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72章 大夫人受罚

  纸条在景月儿手里捏了很久,她忘记了撕碎,忘记了下一秒该做些什么。沉默了约半响时候,翠儿走了进来,“小姐,你说这一切到底是谁做的啊?若是哪个男人这样对我,我一定立马就嫁给他。”
  这话将景月儿的意识拉回来,以君澜风的权势和财富想要做到这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的确,若不是在乎一个女人绝对做不到如此在乎,如此费心。费心到翠儿羡慕不已,费心到翠儿都不知道哪个男人会为她做这一切。的的确确是令人费解!
  那一桌子的东西,景月儿只吃了几口便觉得饱了。
  沐浴之后,一袭淡紫绣兰襦裙。独自坐在那秋千之处享受着夜里的凉风,宛若夜里的精灵。风姿卓越,美轮美奂。
  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背后一件温暖的衣衫忽然的将她冰凉的身子裹住。景月儿蓦然惊醒,猛地转身道,“澜风……”
  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叫得如此亲昵,那一瞬会想他的到来。
  “月儿,你喜欢夜卿王?”三姨娘波澜壮阔的眸子里传达着一种难以置信。
  景月儿思量许久,低首沉吟,“或许有点。”
  她不懂得什么叫男女情情爱爱,她懂的,只有如何制出最好的药来拯救自己喜欢的人,如何让为祸世间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只懂得,自己不要被任何人欺负,竭尽所能让自己身边所爱之人开心。
  实际上,她已经记不到什么时候开始对他存在一丝爱慕。或许是从今日她回到院子看到他给她修整院子开始。也或许是从那日他和她一起出去是蕾沙汤圆开始。又或许,更早便在她心里有了一丝感觉……
  正如青枫所言,若真的只是一颗棋子。又何必费那么多力气!
  “那她喜欢你吗?”三姨娘疑惑道。
  景月儿抬起头望着自己母亲担忧的目光,笑了笑,“娘,你觉得呢?”
  三姨娘眉睫凝了凝,深深的看着景月儿。溺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月儿,我看着你就像是看着当初的她一样。”
  她心思沉重,语重心长的看着天空,泪水顺着眼角流落,“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娘……”
  景月儿将她冰凉的手放在手心,诧异的问。
  冰凉的泪水滴在景月儿手心,她颤了颤,“娘说的她是?”
  “娘亲的一个朋友!”
  三姨娘擦了擦眼泪,回以景月儿一个甜美的微笑,“月儿,记住。绝对不可以将感情全部付诸于一个男人。”
  “娘……月儿知道。可是,娘亲上次不是让我去找他。以他为依靠吗?”景月儿眨了眨眼,诧异的问着。
  “那次是因为娘亲保护不了你,他至少是对你有兴趣的。你去找他,即便他以后变心你至少会在王府有一席之地。”三姨娘解释道。
  景月儿心中顿时一颤,是啊。一个男人对你现在有兴趣,以后呢?即便是现在对你再好,以后会变心吗?也正如三姨娘所说,女人永远不能将感情付诸在男人手里。
  “娘,月儿扶你回房。”
  景月儿站起身,陪三姨娘回到房间。待三姨娘入睡之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她翻了个身子,望着小轩窗远处。她觉得今日的她好可笑,居然主动等一个男人来找她。居然,第一次将感情放在心上了。
  可是,有些事总是逆其道而行。当君澜风把所有事忙完忍不住来颐欣苑看看那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会不会给他点好脸色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大门紧闭,女子沉睡如石。
  如朗月清风,那一双眸子犹如星辰般漆黑深邃。公子如玉,澜风若竹。
  他刻意放轻脚步走到景月儿面前,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那不点自红的朱唇,那纤长而颤动着的婕羽。那精致小巧的脸庞。那微微起伏的山峰。
  君澜风只要看一眼,便忍不住。忍不住在她脸色狠狠的吻。甚至是忍不住在她身上肆虐发泄自己心中对她所有的爱。
  “小妖精!”
  他轻笑,白皙如玉的手微微抬起。轻轻为她拭去那几根在她脸上凌乱的发丝。隐去了曾经的浮躁,
  “玉箫……”
  他手瞬间僵住,冷风肆逸,风中弥散着一股莫名的醋意。他很久才收回手,整张白玉般的脸黑如锅底。站起身子,君澜风转过身去。恰巧看到那桌上的一桌饭菜,原封不动的放在桌上。似乎从未动过。
  君澜风气得咬牙切齿,看了眼景月儿。发现被子落在地上,景月儿敏感的抱紧身子。
  “冷……”景月儿又梦呓一声。
  君澜风气得浑身扩散着无边的冷风,转过身子,“冷死最好!”
