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娘亲,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染儿,染儿怕,娘亲,染儿好疼疼”
“染儿,你哪里疼,哪里疼,告诉哥哥啊。”段云锦看着她睡梦中依旧源源不断流下来的泪,慌忙地擦着,吓得脸都白了。
他之前见过琳琅流产,似乎没什么严重的,怎么染儿会这般若是这样,他就算是拼着一条命,也要在皇上面前保全她的。
“师兄,师兄,救救染儿,师父,师父”她的手胡乱挥舞着,嘴里焦急地念着。
“父王,爹爹,快来救染儿,你们快要救染儿”
“宝宝,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直开口说着,越说越大声,只是,却依旧没有醒来。
段云锦只觉得心撕裂一般,她几乎把她认识的人都念遍了,可是没有他。
可,怎么会有他。
是他伤她最深的,他还在渴盼什么,还在想着,那年那岁,她还年幼,见他练剑,一脸的崇拜,哥哥好厉害,以后要保护染儿哦。
曾经太美好,只是,怎堪回头。
人这一生,最不能回头看。
他终于明白了,父王说过的,他会后悔的,他看着他手心空空的手,就算是她此刻昏迷,也不愿意在触碰他了吧。
他终于承受不住,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而他离开之后,花音染睁开了眼。
“小王妃,你醒了。”静瑶正抹着眼泪,冷不防对上她一双布满血丝的眼,正掉着的泪一下子就止住了,满眼带着希冀看着她。
“你怎么还在这里?”花音染此刻的嗓音干哑的厉害,一出口的粗噶让她都惊了一下,她抬眼看着静瑶,曾经让她感觉温暖的关怀,此刻,就如那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四处蔓延的青苔,让她打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湿湿滑滑的厌恶之感。
“小王妃,你我给你倒杯水喝。”静瑶局促的站在那里,她感觉到小王妃冷冷的望了她一眼,那眼光仿佛夹杂着早晨的寒露,冻得她抖了一抖。
只是,却是自己活该的。
“我不是你的什么小王妃,而且,我不知道,我现在还有什么可以让你利用的,让你这般卑躬屈膝,委曲求全。”她一直阴郁着的脸上此刻却挂了一丝笑意,嘴角微微向上弯起,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趁现在,我还在这里,就快说出来,不然,以后可没机会了。”
“小王妃,我我没有”静瑶几乎不敢直视她那凌厉的目光,低垂了头下去,嗫嚅着道。
“既然没有,那就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她看着静瑶面上的痛苦,心中升起了一股残忍的痛苦,随即,又转化为酸涩,她无法,在若无其事地见到她,一见到她,她就忍不住要尖酸刻薄的讽刺。
这样的她,还是她么?
“小王妃,你不要生气了,我马上就走。”静瑶难过的转身离开,她怕再呆下去,让小王妃气坏了身子,更怕再呆下去,她就要抵挡不住她冷漠的目光,那样,比凌迟还要难受的厌恶。
她抹着泪,想起小王妃最喜欢吃她做的芙蓉蛋,想着去厨房里面做了,让人给小王妃送去,她现在身子不好,需要多吃一些蛋之类的。
房间里又剩下她一个人了,似乎外面的阳光也苍白了不少,照在身上,都感觉不到一丝热气。
今年的夏天,好冷啊,她环紧了身子,想要给自己温暖,昏昏沉沉间,她似乎听到乐一个声音在哭泣,那么无助,那样绝望,那是谁?是谁在那里哭,她一步步在黑暗中摸索,等到走近时,才发现,哭泣的女子,与她自己有一样的容颜,只是,她怎么在哭?她不是坚强的花音染么,怎么可能,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她震惊在那里,练什么时候,房门又被推开了都不知道,直到那一丝冷气,混合着不善的气息袭来。
“花音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啊?”琳琅看着她萎靡的样子,得意的笑着,声音娇柔婉转,如流泉在山涧中流动。
她没有看她,对于如今的她来说,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想要守护了,也没有想要争取的,无欲则刚,现在的她,已经伤透了心,还怕琳琅一时的口头之快么?
