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小王妃。”静瑶有些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小王妃,她面沉如水,似乎刚才的消息只是一个无关自身的事情,听过,就算了,可只有她才知道,小王妃是多么在乎小王爷,她只怕,伤心死了。
“静瑶,走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摘荷叶的么?”花音染看着静瑶手足无措的样子,目光柔和了下来,她知道,刚才静瑶左思右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只怕是好一番挣扎,怕她难过,又不得不说,不然,乍然从哪个仆从口里知道,更是难过,毕竟,这事情,已经被王妃传遍府里,全府都要好好照顾那位,说起来就生气,王妃这般做,是置小王妃于何地呢。
“小王妃。”静瑶叹息一声,对她的态度却越发拿不准注意了,她有些局促地道:“要是你心里难过的话,可以哭,哭出来的。”
看着自己爱慕的夫君和别人有了孩子,小王妃的心里,其实很苦吧,偏偏还要装出这样一副模样,她又想到了初见她时,那样倔强的柔弱,目光越发肉软,像是泼了墨的写意山水般。
“谢谢你,静瑶姐姐,不过,这话可不要说了,被人听见不好,哥哥有了子嗣,我们应该高兴才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是静瑶在身边照顾她,明明不比她大几岁,却无微不至地呵护她,她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早已经把她当做自己的亲人了。
“好了,我们快走吧,我可要看静瑶姐姐采了荷叶给我熬粥喝。”她笑着,一双眼睛湿润黑亮,像是笼着一层江南的水烟云雾,她这几日吃不下东西,也只有荷叶粥还能吃下几口,心头掠过一丝愁绪,若不快点把身体养好,她要如何去江南,已经和师兄联系过了,现在师兄只怕是过去给她准备房子了,她也要抓紧动身,还能赶上去看那边的荷花盛景,一半红来一半白。
静瑶看见她面上一闪而过的忧思,心底叹息了一声,她就知道,小王妃一定很难过,只是可怜的小王妃,为何难过,也要一个人偷偷的,不让她一起承担呢,她心里越发对她疼惜了。
荷塘不算很大,但布置的很是精巧,假山泉水,一边还有一座树荫下的亭子,有欢快的蝉儿躲在不知的角落里唱着歌,她就坐在亭子里,看着静瑶子塘边选莲叶。
有些羡慕得看着她活力四射的身影,对于自己的孱弱有些气闷,或者,她可以把静瑶也带走,反正豫王疼她,一定会把静瑶给她的,只是不知道静瑶的意思,毕竟京城才是她的家,呆会她可以问问。
“咦,这不是妹妹么,几日不见妹妹了,怎么看起来瘦了不少,莫非是那些下人疲懒,没有照顾好妹妹?”正瞧着静瑶的动作,琳琅的声音随着风吹来,绵绵软软,如滑腻的蛇爬上身,一下子就感觉不舒服起来。
她穿着粉色摇曳的丝裙,款款走来,身后跟了月儿,两人走得很慢,似乎在欣赏风景。
“哪里,倒是姐姐人逢喜事精神爽,人也显得更漂亮了。”她有些敷衍的应道,实在不想和她多做纠葛,琳琅不喜欢她是毋庸置疑的,她对琳琅也没啥好感,真不知王府这么大,为何她们偏偏会撞上。
“妹妹真会说话,也不知道这么快就有了孩子,哎,这几日尽是折腾我,谨看了还说等他出来了要揍他屁股呢。”琳琅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双唇开启,语气中的示威,一露无疑。
“那是小王爷心疼小姐,真要等小主子出来了,只怕疼还来不及,哪舍得揍啊。”月儿在一边接口,两主仆一唱一和,说的高兴。
花音染没有开口,只是唇角微弯,看着面前的两人,似乎在听戏一般。
“小王妃,我已经摘好了。”静瑶见了这边的情形,慌忙赶过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她笑笑,站起身来。
“大胆奴婢,见到我也不行礼。”琳琅见自己刚才的挑衅后花音染一点反应也没有,有种一拳打入棉花中,软绵绵不着力的感觉,又听见这个婢女一口一个小王妃叫花音染,气就不打一处来。
“姐姐大人有大量,何必和她一般见识呢,气坏了自己可不划算,我身子不舒服,就先告辞了。”她露出一丝深不可测的笑意,说道,琳琅虽然化妆的喜气洋洋,只是,她却能看出她现在是气血两亏,若不好好调理,还是这样整天发怒伤肝火,只怕孩子不太妙啊。
