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一个男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在青枫扬剑欲杀的瞬间。那人当众自刎,随后,便又是一排排人自刎在他面前。
  君澜风眸光一滞,深邃的眸光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如水。那张清若谪仙的脸孔,总会让人觉得,刚才那来自地狱魔鬼般的冷漠,并非是他。
  但,似乎没有人想到。就在这宁愿自杀也不愿再与君澜风斗的时候,身后一支冷箭毫无预兆的射过来。不,应该说是三支。
  “爷,小心后面!”
  就在青枫喊出的时候,君澜风早已一个翻身。平躺于马上,那三支箭,有一支擦身而过。差之,只有分豪。他毫发无损,只是,他腰间的锦盒却被那剑带起。
  景月儿一个翻身勉强没受箭的迫害,而就在那瞬间,锦盒恰巧的摔在地上。
  饶是君澜风一直很淡定,但在景月儿拾起那锦盒里的饰物的时候,却变得不冷静了。待青枫再去收拾那人,终于一切暂时宁静的时候。某男面目突然变得阴沉!
  “把那盒子给本王!”
  如雷霆爆吼,周围又是一阵叶子滑落。
  “不——给!”
  嘴角又是一阵血腥,她的嘴唇几乎被她咬破。仍旧倔强的坚持,她知道这东西对那男人很重要,既然如此,那么要活下去要解毒。只有威胁这男人!
  “放肆!”
  在君澜风的生命中,从未有过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这么大胆。天知道,这锦盒里的东西是他日夜兼程想亲自送回去的东西。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老娘就放肆,怎么着!”
  景月儿打开锦盒,而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个极其好看的血玉镯子。通体血红,贵气逼人。浑身难耐的燥热让景月儿片刻也忍不了,糊里糊涂的就那样将镯子套在手上,“帮我解毒,便——还给你!”
  片刻难耐的景月儿此刻只想找一个发泄地,见君澜风跃下马来。如天神般的走到自己面前,她又一次强调,“帮我解毒!”
  “你现在性命在我手上,还敢跟本王谈条件?若是本王执意不给你解毒,你又能怎样?”
  景月儿心中一怔,心中不免有几分心虚。一个破镯子而已,应该没有他的尊严重要吧?她威胁个毛线,这人是她能威胁的吗?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短短的一刻钟的相处。那一脸的倔强,那一副狂妄不羁的模样。中魅药者,能撑到现在。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那个,我也是没办法。如果不是被人下药,也不至于威胁你!“
  她眸中戾气收了很多,难得的乖像小猫咪似的。只是,君澜风看了,心中的怒火终是消了。
  他唇角难以抑制的勾起一抹轻笑,“本王想,天山寒泉应该可以解除你身上毒!你觉得如何?”
  她意乱情迷的眸子忽然一亮,喉间又是一阵腥甜,“真的!?”景月儿明显感觉自己已经忍到了极限,额间的汗珠依旧颗颗滑落,香汗湿了衣衫。她双手拉过宽大袖袍前的大手,“带我去!“
  若是能有别的方式消除魅药,她又怎会愿意拿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童贞来换命。
  言落,她就那样倒在她的脚下。眉间蹙成一朵菊花!
  君澜风蹲下身子,将女子揽在怀中。翻身上马,驰骋在夜间的道上。周围的风呼啸而过,他的怀里躺着一个女子。
  而那女子,从上马的那一刻,便没有安分过!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