“我的孩子死了,你的孩子也活不了。”琳琅呵呵的笑着,只是,笑着笑着,却有眼泪溅落下来,孩子的事情,在她心里是横着的一块疤,她在说别人的时候,也牵扯到了自己的伤口。
“你说啊,你说是不是?”见她没有理她,琳琅越发愤怒了,抓起她枕上的乱发,迫使她转过脸来看她。
“人在做,天在看,你自己多行不义,报复到了你的孩子身上,这也算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本来不想和她多说的,只是头发被拉扯着,一阵阵钻心的痛,让她忍不住语气也怀了起来。
原来,她也能说这样恶毒的话,并不只是琳琅才可以的。
“你,你好的很。”琳琅看着她,刚刚的挣扎,让她领口处连着内里被隐隐拉扯开了,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细致柔滑的肌肤,陪着她苍白的面容,精致纤巧中,又带着刻骨的楚楚,就连她,也忍不住看直了眼。
花音染皱着眉,对于她这样的粗鲁,有些不舒服,只是现在浑身提不起力气,一时之间,倒也挣扎不开,她美眸扫向了窗外,想要叫外面的侍人进来把她赶出去。
琳琅却像是知道了她的想法,微微一笑:“你以为外面还有人么,我们姐妹要谈心,我已经让那些人都离开了。”
她冷冷一笑,眉宇间一跃而过的,却是森冷冰寒的怨毒和杀意。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杀我?”她的眼界在剧烈而轻微地颤动,愤怒混合着焦急一起袭来。
而她苍白无血色的面庞,也因为这样的急怒,而染上了一抹淡淡的嫣然。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啧啧,瞧着妹妹这样一张芙蓉面,那李旺财倒真是没有说错呢。”琳琅的眼睛犹如暗夜中燃烧的星辰,吐散着清冷的光芒,却又似深潭寒碧,是有要将人溺毙其中森冷。
“你到底,要干什么?”花音染心中有了个很不好的预感,她皱着眉,看着琳琅,不放过她的一丝表情。
“妹妹马上就要被赶出王府了,这样的脸,啧啧,在外面还不惹得登徒子趋而从之呢,姐姐在临别前,就送你最后一件礼物吧。”她笑了,微启的朱唇,字字萃冰,柔软的衣摆微微扬起,一丝锋利的银光乍现。
那是
花音染长而弯的睫毛轻轻颤抖,一双水眸骤然瞪大。
琳琅满意的看见她的恐惧,狰笑着,挥舞了手臂。
“不”花音染痛得几欲昏死,面上温热的液体溅落下来,她又问到了那股,让她作呕的血腥味。
心,一点点的下沉,原以为痛到麻木的心,居然又感觉到了痛意。
她终于知道什么是绝望了,就是当她的天堂塌陷后,她坠入地狱,却发现连地狱都消失了。
最开始的剧痛过后,一切,都开始熟悉了,她不知道琳琅划了多少刀,只记得的是,自己双手被月儿紧紧扭到后面,而眼前,被血糊住的眼睛,依稀可以看见,琳琅周身蔓延的残戾气息。
还有她似乎越来越重的力道。
“花音染,就用你的鲜血,祭奠我那未出生的孩儿吧。”琳琅恶狠狠地道。
她要死了。
就连琳琅什么时候走了她都不知道,只看见,琳琅走时特意放在她面前的镜子里,那个浑身是血,面容模糊地女子。
濒临死亡的感觉让她一辈子都忘不掉,噩梦接踵而来,带着凛冽的寒意,似乎是雪山上积存了千年的积雪,那散发出的强烈寒气,让她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这一世,她自认与人为善,对于琳琅的百般陷害,她都没有计较过,就连她那无缘的孩子,失去了,她也没有怪在琳琅的头上,琳琅的孩子失去,与她何干,她却为何要这样算计在她的头上。
冰冷的恨意像是毒藤一样在心里蔓延开来,一股狠怒从心头满期,延伸自四肢百骸,她再次看着镜子中血肉模糊的脸,若是善良,带给她的只是这样的回报,那么,她要来何用?
