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84章 血玉阁阁主

  “好了,别说了。赶紧走!”
  那黑衣人将景月儿连着被子一起抬出来,然后就那样被劫走。
  景月儿望着那黑衣人扛着自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怎么感觉有点像是以前的太监在抬皇帝要临幸的妃子啊,靠,这个比喻让景月儿心中很不好受。不过也的确很形象,她要见的的确是个男人。
  听那两个黑衣人说,还是个很了不起的男人。
  想着想着,景月儿竟然睡着了。或许是真的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她一睡就睡了半个时辰。然后,便听到有吵嚷之声。
  “庄主,今晚上给您弄了个美女回来。准备怎么谢我啊?”那男人点头哈腰的,未闻其人,听声音便知道是在阿谀奉承。
  “大晚上的打扰我瞌睡,要不是美女本庄主弄死你。”
  那男人说话有点娘,娘到景月儿想到墨玉。
  “绝对是个美女,绝对不会让阁主吃亏的。”那侍卫又道了句。
  难道真的是他?
  景月儿顿时有些无语,这京都怎么会这么窄老是碰到熟人!想着,她不由兴致大来。直接坐起来。
  而当墨玉来到房间,看到的就是景月儿背对着床坐下来。她穿着白衣,秀发零零散散的落在背上。修腰玲珑有致,若隐若现的粉色香肩。墨玉吞了口口水。
  “美人儿吧?”那侍卫猥琐一笑。
  “是美人。”
  墨玉又吞了吞口水,好美的女人。
  她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完美的瓜子脸。那双晶莹透亮的眸子转来转去,一转一个主意。这次,墨玉笑不出来了。
  “是美人,可你觉得你有命消受?”
  她划开一抹阴险至极的冷笑,几丝秀发落在她的肩上。饶是玲珑有致,温婉如玉的女子。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忍不住想要跪地俯首称臣。
  “我们家主子多少女人看着眼里,喜在心里。虽然你是长得好看些,但我们家阁主也配得上你啊。”
  那男人淡定不下来了,似乎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就是瞎眼了。像这种美得像个女人似的男人,绝对可以称得上世间少有。这女人瞎眼了,绝对瞎眼了!
  她唇角冷笑阴测测的,一双深如潭底的眼睛闪了闪:“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即刻送我回去。一个是我把你阁的人全部杀光。”
  “放屁,血玉阁从来没有怕过谁。更不会怕一个女……”
  那话还没说完,他的喉咙已经被锁住。狠狠的锁住。
  “小月儿,别这样。”墨玉一张如玉的脸庞瞬间涨红,“臭小子,你捅了马蜂窝了。”
  墨玉狠狠的踢了那个不知长进的侍卫一脚,又看向景月儿赔笑道:“小月儿,这小子交给你了。你喜欢蒸了还是煮了,我没意见。”言落,他拂袖转过身子。
  “阁……阁阁阁……主……”
  那人面色铁青,拼命的向着墨玉招手:“你是阁主,怎么可以让……让别人决定……属下……的生死。”
  “从今天起,她是你们的阁主。”墨玉说得很自然,就像是景月儿本来就是阁主一般。
  景月儿的手顿时松了下来,如霜的眸子望着墨玉,“本小姐还没睡够,是听说这里有美男我才来的。没想到又是你这个娘娘腔。没意思,送我回去。”
  “死女人,能别总是娘娘腔娘娘腔的吗?我好歹现在也还算是个阁主。”
  墨玉怒目横然。
  “那你说话能别像个女人吗?”景月儿挑衅道。
  “我……”
  墨玉不知该如何辩驳,这说话的声音是能改变的吗?
