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83章 暗夜来人

  那里冷清,连那招牌都快要掉得紧。那店面不是很小,上下三层。占地三个多个平方左右。可就是因为太大才显得这里很清净。那掌柜的在打瞌睡,这家店是穷得连小二都没有了。
  让景月儿眼前更是一亮的是,那角落之处挂着一个牌子。那牌子上面写着:“药店急转。”
  她想着,这样的店铺才能更好的赚钱吧。她此时身着男装没几个人能认识她,谈生意自然是很好的。
  “老板这家店,多少钱转让?”
  景月儿开门见山,那老板一听说转让二字顿时来了精神。连忙起来擦擦嘴角:“公子出价多少?”
  “三十两!”
  景月儿笑了笑。
  “姑娘说笑吧,三十两。我这店里的药都不止这些钱呢。要不你再加一点?”那掌柜的似乎不太满意。
  “那我请问,你这店还开得下去吗?除了我,还有谁要买嘛?”景月儿打开折扇,风度翩翩道:“若是不愿,本公子便走了。”
  “切,走就走。我这店啊……”
  “我倒是听说,这家店因为制造假药差点被官府查抄。虽然你有本事让官府还你的店,但你却拉拢不了客人的心。”
  景月儿一面讽刺,一面转身便走。这家店,她看中的便是名声不好没有生意。这样,她就可以很便宜的买到手。把这笔钱节约来,日后义诊什么的。不是挺好?
  “好,成交!不过,必须现钱付款。”
  那掌柜的话音刚落,桌上一个三十两的银票放在他面前,“写个契约给我!”
  “好!”
  掌柜的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也毫无办法。从盒内拿出地契,做了交接合约。
  当景月儿将店铺接收再回到尚书府时,已经是晚上了。去的时候带了个漠然去,而回来的时候,却只身一人。还好,在今早时尚书府便已经知道了她的消息。
  尚书府内无处不见大红色的喜字,在风中瑶瑶拽拽的灯笼。红得耀眼,让景月儿很不喜欢。
  本来她想回颐欣苑如往常那样,和自己的母亲一起吃饭。可奈何,景尚疏好说歹说。三姨娘也说,一家人该吃饭了。该将一些误会挑明。
  景月儿不禁一笑,“误会,父亲倒是告诉我。什么误会?”
  “月儿,别这样。”
  三姨娘拉了拉她的手。
  景月儿蹙了蹙眉,冷嗤一声:“看在我娘的面子上,前面带路。”其实,除了想给三姨娘一个面子。她更想知道的是,这些人在玩什么把戏。
  这顿饭吃得TM叫一个销魂,一家子十几口人全部坐在一起。她没想到的是,大夫人在,景璃儿也在。其次便是二姨娘和他的女儿。再其次,便是他们母女两人。
  尚书府一脉单传,老祖宗去世得早。其实景月儿也觉得理解景尚疏,这整个尚书府上面只有他一个儿子。而这下面,也只有大夫人有那么一个儿子。景家的兴衰荣辱便是寄托在他身上,要势力一点。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她景月儿知道,她恨景尚疏的地方是他从未将女人放在眼里,而女儿,也只是她利用的工具。
  这样的家迟早她是要离开的。而这样的父亲,她也从未放在眼里。
  “原来大姐姐和母亲也在啊。”
  景月儿这句话意在提醒景尚疏,这两人在桌上,很奇怪。
  而景尚疏似乎也很明白景月儿的意思,笑了笑,“月儿,你母亲她也知道错了。所谓家和万事兴,你就不要计较了。”
  “不计较?”景月儿一怔,她纤长的婕羽微微一颤,“是不计较她将联合我的陌王爷在半路劫花娇,还是不计较她故意将从我那里顺走的簪子折断来威胁我?又或者是,在宫宴上百般刁难。在皇后宫殿前的湖边浇上油,在衣服上沾上魅药而后自己误用之后又将整个事推给我?”
  “月儿,你怎可如此侮辱姐姐?”
  景璃儿放下碗,痛哭流涕。
  景月儿不禁冷然一笑:“姐姐当真是阿房娇女,装得还真是有模有样的。若是以前怕是还有人信,只是如今名誉扫地残花败柳一个。又还有什么资格为自己立贞洁牌坊?”
  景璃儿暗自咬牙,那眉峰之处蹙在一起。她亦然冷笑:“妹妹觉得自己是清白之身么?一个太子殿下为其鞍前马后,一个夜卿王为其解忧解乏,救其于危难之间。明明已经有了婚约,却还整日取宠献媚。妹妹什么时候成了狐媚子了?”
  “那至少我不会和王影公子睡了之后,还要去勾搭四爷。”
  景月儿放下碗筷渐渐的站起身来,言笑晏晏,“至于一直被你踩在脚下吃糠咽菜的三妹妹什么时候成狐媚子了,你不必知道。而你如今提出来,是羡慕,还是嫉妒,或者是恨?”
  “景月儿!!”