一清泪从眼角滑落,这一刻,曾经无知天真善良的花音染死掉了,这一刻,活着的,只是为复仇而生的她。
那双清澈的眸子,瞬间染上朱红,唇角的残,如狼样噬毒。
若是世间真的有阿鼻地狱,她想,她已经深深在其中,永远也无法救赎了,既然这样,既然这样,那些伤害了她的人,一个也别想跑,她会化作树藤,紧紧将他们缠绕,然后,一个个拉进去。
她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想要为自己止血,抬起的手,却只能无力地滑落,她不要死,她要活下去。
活着,报仇。
“染儿,你这是谁干的?”永远和风细雨般温润的莫秋白,在看到她的脸时,一股冷寒从身上散发出来,就连那一身白衣,也似乎染上了暗夜的颜色,让人肝胆俱裂。
“师兄,不要看。”见到师兄来了,她松了一口气,却想起了自己的脸,蜷缩着身子,想要躲进被窝里。
“我现在的样子好丑,你不要看,别看,求求你别看”她喃喃的说着,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
就算是她从未在意过自己的美貌。,可是,被毁容带来的巨大冲击,也不是她能承受的。
这些日子接二连三的打击,她已经快要疯了,若是这样的打击还不疯,那就不是人了。
“染儿,别怕,师兄会治好你的,不要怕。”莫秋白小心翼翼的为她点穴止血。
“师兄,我再也不想再在这里了。”她清晰的听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嗓音是昂扬的温柔,让她惶恐的心,也在这样的温柔中轻轻地碎了开去,化作了漫天飘飞的雨丝,她小声的开口。
“好,师兄马上带你离开。”莫秋白小心翼翼把她抱起来,似乎抱着一个易碎的瓷器一般,带着她走。
“师兄,为何你不早点到。”她窝在他怀里,蜷缩成一团,身子依旧微微发冷,那心底滚动的话语,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口。
“都是师兄不,师兄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染儿了,染儿乖,不要睡,师父也在外面接你,师父还给你带了大漠红莲的种子呢,以后你种荷花,一半时江南的一半是大漠的,两种风光。”那微弱的声音飘进莫秋白耳里,就像是一把利刃直刺新心际,通入奇经八路,四肢百骸。
他强忍着哀伤,柔声说道。
心却在这一刻化作了荒芜,之前收到她的信,说是要等到豫王生辰过后,他也就没有多想,一直到皇城的线人给他带去了她处境不好的信息,他快马加鞭赶回来,终究是慢了一步,他甚至记得,刚开始看见她满脸鲜血仰躺在床上是,那种痛到无法呼吸的窒息。
“师兄,我不睡,我还要看师父呢。“她微微笑着,眼皮却渐渐粘在一起,声音也越来越微弱了。
我还要,报仇呢,不要睡,不要死
段云锦正心烦意乱的在书房处理公务,看了半天,折子却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抬头想要喝水,却一下子把杯子摔碎了,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他揉着太阳穴皱眉,忽然听见外面有守着染儿的侍女报告,说是琳琅王妃气势汹汹的去看小王妃了。
他暗道不好,琳琅当着他的面都能说些难听的话刺伤染儿,如今他不在那里,更不知要说什么了,慌忙起身,碰的一地都是书比墨砚的碎片也不管了,慌忙往花音染那儿跑去。
只是,却是人去房空,只留下床上未干涸的鲜血。
天地在这一刻化为静止,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归为黑暗,片片碎裂。
他终于知道,他失去了他生命中珍贵的美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