  “送我回去。”
  景月儿怒吼道。要不是她找不到回去的路,早就闪人了。
  “让你留在这里做阁主!”墨玉负手,不肯罢休。
  “你不送我回去,我让你恢复成以前那种每月痛一次。生不如死的日子。”
  景月儿含恨咬牙,这几日没有睡过好觉。又是那么多心烦的事。刚才睡着了被吵醒她本来就不爽快。看到墨玉这咄咄逼人的模样更是心情不爽。
  “来人,通知阁内所有的人。有重要事情宣布。”
  墨玉不理景月儿,吩咐道。
  “墨玉,你想死还是想活。给本小姐说一声。”
  她玉婉之中三枚银针含蓄待发。
  墨玉一把将景月儿抓在手里,她在挣扎。他叹息道:“月儿,五年了。这血玉阁其实五年没有人管了。我真的不是做阁主的料。该是有人将其发扬光大的时候了。”
  “那为什么是我?”
  景月儿又一次挣扎着,墨玉没有放开。
  “墨玉,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
  “随便你!”
  那男人回答得气死景月儿,她景月儿不是不想弄死这货。而是觉得,自己累了好几日弄来的药浪费在这个人身上。觉得很不舒服!
  这血玉阁的正厅之处,华灯璀璨。偌大的议事阁内站着阁内大大小小的人物。景月儿知道,能站在这里的大到长老,小到各个堂主。
  “墨玉暂代堂主之位十余载,残身败体不足以光复血玉。特此,从今夜起禅让此为于血玉阁之第八代阁主,景月儿。此,定然天命所归,德服众人。带领血玉阁上下八百六十八人在江湖中再杀一条血路。”
  此话一出,全场死寂一片。
  那站在前方的几个两男两女睁大眼睛看了看那个被墨玉举起手的女子,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孩子就十五六岁啊。清瘦一片,虽然长得娇俏可人。虽然看起来是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有些气势。
  但毕竟再怎么也是个女孩,血玉阁历代阁主不是三十出头便是二十好几。墨玉已经是最年轻的暂代阁主了,如今又来了个十六岁都看起来不足的女子。让他们又如何接受?
  想当年血玉阁在第七代阁主的带领之下一直占领在江湖顶峰,虽然阁主死后血玉阁的便一日不如一日。但就算如此,也绝对不能让一个十六岁的小娃娃来做阁主。
  这般,如何让别人信服?
  “阁主,您就算不想做。也不必找这么一个孩子来代替。明明这孩子乳臭未干,怎么可以……”
  那大长老说道。
  “对啊,我赞同大长老的说法。就算我们拥戴,一个孩子总是会寒了人心的。到时候阁内散沙一片,还不如没有阁主。”
  二长老说道。
  “我也赞同大长老的说法……”
  “我也……”
  “够了!”景月儿眉睫蹙了蹙,不禁冷笑:“所谓有志者不在年高,有些人一辈子都做不了什么大事。而有的人,未成年便已经做完了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完的事。血玉阁也算是江湖之中的佼佼者了,我也闻名许久不得一见。而今日得见了,竟然大失所望。”
  “姑娘何出此言?”那大长老顿时不服气了。
  “以年龄来判断一个人才能,岂非让我大失所望?”
  “如此说来,姑娘有何才能可以服众?”大长老不满的瞥眼,依旧一副傲娇的样子。
  景月儿本无心再展示什么,她只想着回去狠狠的睡一觉。但好像听到这些人欺负她年龄小,靠!她忍不了这些老头子。
  “那我来告诉大家,月儿的医毒之术远远在我之上。这血玉阁上下,无论是武功还是毒术。这血玉阁都没有任何人能够能胜她。”墨玉吹嘘道。
  “阁主说的,我们可没有亲眼见到过。”
  大长老带领着大家继续反对。
  “那我请问,这血玉阁谁最厉害。”景月儿问得是干脆利落,“站出来,无论她什么方式战胜我。我甘拜下风。”
  “我!”