  言落,如清风划过。片刻无影。
  “冷死了怎么……怎么为你说的病人治病啊,玉箫。”
  那小小的身子一颤,可怜兮兮的抱成一团。丝毫没注意到君澜风曾经来过,更不知道得罪了君澜风,那一夜都没被子盖。
  “冷……”
  景美人喊了无数次,直到半夜冷到一定境界。才起身,将被子再次盖到自己身上。
  翌日
  “阿嚏……”
  景月儿一大早起床,便开始无数次的打喷嚏。
  “小姐,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踢被子啊。”翠儿担心的看着景月儿,不禁骂道。
  景月儿无语望天,将一个苹果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一口,“我跟你说,今天我一早就听到喜鹊在叫。今天准有好事!”
  “是吗?好事就是你染风寒了?”翠儿调侃道。
  “阿嚏……”景月儿一边用帕子擦拭着鼻子,一边继续啃苹果,“不是!我约了美男。”
  “哎哟,小姐别异想天开了。哪个美男会看重咱们这院子里的人啊。”翠儿嘟了嘟嘴,却忽然像是说错了什么似的,捂了捂嘴。
  “为什么?”
  景月儿蹙了蹙眉。
  “快说。”景月儿笑了笑,却有一种压抑人心的感觉。
  破使翠儿不得不说出她心里的想法,“小姐是庶女,以后的命运可能……可能是嫁给哪个下人。若是老爷喜欢,或许,会嫁给一个比四品以下的小官吏。这算是最幸福的了。但很多时候,是嫡母直接安排。这样结果会更惨。”
  景月儿一怔,她从来没想过这些。她没有作声。
  “即便是嫁进陌王府里,若丈夫不喜欢后果也……”翠儿看着景月儿的脸色,心中顿时一沉,“小姐,若不是小姐逼问奴婢不该说这些。”
  “你不说我也知道,不过陌王爷这种人送我我也不要。”
  景月儿将翠儿拉起来,“的确这地方有很多不公平,但首先翠儿要自己看得起自己。”
  而正在这时,院子外跑过一个下人,满头大汗,“恭喜小姐,太子的马车在外面等着小姐。要约小姐出去呢!”
  翠儿蓦然一怔,嘴角不由的颤抖着,“小姐,莫莫……莫非昨晚的那些是太子弄的?”
  景月儿轻笑,在翠儿的鼻子上点了点,“翠儿,我先走了。”
  翠儿想了想,又将景月儿拉回来,狗腿的巴结道:“唉,小姐,你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哈。吃了燕窝海参,可千万别忘了翠儿哈。”
  景月儿看着翠儿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笑了笑,“恩,如果我吃了海参,会给你留点参须哒。”
  言落,她抬步离去。
  “唉,小姐。你……你你……”
  翠儿难以置信的看着景月儿离去的背影,嘟了嘟嘴,生气道:“没良心。”
  ~
  尚书府 大门前
  上得马车,瞬间羡煞尚书府所有人。前世她虽然受人利用但多少风光的场面。她从来都是鹤立鸡群。只是,这次因为坐进了一个马车而被人羡慕她倒是第一次经历。
  景月儿看着马车内的男人,依旧红衣如血。温婉如水的坐在马车内,手里拿着冷暖玉棋子。独自一人坐在小桌前下棋。
  “阿嚏……”
  景月儿擦了擦鼻子,坐在一旁。
  “莫离,我们走!”
  他眨了眨眼睫,看着景月儿温声,将一件大衣盖在身上复又坐回自己的位置,“路程有些远,会下棋吗?”
  “不会。”景月儿冷声答道。
  “我教你。”颜玉箫淡然答道。
  “我不喜欢,不想学。”景月儿直言道。
  “那喜欢看哪方面的书?”颜玉箫又问。
  “你这里没有!”景月儿靠着窗,玩弄着袖子。
  “那可喜欢听曲?”
  颜玉箫耐心的问道。
  “暂时没心情。”景月儿道。
  颜玉箫沉默了,笑了笑,“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景月儿的目光在颜玉箫的身上打量,无数次的打量。他好像温柔得没有一点脾气,至少在她面前,景月儿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发脾气。
  “跟我聊天!”景月儿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你说。”
  他笑了笑,靠在椅子上。自有一种难以忘却的魅惑。
  “你会发脾气吗?”景月儿问得很直接。
  “会”
  他眼皮敛了敛,没有睁开眼睛。
  “那什么时候会呢?”景月儿又问。
  “跟君澜风吵架的时候,跟父皇斗权的时候,还有,被人背叛的时候。”
  他回答得很诚实,像是跟景月儿没有什么秘密。而景月儿,却又总是感觉眼前的男人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哦!”景月儿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颜玉箫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景月儿,“还有,在你跟君澜风在一起的时候。”
  景月儿心中一紧,整个身子保持着刚才的位置坐好。直到许久才转过身子,“我们是生意来往,你没有资格约束我的自由。”
  “月儿,我纵容你。但决不允许你犯下大错。”颜玉箫蓦然睁开眼睛,像是在宣泄着一种自己的权利。
  景月儿没有理他,颜玉箫说完没了言语,再次闭上眼睛竟然也再也没理景月儿。
  夜卿王府
  书房内弥散着淡淡的君子兰。铭香肆意,沉香木陈列的书桌前君澜风端坐其后。他的美是高雅的,举止间总有一种超然的自负。
  “爷,三小姐今早染了风寒。”青枫禀报道。
  君澜风终是放下手中的书,平整的面容忽然含着一丝隐忧,“可有吃药?”昨晚他一怒之下离开,气了一夜今早才想到关心下那女人的情况。
  “貌似……三小姐很不在意,甚至还一早……”青枫迟疑了。
  君澜风转过身子,蹙眉道,“怎么?”
