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瑶心急火燎地买了药回来,就往花音染身边赶,小王妃身子不好,又一直喜好安静,身边贴身伺候的人,也就她一人而已,这个时候,她没在身边,只有小王妃一人,让她焦急得慌。
“站住。”她一心忙着赶路,冷不防,耳边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急忙刹住步子,就看见琳琅站在她面前,华服逶迤,珠玉累累,潋滟红妆,看起来华丽非凡,只是,那狭长的丹凤眼里透出的森然,迫得她有些紧张。
“狗奴才,看见琳琅王妃在这里还一头撞过来,要是撞到了王妃,十个你也赔不起。”一边的月儿指着她怒声呵斥,泡沫星子几乎都要跃到她脸上。
“对不起,琳琅王妃,奴婢不是故意的。”静瑶低垂着头,掩盖住了眸底的不屑,说她是狗奴才,月儿的身份好像也不是什么大家小姐吧,都是伺候人的,何必说得如此难听呢,小王妃教过她的,谁都可以轻视自己的身份,就是自己不可以,月儿这么说,想必是把她自己当做狗了吧。
只是,看着横在她面前的主仆两,现在又没有小王妃在身边,只怕是不能善了了,不知她们会怎么对付她,她只求赶紧的,她还要赶着回去呢。
“静瑶,这么急冲冲的,莫非,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刚刚被段云锦斥的气哭了的琳琅,此刻水盈盈的眸子还带着刚哭过的微红,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斜挑了看着她面前的静瑶,早在她匆匆忙忙进府时她和月儿就看见了,特意侯在这里,也是为了等她而已。
今儿个她在她主子那里受了气,虽说现在还不能动花音染,但也可以在她丫头身上收收利息,更何况,这个丫头对她可不是很尊敬呢。
“琳琅王妃说笑了,静瑶只是急着赶回去照顾小王妃而已,小王妃现在急着找静瑶,请琳琅王妃恕静瑶先行告退。”她不卑不亢地应道,微微对着她一福身,站起来就想要离开。
“大胆,王妃还没让你走呢。”月儿在一边狐假虎威地怒呵她,一双柳眉倒竖,看起来还有几分泼妇的架势。
“静瑶,急什么啊,怎么,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本妃啊。”琳琅悠悠的舒展双臂,见到静瑶吃瘪的样子,面上浮现出一丝蔑视的笑容。
“琳琅王妃有什么示下,静瑶听着便是。”她挡在她面前,主子的身份又摆在那里,更何况又身怀有孕,她倒真不能越过她离去,要不然,只怕一个啥闪失,就要给小王妃惹麻烦了。
只怕,也只能等琳琅戏弄够了才能安然离开了。
“啧啧,这是什么语气,说起来好像是我在欺负你,不让你去照顾你家主子似的,那我问你,既然你家主子这么离不得你,你为何又要出府呢?”她语气随意地问道,倒也不急着整她,先看她急急再说,伸手掐下了一朵才刚刚迎风开放的茉莉,放在鼻尖轻嗅着淡香。
“静瑶之前有点私事要办。”静瑶身子一震,虽然极力掩藏,但被琳琅突然问起,她还是吓了一吓,若是通到上头去,小王妃生病了她非但知情不报,反而跟着小王妃隐瞒,若是害的小王妃病情严重了,只怕她是吃不了兜着。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是什么私事啊,重要到,丢下你家主子私自出去,这王府的规矩什么时候这样松了,奴才都可以先忙了自己的事情才去管主子了,真真是”她那一丝紧张没有错过一直盯着她的琳琅和月儿,两人对望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狐疑的眼神,看向静瑶的时候,就有了几分意味深长。
“不是的,奴婢,奴婢是看小王妃中了暑气,想去抓点温补的药给小王妃做药膳补身子。”她绞紧帕子,声音有些虚弱地道。
“静瑶,你莫非当本妃是傻子不成,王府里什么温补的东西没有,人参燕窝,你家主子要用,还要你去买么?想来是你这欺主的狗奴才打着你家主子的旗号在外面厮混,若再不好好说来,别怪我直接捅到母妃那里。”她笑意盈盈的说道,声音确如寒针,一下子刺中了静瑶的要穴,这府里谁人不知,王妃对小王妃是厌恶至极的,不然,也不会在当初小王爷要娶琳琅的时候极力促成,在娶了琳琅之后更是开口闭口说小王爷终于长大了,娶了妻子了,若是捅到王妃那,本来没什么的事,指不定闹出啥来,倒不如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琳琅,脑子里无数念头纷繁闪过,现在,倒是平静了,大不了就是自己受罚而已。