顿了顿,她想提醒她,现在最好不要化妆了,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她不会听她的,她也就懒得lang费口舌了。
“是么,那我正好也想告诉妹妹这句话,平时把身体养好点,不要一会儿又病了,让谨过去看,谨可以很忙的呢。”琳琅咬牙切齿的道,她讨厌花音染这样淡淡的摸样,她为什么不生气呢,她不是该生气的么?本来要气别人,到头来,却是自己生了一肚子闷气。
“琳琅,你在说什么?”段云锦踏入小亭,听到的就是琳琅盛气凌人的话语,皱眉呵斥道。
“谨,你怎么来了,我,我只是在和染儿聊天”她支支吾吾的道,面上带了一点忐忑不安,声音也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原来一个人可以变的这么快,不过一瞬间,就可以判若两人,花音染饶有兴趣的想着,若是琳琅去唱戏,只怕是台柱了。
“你不是说肚子疼么,那还到处乱跑干嘛,月儿,你是怎么照顾你家小姐的。”他有些气急的呵斥,刚听她们对染儿的话语,就一阵怒气涌上来,他一直知道琳琅是大小姐脾气,只是不知道竟然这般对染儿,染儿平时什么都不说,也不知道暗地里,是不是瘦了很多委屈。
“既然谨哥哥这么说,那琳琅就回去躺着,免得碍了你们的眼。”琳琅也怒了,也只有在生气的时候,她才会叫谨哥哥,被当着情敌的面骂,她面上有点挂不住,怒呵呵地拉着月儿就走,吓得月儿赶紧搀扶了她,生怕她摔倒。
“染儿,琳琅她就是嘴巴坏,没什么坏心的,你不要介意她说的。”亭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了,一时之间,倒显得有些清净了,段云锦看着她,这些日子她瘦了很多,娇小的身子包裹在一袭鹅黄色的长裙里,单薄的如同秋日飞舞的落叶,脸上也带了倦容,眼底似乎还有青色的阴影,看起来让人无比心疼,他的话语也有些局促不安了,琳琅的那些话说得有些过分,别说是染儿了,就连他听了都有些生气。
“琳琅姐姐心直口快,我是明白的。”她淡淡的笑着,空气沉闷的让她不舒服,她向着外面等着的静瑶招手:“哥哥,染儿想先回去休息了,你还是去看看琳琅姐姐吧。”
说完,也不等他在说话,就带着静瑶离去了。
“小王妃,你为何不告诉小王爷东院那个有多过分,还帮着她说好话呢。”回到了他们院子,静瑶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自家小王妃就是心肠好,可这样的环境,心肠好只怕要吃亏。
“静瑶,别管这些事了,我想问你,若是有一日我们可以去江南,你要不要一起?”她看着她,一双眼睛亮如清泉。
“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江南啊,小王妃,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静瑶紧张兮兮地问。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而已,对了,静瑶,你帮我去抓点药吧,不要声张。”她想了想,拿出纸写下几味药递给静瑶,府里看病拿药都有记录,她的药方曝光,隐藏的秘密也要不保,若是揭穿了,她只怕不能离开了。
“呕”她话音刚落,只觉得一阵恶心直冲喉头,再也抑制不住,抓着床沿就干呕起来。
“小王妃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静瑶马上去请大夫来,”静瑶着急得帮她拍着背,一叠声地问道,小王妃都吐得这么厉害了,她居然都不知道她在生病,真是该死。
“我没事的,自个儿的身体自个儿知道,你按我说的做进就是了。”吐完了的她一阵脱力,身子无力的靠在床榻上,半合着眼,有气无力地道。
“好吧。”看到花音染疲倦的目光,她终于禁了声,小王妃做事有自己的分寸,她接下来只要仔细看着她就好,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王妃还会开药了,只是,她忙着匆匆出府,没有看见花音染深沉的目光。
看来,不能带静瑶走了,毕竟,她的根是在这里了,可自己的根,又是在哪里呢,她望着华丽的窗帘,一阵发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