  须臾,只见一个周身青色的男子站出来。那男子站在最前面,约三十岁左右。若景月儿没记错,那应该是血玉阁的三长老。也是最年轻,武功最好的一位。
  “那好,上来与我一决高下。”
  景月儿上前两步。
  “姑娘可别到时候哭着鼻子回去,说我血玉阁欺负孩子。”那男人笑了笑,袖中忽然爬出一只蝎子。那只蝎子跑得很快,一下子便已经爬入了景月儿的身体。
  又是一个用毒高手?景月儿抿唇一笑,玉婉一番。三枚细小的银针悄无声息的入了对方的体内。而又在同一时间,悄无声息的收回袖中。
  “姑娘有没有感觉全身很痒?越来越痒!”
  那男人扬唇一笑。
  “没有!”
  景月儿阖了阖眸,唇角勾起一抹无声的笑意。
  那三长老脸色顿时一变,又是十几只蝎子悄无声息的放入她的身体。那鞋子如体,速度很快。若是没有一点内力将他憋出来,必然受起控制在瞬间。这男人的确是有两下子的。
  “姑娘有没有感觉浑身疼痛难忍,周身血管有爆裂之感。”那三长老又问。
  景月儿半眯着眸子,玉容依旧。她依旧巧笑倩兮,“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几十只蝎子从她袖中钻出来,已经是半生不死。那三长老脸色一变,连忙丢脸的将自己的蝎子收回。
  “倒是三长老有没有感觉周身痛痒难耐?”
  她心情极好的看着三长老,在极度哀悼自己的蝎子的三长老这才感觉到自己周身痛痒。饶是他极力忍耐,依旧是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挠痒。
  “姑娘何时给在下下毒的?”
  那男人忍着周身的痛痒,以及血管爆裂之痛。问道。
  “就在刚才,与你同时同刻。”景月儿笑了笑,“可服气?”
  “服,属下服,属下一万个服。”
  一枚解毒丸在瞬间放入他的喉咙,被迫吞下的三长老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无用。那力道,那内力。若那是剧毒药丸,他又能如何?
  一堂人瞬间再没有半句话可言
  “还不快参见新阁主!”难得墨玉说话如此正经。
  又是寂静无声
  “当真是想阁主将众人全部杀光吗?”墨玉气急,血玉阁这烫手山芋他能丢掉趁早丢掉逍遥自在。可如今,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不愿承认新阁主。
  “历代阁主,血玉挂身。月儿姑娘名不正言不顺,属下等实在是……”
  那大长老言语支支吾吾。
  墨玉轻叹,原来是忘了那个。
  “月儿,把你胸前佩戴的翡翠玉给我。”墨玉将手伸过来。
  “干嘛?”
  她蹙眉。
  “给我!”墨玉又道。
  “我并不想当这个阁主,你这烫手山芋今日还真是想甩都甩不掉。”景月儿说完,转身便走。
  又再次被墨玉拉回来,在她耳畔低语:“小月儿,今日你走不掉了。”
  景月儿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今晚她绝对是来错了。她咬牙:“走不掉?你是要逼我把这血玉阁杀光然后再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吗?”
  “那也够你杀得手软了。”墨玉死皮赖脸的说。
  她两眼一翻,恨不得以后都不要见到这瘟神。她其实并不是怕这些血玉阁内的人,只是,如果她不知道路。她必须要学会这些。
  “那玉是绿色的,不是红色的。”景月儿低头看了一眼那玉。
  “给我!”
  墨玉坚持道。
  “好”
  她轻叹,不满的将那翡翠玉佩交给他。她记得那是颜玉箫在谢村送给她的。
  墨玉望了望那玉佩,将景月儿的手举起来。拿起一枚银针刺入景月儿的手指,雪白的指尖一滴鲜血如金莲绽放开来。
  “传言,血玉离开阁主身体过久会变成翠色。一旦再次沾上天命女子的血液,便会程现血色。变成阁内的镇阁之宝。”
  墨玉说着,将那血液滴在血玉上。在诸人的瞩目之下,那几滴鲜血渐渐的滴入那翡翠色的玉中。这血玉阁内的人,虽然听说过这样的传说但是众人从未见过。
  见那血液依旧在血玉之上并未侵入,众人有些失望却也有些窃喜。都说有志者不在年高,但若是真的不是这血玉阁的阁主。没有血玉阁的血脉,又如何配做这血玉阁的阁主?