  景璃儿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在众人面前怒吼,顿时间形象全无。
  她将景璃儿气成那样,心中陡然觉得爽快了。唇角笑意晏晏。
  “月儿,你又何必?”景尚疏脸色顿时怒沉了下去。
  “父亲是在责怪月儿?”
  景月儿冷笑,今日若是他们能够道个歉,或许景月儿能忍下这等怒火。但望着这两个如今依旧高高坐在上面的女人,她景月儿如何能忍住这口气?
  到底是嫡女,他的心肝宝贝。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说上半句,无论如何,说的都是她。
  “他们已经知道错了。”
  景尚疏无奈的解释。
  “知道错了?既然错了便该受到惩罚,既然错了,便应拿出自己的诚意。若是连承认错误都不敢,又怎么证明自己错了?”
  景月儿咬牙。她牙尖嘴利丝毫没有曾经那个怯弱庶女的形象。被说这些,景尚疏顿时觉得老脸没处可放。
  “月儿,给娘一个面子。别吵了。”
  三姨娘将景月儿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迫使她坐下。也只有三姨娘知道,景月儿的手在发抖。那些日子含辛茹苦,盖着别人不要的被子,吃着别人吃剩下的饭菜。就算如此,那饭菜中还不时的放着毛毛虫。自己在颐欣苑后院种点蔬菜,还被一再破坏。
  好不容易觉得自己熬出头了,要嫁给当今皇帝最喜欢的儿子了。却又再度被自己嫡姐欺负,命丧郊外还不得保住清白之身。
  景月儿看着景璃儿就厌恶,她知道。可奈何人在屋檐下,三姨娘忍了这么多年了。又何必再计较这些?
  她再次坐下来,三姨娘亲自为她夹了几个她喜欢吃的菜。景月儿没有再说话,埋头继续吃饭。
  “月儿,爹爹以前对不起你。以后慢慢的补偿你。”
  景尚疏也为景月儿夹了些菜,她没有动,也没有吃。只是吃着三姨娘为她夹的菜。
  对于景月儿没有将他夹的才给再次夹出来,景尚疏还是相对满意的。又接着道:“月儿,过几日。你在外求学的哥哥就要回来了。所以啊,这几日我们一家子都要一起吃饭。”
  景月儿没有理她,依旧自己吃自己的。而且她只吃三姨娘给她夹的饭菜,若是三姨娘没给她夹了她便只吃饭。不过她算是知道今日为何让她来了。为何景璃儿敢在她面前猖狂了。
  记忆中,尚书府的确是有一个一直在外求学的少爷。也是大夫人手中一颗运筹帷幄的棋子,母凭子贵。难道景尚疏要将大夫人放出来,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要回来了。
  尚书府的儿子,也是景尚疏心目中唯一最看重的孩子。他宠爱大夫人,宠爱景璃儿都完全是因为他这个一脉单传的儿子。而正是景家大少爷,文武双全,俊秀清晰。备受皇上喜欢。
  那才是景尚疏心中最大的希望!
  为了拉拢景月儿他可以不管自己的嫡女,而为了景家的大少爷景仓梳。他也可以两方兼顾,若两厉取轻,他会一如既往的选择放弃景月儿。
  她随便吃了几口饭便借故离开了,在这种只懂得利用的院子。无论景尚疏有什么原因,她不喜欢。非常不喜欢这种家!
  “月儿……”
  望着偌大的颐欣苑,她没想到三姨娘会追出来。
  “娘,你这几日辛苦了。”
  景月儿走过去,将她扶过来坐在梨木椅上。
  三姨娘几颗眼泪便落了下来,她一直以为她的月儿会说她趋炎附势。一直以为她的月儿会觉得她视利图名。可她,第一句话不是责备她,而是请安问苦。
  “月儿,娘……”三姨娘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尚书府什么都没给我,但至少有个身份。不至于被人家说是野孩子。其实最难做的不是光明正大的发泄情绪,而是像娘这样为了保全自己心爱的女儿。而去忍耐,去接受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
  “哪有母亲不为自己的儿女的。”
  三姨娘轻轻的抚摸自己的额头,将她抱在怀里。
  “娘,总有一日你不用再这尚书府隐忍。月儿会让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让你衣食无忧。”
  景月儿笑了笑,打过一盆热水亲自为三姨娘洗脚。
  那双脚很寒冷,怎么捂都捂不热。就算是放在热水里烫很久,那一晚才会有点瞌睡可以睡。烫完脚,景月儿又为她按摩腿脚,以及肩膀。
  “月儿这手法是越来越精湛了,娘离不开了。若是以后月儿出嫁了,娘怎么习惯?”三姨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那我天天回来给娘按?”
