那双细腻白皙的手。满心欢喜的将茶饮尽。
  “请新郎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那喜婆递上秤杆笑意盈盈。
  “赏!”
  颜玉陌笑了笑,目不转睛的将对喜婆说道。
  “谢爷。”
  那喜婆带着诸多丫鬟离开。整个房间便只剩下两人,颜玉陌似乎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和景月儿的新婚之夜。
  那秤杆拿在手里许久舍不得落下,轻叹一气:“月儿,若是我知道珍惜。早就该将你娶到手了。”
  那新娘没有说话
  “其实月儿,从第一次站在门前羞辱你之后。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已经对你改观。能从君澜风手里把你抢到手,我觉得自己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颜玉陌掩饰不住此刻的心情。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