“回禀琳琅王妃,我家主子是知道的,主子也同意用些药膳。”只是药膳而已,无论如何,这个她要死咬住,她此刻倒是挺希望琳琅告诉上面的,豫王若是知道小王妃病了,肯定会让太医来,而小王妃也很听豫王爷的话。
早一点看太医,对小王妃的病也是好的。
讳疾忌医的道理,她知道,就是不知道小王妃怎么反而不懂,也许是在自身,所以才乱了吧。
“哦,也就是说你家主子让你去买的对吧。”琳琅轻飘飘问出口,和月儿对视的眼中,有恶毒的气息在蔓延。
“是,所以,还请琳琅王妃放静瑶回去,我家主子还等着我做药膳呢。”她低垂着头,咬牙道。
“不急不急,只要你为本妃办妥了一件事,本妃自然会放你走,还会给你大大的好处。”她一双美眸里闪过一道寒光,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静瑶面前,迫使静瑶抬头看她,在她耳边轻轻低语片刻。
“不琳琅王妃,求你饶了静瑶吧。”琳琅的一席话,听的静瑶面色苍白,就连唇上的一抹嫣红也似乎褪了色般,快要消失不见了,她一下子跪在了青石板上,咚地一声巨响也知道跪的有多重了,可她偏偏像没有痛觉般,一双眼睛直直看着静瑶。
“饶了你,你可不是我家奴才啊,我有什么资格处罚你,不过,别这么不识抬举,听说你的哥哥又在巨峰赌场欠下了一大笔款子呢,若是这个时候上门来收债,你家给得起么,你也知道赌场的规矩,欠债不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愿意看着你哥哥断手断脚么?”她脸上添了一抹盈盈笑容,笑若朝霞,又似春风:“你也知道,巨峰赌场是我三哥的产业,若是你给我办妥了,你哥的赌债,还不是我一句话就抹杀了,怎么样,你觉得呢?”
静瑶没有言语,只是,她的牙齿死死咬住下唇,隐隐嗅到了铁锈的味道,跪着的身子似乎也经历了暴风雨的摧残,摇摇欲坠。
“真的只像你说的那样么?”她抬起头,眸中已经有了微闪的水迹,问出口的声音,也带了一丝哽咽。
她不想答应的,左边是小王妃,右边又是哥哥,若是不答应,琳琅王妃一声令下,那些人去家里收债怎么办,她可是亲眼瞧见过的,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哥哥被废,爹娘伤心呢,可是小王妃
小王妃对她这般好,她又如何能对不起小王菲呢。
“当然是真的,我只不过想为今天的事情出口恶气,放心,只是一个小教训而已,父王可是疼你家主子的紧呢,有他护着,你还担心什么呢?”琳琅呵呵笑着,声音温婉,只是,她内心却不是这么想的,趁着现在静瑶心神大乱的时候哄着她,不然,她还真怕这丫头不帮忙呢。
哼,至于后果嘛,豫王是一个劲儿护着花音染,只是,那又如何,她那次赐婚就看出来,虽说花音染时皇宫封的公主,只是,皇上似乎对她很不满意呢,要是她把这个捅到上头,只怕就有她好果子吃了。
静瑶心神恍惚地站起来,被月儿劝着往外走去,没有看见琳琅面上的恶笑。
“小姐,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不过转着转着,大好的机会就找上门来了。”月儿瞧着静瑶走远了的身影,吐着舌头笑道。
“恩,你把她给我盯好了,顺便去帮我问问”她闭上了眼,努力平息着激动地心情,这才凑到月儿耳边,轻轻开口。
“月儿明白了。”月儿冲她点点头,也跟了出去。
琳琅顿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往自己的居所走去,只是,面上的笑意却再也没有散开。
花音染花音染,她心头一遍遍叨念着这个名字,想着接下来就能看到她哭泣绝望的样子,一阵阵快意升上来。
只是,这个时候的她没有想到,她想要别人哭,却不料害人先害己,只能说,一切早已经在冥冥之中,有了定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