  景月儿笑意直达眼底。
  “小丫头,就知道哄娘开心。哪有出嫁了还天天往娘家跑的。”三姨娘笑着斥责道。
  颐欣苑门前的一抹高却瘦小的身影一直盯着颐欣苑里面的场景,未曾动过一下。景尚疏想,这世人所传的天伦之乐。指的莫过于此吧?可他景尚疏活了大半辈子,月儿从未这般和她说过话。
  而璃儿,其实从来都让她有着一种生疏感。表面温婉如水,实则内心狠毒常常惩罚奴婢,惨无人理。他并不是不知道。可就因为这家族的兴衰,他纵容宠溺。却忽略了这颐欣苑的母女二人。
  这段时间他也的确有查过这么些年月儿和她母亲过的是什么日子,也着实让人心酸。
  三姨娘在这府中,从未去刻意争过什么。而她却拥有月儿,这个外面冷漠实则内心孝顺至极的女儿。明明是他的孩子,却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她若不恨倒是显得太假。
  而她心中的这份恨,他又该用什么去填补?
  景尚疏默默的离开,没有打扰他们的天伦之乐。忽然之间他有一丝羞愧之色,仿佛觉得,没有脸去打扰……
  ~
  入夜,景月儿躺在摇椅上。百无聊赖的书写着药方,转眼望去,这一院子的大红灯笼。一院子喜庆得让景月儿一个头两个大。
  “翠儿,半个时辰内把这些全部撤了。”
  景月儿咬牙命令道。
  “小姐,还有五日。四王府的花娇便要临门了,您这样不好吧。”
  翠儿嘟着嘴望着自己任性的主子。
  “那把我房间的撤了。”
  景月儿又退了一步。
  “也不行嘛,颐欣苑可是终点区域。尤其是小姐的屋里。必须要重点装饰。”
  这句话气得景月儿差点吐血,纵然是千般怒火但依旧忍下去了。埋头继续书写着她脑海中的那些方子。那些,都是一些特别奇怪的方子。治的病并非普通的那些病症,而是最难治,最不好治,平常医书上治不好的一些病症。
  那夜她独自埋头写了三百多个药方,以备什么时候药店开张时使用。其实她此刻最缺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人。她喜欢漠然的原因是她聪明,而且,她是君澜风的人。
  是她喜欢的男人送给她的下属,就因为这点,她愿意帮助她。将自己的一些东西交给她。让她成为她的左膀右臂。
  可奈何,一点小事便被君澜风再次要回去。她没有办法抉择漠然的命运,她选择离开。
  可她没想到,君澜风真的就这么决绝。或许他真的惩罚漠然了,此刻漠然也不知道受的什么罪。果然还是他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他不会来主动找她。也不会为了她生气,将漠然还给她。
  想到这些,坐在那秋千上的身子马上离开。一滴清泪从她眼角滑落,景月儿旋即擦净。转身走进屋内,为了不看到那红得刺目的大红色喜字。她趴着睡。
  她埋怨自己,无数次的埋怨自己。景月儿,一点物质便满足你了。一点甜言蜜语就把你哄得上天了。难道这世间你除了男人,活不下去了吗?
  殊不知,谢园的软榻之上。一阵阵浓浓的酒味弥漫着。那软榻上,被他的鲜血说染却全然不知。
  也正是在景月儿走后不久,他便封锁了整个谢园。他不是不想让漠然回到她身边,只是怕她不知死活的想要告诉月儿他惩罚自己的事。
  君澜风觉得,自己一个痛便好了。又何必让她陪着一起痛!
  当然,他也想过去找月儿解释或者道歉。可他又能说些什么?还有五日,她便要嫁给别人了。或许让她带着对他的死心出嫁,这样会好些。这样,便不会跟他一样心痛。一样的不舍!
  至于为何,要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君澜风也深思熟虑过无数次。最终还是做了那个决定。
  颜玉陌的确是一颗很好的棋子,身份好,地位好,够傻够愣,还自觉聪明。这种人很好控制!最重要的是,能够保护好月儿。待有一日,他功成身退,又或者是荣登大宝。才有能力名正言顺的去保护她。
  这一夜,她和他注定无眠。
  颐欣苑内 红灯一夜
  那高高的墙壁之上,站着一男一女。黑巾裹面,周身由黑色布带缠着。
  “你说,是就地解决。还是……”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就地解决?”那另外一个黑衣人扬了扬眉,“本来就不想接这笔单子的,你说这屋子里的女人。能迷住那红榜二人,外加一个王爷。若是就这么杀了,岂不是可惜?”
  “那你的意思是?”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咱们带回去,给我们家主子做夫人。”那侍卫从墙上跳下来。
  “可是,这女人性子烈啊。”那侍卫也跟着跳下来。
  “性子再烈,见了咱们主子还不是得服服帖帖的。别忘了咱们主子是什么人物。”
  那男人一边塞着迷魂香,一边往那屋子里看。约盏茶十分,两人这才推门而入。那帷幔之中的景月儿听到开门的声音,不由一怔。其实从刚才那迷魂香进入鼻息的时候她便已经发觉。
  她身上有特质的香囊,可以吸收一些常用的毒药。这迷魂香虽然有些特别,但还好那香囊将其全部接住了。
  景月儿本想反抗,倒是被刚才那句,咱们主子是什么人物给弄得睡不着了。有兴致了。所以!她今日倒是要好好见见这所谓的主子了。
  “大哥,这女人的确长得不错嘞。”那男人小心翼翼的说着,看了看景月儿,又道:“不过好像脑子有点不好使,也没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嘛。”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