  “一早便随着别人的马车出去了。”青枫唯唯诺诺的答。
  “谁的?”
  君澜风猛然站起身子,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
  “太子的……”
  青枫颤了颤,一阵风吹过,屋内除了青枫再也没有半个人影存在。
  ~
  约两个时辰后,才到达颜玉箫所说的目的地。
  推开大门,是一座空城。
  “太子爷,这是……”
  颜玉箫身边的侍卫疑惑的看着景月儿。
  “无妨!”
  颜玉箫道。
  那侍卫又看了眼景月儿,终是按动机关。空城深处便可看见墙壁千变万化的移动。一座栩栩如生的院子,呈现在眼前。
  “走吧!”
  颜玉箫的话将景月儿拉回现实。
  “恩”
  景月儿提着行李箱,随着颜玉箫的步子走过。
  经过层层帷幔,一张张桌椅摆放陈列。四周鸦雀无声恍若无人,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
  “玉箫,你说的那人。在哪里啊?”
  景月儿忍不住眨了眨眼,很没耐心的问。
  “墨玉,还不快出来。”颜玉箫望了望周围,不禁喊道。
  稍待,一阵强劲有力的风划过。再等景月儿看向那桌面之处,一张绝丽的脸孔画着朱唇,眉峰之处点着火焰的妖孽。纤细的手正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做妩媚样。景月儿觉得很诧异,若是去掉那些花哨的装饰。这人和颜玉箫有八分相似。
  “我说玉箫啊,你今个。怎么给我带了这么个小丫头啊。”墨玉露出一个鄙夷的目光,伸出食指指着景月儿,“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做什么?拿来喂我的毒蜘蛛,我家宝贝还嫌她太瘦呢。”
  “哦,你还玩毒蜘蛛啊?”景月儿突然觉得诧异万分,“那玩意,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都玩腻了。你这么大了,还玩那个。也不知道害臊。”
  闲闲的玩弄着自己手上蔻丹的男人,突然来神了,“你……”他眉峰的火焰之处,挂着一丝温怒,“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今个就让你尝尝我毒蜘蛛的威力。”
  说着,景月儿只觉得一蜘蛛忽然出现在她头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融入她的肌肤。在她肌肤里不停的爬行。
  “我好怕……”景月儿故作害怕之色,放下药箱抠手,“喂,你干嘛。好痒,真的好痒。”
  “墨玉!不许闹。”
  颜玉箫看情势不对,眼角微微挂起一丝温怒。
  “哎哟,玉箫。好久没看到这么有意思的小丫头了。你让我玩玩嘛。”墨玉撒娇似的嘟嘴。
  “不行,不收回休怪本宫与你翻脸。”颜玉箫摆明立场。
  “哼……”墨玉撇过头去,踉跄的站起身来,“小丫头,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记住了,以后不许在我面前猖狂。”
  他说完,手中的丝线一带。欲收回自己的小蜘蛛宝贝,却不想丝毫没有动静。又是一带,还是没有动静。
  “呵……”
  他笑了笑。还是没动静。
  “呵呵呵呵……小宝贝,小宝贝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一定是的!呵呵呵呵……”
  墨玉张开嘴,尴尬的笑着。
  忽然一只莫名物质被丢进她的嘴里,顿时嘎然无声。
  “我吃了什么?”
  墨玉的喉咙动了动,整张脸气成锅底灰的颜色。恨不得将景月儿生吞活剥的气场。
  景月儿悠然自得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微微使了个得意的表情,“当然是你的宝贝啊。”
  “你……你你你……”
  墨玉气得花容失色,下一秒竟然是毫无形象的呕吐起来。再下下下一秒,某男摔在地上。泪流满面,“哇……呜呜呜,我的宝贝啊。臭丫头……你还我……你还我宝贝。不还我宝贝我哭给你看!呜……呜呜呜……”
  “这娘娘腔哭起来当真是极致的好看啊,好比牡丹泣泪。好惹人怜爱啊。”景月儿调侃道。
  后续情节介绍:听说澜风在追杀月儿,结果如何勒?听说这娘娘腔身份神秘,到底有多神秘?听说简介上的内容会一一实现,到底又会发生什么事嘞?后续无数事情等待着亲爱的们和蓝月一起去探索。
本書源自看書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