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幼妃不得宠 > 回去报仇了

回去报仇了钦天监选择的吉日终于来了。
夜冥萧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面部已经完全僵硬了,机械地笑着,跟着司仪的吟唱做着一个个程序。
“夜国第七代君主夜冥萧跪拜祖先。”祝颂官长长的声调好久才落地。
“愿历代君王保佑,夜国运昌柞。”大臣们跪拜,热泪盈眶。
好一会儿,夜冥萧才缓和下麻木红肿的膝盖,挪向了那个黄金龙椅。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声震天动地的万岁声听到夜冥萧耳里,他感慨良多,努力了这么久,奋斗了这么久,终于坐上了这个位子,可是,却没有想象的兴奋,有的,只是空虚
“好了好了,你们就在外面吧,不用跟进去了。”一直折腾到了晚上,他才算是忙完了整个登基典礼,只觉得半条命都丢掉了,到了寝殿门口,早有左右侍人给她推来大门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在窗户边站立的身影,面上不由一喜,低声吩咐后面的侍从。
“是。”听他这么一说,那些人止住脚步,跪在外面。
“恭喜萧王了,哦,现在要叫皇上了。”无忧淡淡的看着他,神色平静。
“哎,你还说,也不去看看,我都快要累的脱一层皮了,要不是知道这是祖制我,还真以为那些个礼部的官员和他有什么仇恨呢。”他抱怨的说着,随意的躺在椅子上,若是让外面的官员看见了,指不定要眼珠子罗出来,这还是他们那个冷面皇帝么?
无忧摇摇头,走了过去,帮他把皇冠取了下来,把那一头黑发轻柔的给他梳理好。
“总算享受到一点皇上的福利了,无忧,你可不知道,这皇冠,全是金子,重死了,我都要以为我脑袋被压扁了,对了,快把镜子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被压扁了。”他连连抱怨:“还有你不知道吧,居然还让我一步一叩头,足足磕了一百个头呢,哎哟,我的额头都肿了,最后一个,我跪下去就起不来了,他们还以为我心诚呢,哎哟,打战都没有这么累。”
他张着嘴,喋喋不休。
“皇上,我是来给你说”她一脸笑容,声音温和如二月冰雪初融的泉水,叮咚叮咚,说不出的悦耳,可夜冥萧却打断了她。
“无忧,你不知道吧,那些个混蛋,他们不让我吃饭,把我饿了一天了,对了,有没有吃的啊,我看见桌上有点心了,等我去拿来啊。”他说着拿了点心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吃的满脸都是渣子。
“皇上,别这样,我是来跟你说的,我要离开了。”无忧看着他的样子,终究忍不住开口道。
“无忧,这点心一点也不好吃,没有你做的香。”夜冥萧咽下了嘴里的点心,这才开口道。
“我已经收拾好了,答应了你看你登基后离去,如今,你也已经是皇上了,我打算明天就离开。”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道。
“若是我不让你离开呢?”夜冥萧淡淡的问了一句,不慌不忙的转过身,取了架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这才抬起头来看她。
“皇上,你答应过的。”无忧脸色都变了,若是他不放她离开,她倒还真的没办法,毕竟,现在,整个夜国都在他手里了,她如何抗争的过他呢,只是做皇帝的不就应该要一言九鼎么,若是他连这都做不到,只怕夜国也存不了多久了。
“我也没说不让你走啊,不过是个玩笑而已,你也这么紧张。”夜冥萧看了她一眼,似乎对于她突然变脸的样子感觉好笑,忍不住呵呵呵笑出声来,只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笑容很淡,一点都没有到眼底。
他,一点也不想让她回炙炎王朝,虽说她是心心念念回去报仇,可是,若是去了,到时候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不知道,而且,若是去了那里,那个他目前还掌控不了的地方,他怕,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其实,他最想听到的,是她说,让他帮她报仇,只是,她却从未开过口,从未意识到,自己可以依靠他,或许,就算这五年的相处,他对于她来说,还是什么都不是,一股深深地挫折感袭上心头。
“对于流觞院,我就把它托付给你了,那个地方以前也帮你打探到很多消息,相信,你拿着也会很有用的。”她继续说道,想着呆了三年的流觞院,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她挑选的,现在要舍弃了,还真是舍不得了:“把这么个摇钱树给了你,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既然你舍不得,就不要给我了,我帮你接管一段时间,等你回来了,再自己拿回去做就是了。”夜冥萧漫不经心地问道,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心跳如捣,只等着她的一个答案。
“还是算了吧,那边的事了了之后,我打算去找我师父和师兄,失踪了五年,他们可能也很着急了,再不出现,只怕师父就要到处找我了。”这些年为了怕他们担心,她依旧给师兄说自己在闭关,而给师父说她一切安好,只是若是她再不出现,只怕也包不住多久了,都怪夜国这一行耽误了太久,等到回到炙炎,看来要速战速决了。
“你这次回去,打算怎么报仇呢?”夜冥萧开口问道。
“暂时还没有头绪,打算回去再说吧。”皱了皱眉,关于报仇这件事,她还真是无从下手呢,暗杀,下毒,她自己麻烦又危险,而且,若真是把那一对蛇蝎夫妻杀死了,她还觉得报应不够呢。
“今日登基,炙炎也有派遣使者来恭贺。”
正在思索间,冷不防夜冥萧淡淡的开口了,她还不知道他说的意思,抬起头来,不明所以的看他,新皇登基,周边的邻国理应让使者来表示友好的啊,这有什么不对的么?
