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绝品闺秀 > 第45章 青楼之戏

  “太子,若是喜欢。为何不娶争取,而让他一次一次的有可乘之机。”
  他身后,一名女子通体黑衣。虽是黑衣蒙面,但那双眼眸皎洁如秋水般明亮。依稀能看出女子倾城绝世的面容。
  “本太子自有主张!”
  颜玉箫的回答很简单,没有回头看女子一眼。
  “是!”
  女子眉间蹙起淡淡的忧伤,稍纵即逝。旋即,静若秋水。
  男子在风中静立,许久,鲜红的唇角微微启动,“磬竹,从今日起。你不必跟在本王身边!”
  “太子……”磬竹面露急色,应声跪在地上。
  颜玉箫负手,转身笑了笑,“有新的任务!”
  磬竹抬头,神情如获大释。
  *
  景月儿骑着君澜风的良驹回到尚书府的时候,景尚疏还没有回来。尚书府嫡女失踪,一瞬间整个府院上上下下急的像是热锅里的蚂蚁般的,只有景月儿,看也不看那些人一样。以宫宴疲惫为由,转身,去了颐欣苑。
  和三姨娘聊了几句宫里的情况,将那老皇帝赏赐的破花瓶给三姨娘看了一眼。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倒是翠儿,抱着那花瓶,像是宝贝似的。
  “我们家小姐好厉害啊,这么多年的宴会,翠儿就没看到哪个小姐得到皇上的赏赐过呢。”
  翠儿沾沾自喜,仿佛觉得,能为景月儿拿那花瓶是天大的恩赐。
  “呵呵,你那么喜欢。我拿给你当夜壶吧!”景月儿不耐烦的挥挥手,走进房去。
  “啊?”
  翠儿的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难以置信的看着房间里的景月儿。
  夜壶!?皇上赐下的圣物,乃是至关尊贵的。倒是没听说过哪个拿来当夜壶。
  “不喜欢啊,那我放在自己的房间里当夜壶好了。”景月儿一面脱衣一面笑着调侃道。
  “额……小姐!”
  “翠儿,下去休息吧。记得把那瓶子放在离我远些的地方,免得我看到心情不好砸了它。”
  景月儿蹙了蹙眉,脱下外衣。放下簪子,瞬间秀发散落。看了翠儿一眼,便准备赶人。
  “哦!”
  小丫头拿着那花瓶,关上门。离开。
  尚书府灯火通明,吵嚷的声音不断,哭泣的声音不断。景月儿辗转反侧,夜不能眠。不得不起身,从衣柜了拿出一件黑色的衣服。裹紧全身,翻墙离开尚书府。
  百花楼!想到这个名词,景月儿觉得很有兴致。想知道,景璃儿此情此景,在干什么。
  半路上,看到颜玉陌正带着大批的军队在地毯式的搜索着京都。那急切的模样,不由让景月儿低笑一声,悄然离开。今晚宫宴上的好戏,那男人没看。若是看了,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到底是花街柳巷,还未靠近那一座座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高楼。景月儿便已经闻到那一阵阵浓厚的脂粉味。
  这条巷子,通常只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抱红揽绿的男人,一种便是男人手中的青楼女子。景月儿面纱掩容,刚抬步走进去而后发现的场景不由让景月儿大跌眼镜。
  “红儿,今晚……呵呵……”男子笑得贼眉鼠眼,龌龊至极。顺着女子的水蛇腰,覆上女子下面的丰腴。
  “呃……”
  女子红唇半张,羞涩轻吟,“客官,别急嘛。”
  “红儿,这几日。可想死我嘞。来……让爷亲一个先!”
  景月儿头顶上一阵乌鸦飞过,她景月儿看这样的场景不少。主要是,觉得在这里进出的男人们。实在是不堪入目!
  她想进去,好好看看景璃儿的好戏。但又讨厌和这些人周旋。无奈至极,雪中送炭的是。老鸨走过来,面对她的第一句话是:“姑娘,我们家主子等待已久。请姑娘这边请。”
  “你们家主子?”景月儿冷眉相对,周身上下带着疏离之气。
  “姑娘跟我们家主子见过!”老鸨又道。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