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卷001无忧公子五年后,夜国京都繁华的京都车如流水马如龙。
五年之间,夜国国主的身体犹如快要燃尽的风烛,越发每况愈下了,而大皇子和萧王的争斗,也已经到了白热化时刻。
大皇子生母为中宫皇后,真真正正的长子嫡孙,而且在朝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再者,他已都二十九岁了了,快到而立之年却还没有封王,他的弟弟倒是才刚刚及冠就被封了萧王,这落到有心人眼里,也不就成了一种暗示。
皇上之所以不给大皇子封王,实际上,就是把他当做储君来培养的,不然,以大皇子的才干,还不早早就成了一代贤王。
只是,另一边保萧王的人也要说了,萧王英明能干,早早就已经跻身王侯一级,皇上是不是还想着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更何况,这三年来,萧王的势力,慢慢渗透到了朝政,虽然不及大皇子,但也不容小觑了。
只是,两边的人马暗暗较劲,朝堂上唇枪舌战争论不休,朝堂下互使绊子,斗个不停,堂上的帝王却始终保持沉默,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臣子之间的明争暗斗,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角逐斗劲。
那个一脸蜡黄的老人,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被风霜腐蚀的脸上,已经只剩下了对知天命的年岁的认命,亦或是比谁都困难的清楚,看得明白,心中早已有了决断,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帝王心事深沉,谁人能猜得到,而朝堂上的风波,对于普通的民众,或是贵族纨绔子弟,都没有什么影响,反正,谁做皇帝都一样,能让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能让他们家族保持荣耀,让他们可以奢华享乐,那就可以了。
示意,不理会朝堂的硝烟,街道酒肆的民众,谈论的最多的,还是红遍夜国都城曲渡的流觞院。
流觞院是什么?
可是说是曲渡城第一销金窟,第一酒池肉林。
这里,有曲渡最有名气的美酒美人叹,真的是就连美人喝了都要沉醉叹息;流院有夜国最美的女人,妖娆妩媚的,青春娇柔的,我见犹怜的,只要有你想到的,就能在这里找到;而觞远则有俊秀的少年,美貌的侍童万千美貌,集中流觞。
只是,流觞院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它的主人,无忧公子。
无忧是谁,说起来人人都知道,三年前,无忧公子凭空出现,然后开了这座流觞院,一下子跃为夜国第一青楼,这个名字,也耳熟能详呢,传说,无忧公子飘逸若仙,世界上在没有谁,能比得过他,当初的京都第一花魁月见小姐不服气,见了无忧公子后,自动摘下花魁的名号,情愿跟在无忧公子身边做一名侍女。
只是,见过无忧公子的人少之又少,据说,他在流觞院也不常露面,而且,总是一袭轻纱覆面,让人谈而惋惜。
倒也没人敢上门去找他,不光是他,若是流觞院里的男女不愿意,还可以拒绝任何客人,可就是这份傲然,让流觞院更加超凡起来,当然,也不是没有客人闹过,只是,被闹过的人都被轰出去了,管他是什么大官的儿子,或是什么贵族的后裔,起就奇怪在,这些人当时无不落下狠话要找流觞院的麻烦,可后来都不了了之,久而久之,人们都知道,流觞院后面有一个大人物撑腰。
人们也都猜想,无忧公子可能是某家王侯之子,无忧,无忧无虑,一听,就有被宠爱着的感觉。
*流觞院的正厅里,有歌姬正在演唱着缠绵悱恻的曲子,而舞姬随着这优雅的旋律跳起了动人的舞蹈,举手抬足间,露出了一截白皙的小蛮腰,在大红的舞衣衬托下,越发诱惑。
看得不少人都已经是直愣愣的了。
一身锦衣的少年就在最顶层的包间窗户里,低头俯视着下面的场景,果然,还是这样,欲露还休的最是惹人了吧,他看了眼那些男人的眼光,露出了一丝嘲讽。
随即又看了下下面几乎座位爆满的大厅,唇角又勾起一抹笑意,今晚上,收入还不错。
其实说起流觞院的火,与它的傲不无关系,当初他定下这些女子少年可以选择拒绝客人时,就想过了,这些个男人啊,总是得不到的最好,不然,家里妻妾成群了,干嘛还要来这里呢,而且,让他们有拒绝的权利,也让他们多了一些矜持和感觉,他还真敢说,他这里的女子少年,比别的地方的,显得都要有气质一些。
当然,光是这样还不够。
流觞院隔三差五不通风情的歌舞和戏曲,才是最吸引人的噱头呢,这些,都是娘亲的遗物里找到的,娘亲似乎懂得很多东西,这些个舞,什么肚皮舞印度舞的,她把娘亲的手稿给了那些编舞的舞娘,就连她们也从未见过,而欣喜若狂。
温暖的白狐披风从身后披上来,随即,男子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无忧,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楼下的醉生梦死,这些达官贵人的浮华沉醉,他**去,也不过时黄土一捧而已。”少年把玩着手中的夜光杯,杯中的葡萄酒在灯光下流转着妖冶的色泽。
“无忧,你总是这么感伤,不管死后如何,当尽欢时则尽欢。”青年取下他手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一双深邃的眼眸在酒精的熏染下,多了一丝动人的温柔:“不是身子不好么,怎么又喝酒了。”
“听说了殿下的婚讯,丞相家的千金,无忧替殿下高兴,忍不住小酌一口,殿下说的对,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他日又如何。”他垂下长长地睫毛,起身倒酒。
“无忧,我”在他面前,一向睥睨天下的大皇子夜羿阳,也终于收敛了霸气,眼中凭添了一抹叹息。
