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68章 请景神医叙谈

  “慢!君澜风,我的下属我自己调教。用不着你来管。”她蹙眉,一道冷冽的寒光陡然射向君澜风。那般果断决绝,如女王俯视苍生。
  “她得罪本王,就该本王来处理。”
  他依旧风轻云淡对景月儿的发怒,似乎未做任何响应。
  “君澜风,这里是皇宫。”她提醒。
  “那么你觉得本王处置一个人,会有人管么?”君澜风道。
  “她是玉箫的人,玉箫太子不会原谅你的。”
  他指尖一颤,负手转身。欣长身影挺拔而立,“你叫本王从来都是连名带姓,叫他却如此亲昵?”
  景月儿殊不知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就打翻了醋坛子,更不知他教训磬竹只是不满颜玉箫在景月儿心中占有地位。如此而已!不过也只有青枫知道,夜卿王竟也有如此小孩气的一面。
  “颜玉陌昨晚追杀我,你知道么?他能让磬竹在关键时候救我于水火,能让他身边最得了的助手来帮我陷害他人。你能么?”
  她凤眸一瞥,怒目相对。
  君澜风心中的怒火顿时被心疼占据,在景月儿身体上扫视一番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可有受伤?”
  “要你管!”
  景月儿毫不领情,“放了磬竹。”
  “本王既然出口,便绝不能再收回。”君澜风瞥过头去,“青枫,还不动手。”
  龙炎帝国赫赫有名的战神。拂袖间风云测变,四海归一。他所下的命令从未有收回过,也正是如此他便养成了这个习惯。饶是今日惩罚磬竹不过是一时气愤,闹了个小孩气的笑话。但也绝对不是能收回的!
  “君澜风,你这混蛋。”
  景月儿径直走过去,将磬竹抱在怀里,“谁敢动我朋友一根头发,劳资跟她拼老命。”
  君澜风一阵恶寒,转过头竟是有些无奈,“最多本王赔你一个比她更好的暗卫。”
  “不要,你送的我不要。”
  景月儿继续抱着磬竹,打死不肯放手半点。若说刚才还是冰山女王,此刻就像是市井撒泼的泼妇。
  “不要本王今日也绝不会饶了她。”
  话语间,竟然像是注定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君澜风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会这般孩子气的和一个女孩说话。
  磬竹呛得脸上可以拧出血来,却是将景月儿推到一旁。闭目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命运。磬竹第一次觉得除了颜玉箫还有一个人会让她担心,那便是景月儿这个一心只想保护她的主子。
  景月儿倒退两步,目光如流星般水润的望着君澜风,“君澜风,难道你一点感情都不懂吗?我奈何不了你,那么我求你放了她可以么?”
  “不可能!”
  斩截铁的回答,景月儿只觉得天旋地转。
  “青枫,你TM敢动她。本姑娘改日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景月儿拔出匕首,大步走向青枫欲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整个身子却突然被吸住,旋即,整个身子落入君澜风手里。她第一次发现在他面前她的一切反抗都是那般无用。仿佛像是小麋鹿在挑战大狮子,一切的挣扎只是徒劳。
  望着青枫将磬竹绑在树上拔剑欲斩,景月儿直接扑倒在君澜风的怀里。双眼泪水如开了闸似的涌出,“我除了三姨娘,就只有磬竹和翠儿最亲了。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景月儿也不知道那一刻,她为什么会扑在君澜风这个欺负她家磬竹的恶人身上。也许是从那夜他陪她一起吃蕾沙汤圆时说的话,也许,是更早她便已经对这男人产生印象。
  “本王还你一个。”君澜风只觉全身一颤,负在身后的手慢慢的滑向景月儿将她抱在怀里。
  景月儿不语,泪水几乎打湿掉君澜风那宝蓝色锦衣的整个胸膛。今日,若是磬竹落在任何人手中她势必会决一死战。但是对于君澜风,她却是无力至极。
  她恨他,从这一刻起只有恨。恨他的蛮横无理,霸道嚣张。
  “月儿……”
  君澜风摇动着景月儿身子,发现她还知道哭泣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下。
  “够了,今日我便放了她。以后若是再有类似不知尊卑的事情出现,本王要的便是她的命。”
  他大掌一挥撤回内力,磬竹倒在地上猛地咳嗽。半响之后
  青枫叹息一声收回手里的剑,其实说到底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动手。因为他知道三小姐在一切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景月儿听到这话才,纤长带泪的眸子颤了颤。轻轻的从君澜风怀里挣脱旋即又擦了擦眼泪,“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便是你这嚣张,傲娇的性子。”她像是在跟君澜风说话,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她走过去,扶着磬竹转身离开。依旧半眼没有看君澜风。
  他只觉胸前一痛,退后两步。靠在柳树上,如玉般的容颜微微显得有些苍白。他心痛,景月儿的性子为何如此倔强。
  “青枫,十六年了。本王从未在乎过别人如何评价。”
  他眉睫蹙起,带着不可泯灭的疼痛。那份疼痛是他十六年浴血奋战生涯中从未曾有过的。
  “爷……”
  青枫心疼的走过去扶着君澜风,“跟着爷这么多年,爷说什么做什么。属下都认为是对的。”
  君澜风没有说话,但数年来却也没有哪一刻不是把青枫当作兄弟来看待。
  ~
  出了宫门,景月儿一袭紫色绣莲迤地裙立在风中。望着大大小小数十辆马车迟疑不前。
  “若是主子能主动去找太子,别说一辆马车。就算是这万千江山太子也必然会答应。”磬竹看出了景月儿的心思,笑道。
  景月儿蹙了蹙眉,不在意道,“竹,女人凡事都得靠自己。你要知道。”潇洒的抬起步子离开宫门。
  磬竹心头一撞,没有说话。似乎对于景月儿的话有所感慨。
  离开宫门不远处,蓦然一阵劲风吹过。一枚金刀划过景月儿,在她避闪之时刚刚射在不远处的墙壁之上。对方无意伤人,只是那金刀上绑着一张纸条。
  景月儿看着那一行字,旋即周身释放着杀气。稍等片刻,却又恢复如常。
  “磬竹,你先回去。保护好我娘亲!”
  言落,将纸条捏碎然后离去。
  磬竹凝视了景月儿一眼,将心中的话咽了下来。从地上拾起那张纸条,打开。“翠云楼请景神医小叙!”九个小字龙飞凤舞的立在纸上。
本书源自看书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