“所以,我有一个提议,你可以作为我们夜国的使者,去炙炎走一趟,这样,至少身份上有保证,相对的,你去也比较安全了。”夜冥萧把他的打算说了出来。
“不行,你知道我要去干什么,若我只是一个人还好说,若是牵扯到夜国,只怕一不小心就会引发两国的战争了。”开玩笑,她要去杀的,可是夜国皇帝的亲侄子还有侄媳妇,若是打着夜国的旗号,这口气,皇上咽的下去,那些官员也不会答应的。
“这些你不用管,我自有打算的,不过,若是你不答应,我可不愿意放你去送死,你一个小老百姓,怎么和那些人相斗呢,再说,那女的也是个厉害角色,只怕你还没动人家一根汗毛,人家就已经把你扒皮拆筋了。”夜冥萧白了她一眼,对于和炙炎闹僵,他一点也不在意,想来,他那个大皇兄很了解他的,知道一死可以平他的怒气,如今他倒是真的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好好发展夜国了,他不适合做一个守成皇帝,而心中的野心让他对于周边国家的繁荣之地想要据为己有,若无忧真的是去杀了那两人,要打战,他奉陪就是,还正愁没有借口呢。
“嗯,好吧。”大概看出了他的心思,无忧只能无奈的答应了。
原本以为只有一个人悄悄离开的,却没想到,她无奈的跨进夜冥萧准备的马车里,夜冥萧做事动作真快,以为她昨日坚持今天要走,他匆忙之间不会弄什么的,只会给几个仆从而已,没想到还是弄得这么华丽,一大队侍从还有这么多护送的人,她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车帘。
“郡主在叹息,可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白禾微微一笑,倒了一杯清茶递给她。
“我是看这么多人,看着都头疼。”她说完真的捂着头呻吟了一下,对了,她现在还是郡主,无忧郡主,夜冥萧封赐的,要说她现在可真是有钱人了,夜冥萧给封地的时候,可是不手软,比那些个宗亲的封地还要丰厚些。
“这不好么,这样的话,郡主去炙炎的话,别人可不能看轻了去。”白禾微微一笑,对于她怕麻烦的性格了如指掌,一下,就点出了她可能会感兴趣的话题。
“是这样么,这样的话,若是炙炎的王爷见了我,是不是也不能放肆。”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开口问道。
“郡主如今还是使者,就算是炙炎的皇帝见了你,也会有礼对待的。”白禾看着她笑眯眯的脸,柔声说道,眼中,却弥漫着满满的宠溺。
“哦,这样啊。”这样的话,她说不定还可以让琳琅给她行礼了,总算是夜冥萧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了,她笑的见眉不见眼,忽然看见白禾正笑吟吟看她,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对于白和说要跟她一起去炙炎见识一下,她不知为何,一口就答应了,也许,人与人的际遇就是这么奇妙,让她这个防范心严重的人,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车声辘辘,她看了一眼外面大好的天气,炙炎,她终于,又回来了,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是柔弱无依的孤女,再不会让人任人欺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