“大人不必多说,无忧说过的,只求一个安生立命的地方,殿下给了我流觞馆,我已经感激不尽了。丞相是三朝元老,手下门生众多,殿下娶了他家千金,对于殿下无异于如虎添翼,无忧是真心替殿下高兴。”他对着他微微一笑,那样的笑容,宛若清风拂面,明明触觉感受到了,想要伸手抓的时候,却只是虚无。
就好像是,无忧给他的感觉,他们认识了四年,他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
他说过,不要问他以前,他不问,他也不说,于是,他们就只是处在这样的位置,好像很近,却也很远。
“无忧,其实,你不明白的。”他看着他白玉般的面颊,上面细小的汗毛都清晰可见,忍不住,想要用手去触碰那比凝脂还要柔软的肌肤,却感觉到无忧惊吓般地避开,就算他做的那般流畅自然,好像真的只是无意识的偏头,只是,他却是知道了,无忧的抗拒。
他的心底涌现出深深的无力感,却也不敢逼迫他,他这个人,看着安静沉默,骨子里却执着的很,若是逼得恨了,指不定就如流沙一般,从他眼底溜走,就算就算只是这样看着他,也好啊,毕竟,都是他的错。
四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无忧的时候,是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他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地蜷缩在他回府的必经之路,那一双如受惊小鹿般的眼睛,瞬间就打动了他。
他带他回了府,他也出乎意料的和他胃口,安静,沉默,聪敏,在他身边伺候的时候,他想要的,他总是能为他办的妥妥帖帖,他停留在他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他知道,这个少年,引起了他的兴趣,可是,却也忍不住怀疑。
怎么可能,路上捡到一个人,就完全对他口味,那条路是他常去的,会不会是人为地呢,不是他多疑,而是,身处其位,这也是没办法的,若是他不小心点,只怕有九条命也丢完了。
于是,那段时间,他就纠结在要不要留下他这件事上,让他走,他舍不得,留下他,又怕是奸细,再加上政务上的不顺,于是一天晚上,他醉酒后就
那晚的事情他记得不清楚了,他并不是个容易醉的人,那晚可能是心事重重,不自觉喝多了,然后,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床上的狼籍还有血迹,他才知道,他竟然对无忧
那日后,无忧在房里自尽,若是他发现的晚了一刻,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伤好后,就不愿意呆在他府邸,然后,就是出来开了流觞院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失而复得的珍贵,如今,他别无所求,无忧能这样心平气和和他说话,他都觉得弥足珍贵了,他在他心目中不是那些个伶人,他是他,独一无二的无忧,是他想要倾尽所有,换他开怀大笑的无忧。
“无忧,你不知道的,其实,权势地位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只是,却不得不要,处在我这个位子,中宫所处,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未来的帝王,若我当不上帝王,只怕下一任帝王也不会容我,再说了,我身后还有母后和几大家族,若是我败了,只怕”
他叹息一声,人前意气风发的夜羿阳,这一刻清隽的面上布满了疲倦,还有苦涩。
母后为了巩固地位,在后宫的所作所为,他也有所耳闻,尤其是貌似还卷入了二皇弟母妃的死中,若是二皇弟上位,只怕他们母子都没有好下场。
无忧心中一动,眼睫眨了眨。
“也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能得到片刻的放松。”青年大大的打了个呵欠,也学着他,抱了一杯热茶在手上,开口说道:“不过,这样劳累的日子说不定也没有多久了。”
无忧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下面的歌舞,似乎,前面的表演结束了,又开始了一曲新舞,其实,殿下很聪明的,他也许,早就知道了,他的父皇心目中人选不是他,不然,也不会任由夜冥萧接替军营,在个个地方渗透势力,一直到可以在朝廷中和他分庭抗礼。
只是,他却也只能咬着头迎上去,不管撞得头怕血流,他也要顶着,他要是退开了,他身后的人要如何班呢?
殿下很好,只是生错了地方,若他只是普通人家的公子哥儿,也许,可以闲云野鹤,悠哉一生了。
“看着倒是很新奇,听说这都是你编出来的,你身子也不少,一天到晚想着这些个干什么?”青年看着他单薄的身子,有些心疼到,当年他捡到他的时候,他就满身是伤,也不知之前遭了多少罪,之后又在他府里受了伤,一直都是瘦瘦弱弱的,面上也只是剔透的白,很久不曾见到健康的粉色了,每次看见,总是让他皱眉。
“赚钱啊。”他开口应道,青年这样的目光,让他有些难过,他在他身边,不过是一个探子而已,他却对她这样好,让他越发心里不安,若是可以,他倒是希望他对她糟糕一点。
“财迷。”青年嗤的笑了,宠溺地看着她。
两人都没有再说,这一刻,气氛宁静,香茶气息缭绕,看完了一曲歌舞,青年身边的人就来叫,只得无奈的走了。
他见他终于走了,心底松了一口气,每次面对他,他总是很愧疚,他在他身边,只是因为五年前的一个约定,只是因为差的那一味药优昙花的花瓣,他摸着光滑如凝脂,却越发美的勾魂夺魄的面庞,怔怔的想着。
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阵欢闹,打断了她的沉思,她抬头看去,刚刚灯光迷茫的舞台已经撤去了,如今周围的灯都点亮了,齐齐把刚刚布置好的舞台打亮。
她恍惚间记起,似乎,新编的戏曲今天开始推出,怪不得这么热闹啊,这些戏曲总是特别受欢迎的,才子佳人的故事,圆满结局,很有噱头,她却不爱看,她站起身,想要进屋休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