  然而在众人松懈之时,那鲜红的血液一点点的侵入那翡翠的玉中。盏茶十分的时间,已经渐渐的在翡翠玉中形成血丝。渐渐的,越来越多,渐渐的融入了整个翡翠玉中。
  墨玉再次拿起那玉的时候,哪里还有翡翠玉佩的身影。那玉佩和她手里的镯子一样,通体发红。红得耀目。那抹鲜红在所有人的目中。
  “天命所归,德服众人。”墨玉的声音传遍整个角落,注了些内力,在整个大厅无数次的回响。
  “文武皆全,凰定胜天。”
  阁内上下三百多人齐齐跪下,刹那间鸦雀无声。前世她景月儿虽然也曾鹤立鸡群,但的确这般唯吾独尊的感觉却是第一次见到。
  “还不快说免礼?”
  墨玉在她耳畔轻轻提醒。
  “我说过我要做阁主吗?”
  景月儿咬牙,的确她现在手上需要忠贞的下属。方可崭露头角有自己的一方天地。但这样的做法,这种莫名其妙得来的权利。景月儿根本接受不了。
  再说,墨玉这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她也不是很清楚。这血玉阁她一无所知!
  “你不想做阁主你想干嘛?”墨玉贼笑。
  “从哪里把我劫来的,便把我送哪儿去。”
  她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寂静无声的大厅内。却是落入了每个人的耳内。
  “接主令,立刻送阁主回尚书府。尔等没听到么?”
  墨玉大声宣布道。
  “你……”
  景月儿顿时无奈至极,这明明曾经作为要挟的语言。一时间竟然成为主令了。也就是说若真的让这些人送回去了,那便是名正言顺的接受了阁主之令。
  “属下等接令,不知阁主可还有何令?”
  那大长老立刻起身,依旧拱手。
  “我没命令你什么,只是让你送我回原来的地方。不许惊扰尚书府任何人。”景月儿道。
  “属下等……谨遵主令!”
  刹那间,余音绕梁。那种臣服的口气让景月儿心中有种被暗算的感觉,一时不知是喜是忧。
  颐欣苑是回去了,景月儿望着刚才那两个黑衣人。这次坦诚相见了,恭恭敬敬的跪在她面前等待她的吩咐。景月儿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你们刚才,不是很嚣张么?”
  “属下不敢!”两人齐齐答道。
  “我听说,刚才还有谁说我脑袋不好使。还有,说要给你们家主子当夫人?”
  景月儿继续调侃着那两人。
  那两人顿时一抖,颤颤巍巍的道:“属下等不知阁主身份尊贵,请阁主治罪。”
  欺负完两个人景月儿心里爽多了,已是半夜她几乎毫无睡意,“回答我,是谁派你们来刺杀的?”
  那两人憋了一会儿,各自看了双方一眼:“是……尚书府的大夫人……”
  “这血玉阁竟是谁的单子都接?”
  景月儿蹙眉,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回阁主,这几年内墨玉公子奉上任阁主之令暂代阁主职位。阁内一直在刻苦钻研毒术,只因墨公子一直中毒身体不好。阁内的发展低落,实在是江河日下所以才会接这笔单子。听说大夫人为了接让血玉阁接这笔单子可是倾尽所有家产。”
  那侍卫回答道。
  “如今血玉阁缺资金?”
  景月儿问道。
  “是!所以能找到这第八代阁主,也就是您。血玉阁上下都很开心,相信阁主一定会带领血玉阁上上下下在江湖之中重整旗鼓。”那人语重心长的回答。
  他言语恭敬,未敢再有丝毫冒犯。景月儿从他的神情中看到了屈服。她自然明白,这等傲娇之辈一旦对一个人忠心便不会轻易改变。
本書首发于看書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