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55章 弃她而去

  “本王跟他并无交集!”颜玉陌并未作理,只是不耐烦的道,“退回去,没看到本王现在在为璃儿报仇么?”
  “爷,夜卿王说爷必须看。而且此刻必须看,若不然,必定后悔今日的决定!”那侍卫说道。
  颜玉陌蹙了蹙眉,看了眼景月儿。终是伸手拿开那信,启开封条然后打开。只看了一眼,如雷贯耳般的将手里。捏碎!
  “王爷,这……”
  许久的寂静,景尚疏终是忍不住要去打开僵局。
  “干什么?”颜玉陌将手里的怒道。
  “额,王爷。微臣是说,王爷打算如何处理这事……”景尚疏尴尬的提醒。
  一霎那这才发现,景月儿依旧和他的侍卫僵持着。整个祠堂内,所有人都准备着等他发话。
  “智奴,我们走。”颜玉陌转身,便准备离开。
  “王爷,唉这里的事不管了?”景尚疏扯着脖子吼。
  “这是你的家务事,你自己处理!”
  颜玉陌一袭墨色衣衫,负手离去。旋即收剑的声音齐齐响起,他所带来的那些士兵消失殆尽。
  院内,一袭蓝色衣裙衣衫翩然。那双凤眸有着嗜血的尽有的是倨傲冷冽。景月儿将那金刀拾起来,整个院内,无人敢靠近半步。
  景月儿蓦然转身,潇洒离去。
  这件事,便这样不了了之了。景月儿很清楚,颜玉陌走了景尚疏没有证据绝对不能拿她怎样。回颐欣苑的路上,景月儿无数次响起刚才的情况。什么同归于尽,她景月儿可没那么傻。她刚才一直有的打算是。
  真的杀了颜玉陌,她便带着三姨娘跑路。凭着她的本事,带着三姨娘去逃生没有人能抓得到。
  只是,为何君澜风一封书信。便让颜玉陌乖乖的离开,那书信上到底写着什么?
  颐欣苑
  正值四月阳春,惠风和畅。景月儿一身白衣欣然躺在那用七色沉香木做成的椅子上,静静的躺一天了。为什么君澜风会帮她?又为什么,说要保护她的颜玉箫又没有出现?
  她是不是也该学着穿越女子那样,组建一下自己的势力。这样,便能立于不败之地。随时可以有后路?
  “月儿……”
  一个和煦的目光,望着她。景月儿睁开双目,回笑道,“娘!”
  “月儿是不是还在介怀今日陌王爷说的话?”三姨娘坐下来,若寻常的母亲与女儿谈心般的。
  “哪句?”景月儿蹙了蹙眉,“是骂娘那句话吗?”
  三姨娘点了点头,而嘴角的笑凉凉的,带着凄楚,“月儿跟着娘亲受苦了!”
  “苦什么?”景月儿冷笑,“我并不觉得自己苦啊,有娘陪着我。”
  若是可以,她只愿坐拥这份亲情和娘亲一起归隐田园。可事实永远不是那么顺利的,她现在身无钱财,若是带着三姨娘逃跑有一段时间必然会受苦。她不忍心!
  “其实娘……”三姨娘的手心冒着汗。
  “怎么?”
  景月儿蹙眉,不解道。
  “月儿才是大家闺秀,真正的大家闺秀。景璃儿那些人,比不上的。”三姨娘激动的对景月儿说道。
  “娘,你的意思是?”她敛眉,疑惑问。
  “月儿,有些事。娘也不是太清楚,但月儿要相信,月儿的身份比任何女孩子都高贵!”
  三姨娘的话像是一滴水,瞬间滴入景月儿的心中,泛起阵阵涟漪久久而不能消失。
  ~
  景璃儿所住的院子,叫做紫璃院。乃是整个后院最为华丽的院子,花团锦簇,屋内陈设极致高调奢华。正上方摆琴之处,景璃儿一袭紫衣坐在琴旁。拨弄着琴弦。
  一串串幽怨的音符飘落在整个房间内,看得出弹琴的女子及其想平复自己的心情,却又始终平复不了。
  她身前,一个身穿儒衣的美妇着急的左右徘徊,面目上,挂着不可磨灭的愁容,见那琴声实在不堪入耳,终是忍不住吼道,“璃儿,别弹了。”
  随着琴弦的断裂,琴声戛然而止。景璃儿紧紧的抓住那琴弦,咬牙道:“母亲,陌他说给我报仇的!”
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