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朗气清,阳光明媚。
萧冥夜一脚踏进了一家繁华酒楼,身后跟着脸色不郁的花音染,那日她分享了他的秘密,本来说两人关系应该改善了才是,她提出让他送她回去,他也一口答应了,可这带路,却带到了一个繁华的城镇,她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不打算送她回去了,可怜她之前还感激他,一路尽心尽力照顾他的伤口,到此刻才明白了,有的人,就是不能对他太好。
“小染染,这里的烤羊腿可正宗了,一会让你尝尝我们夜国的美味。”萧冥夜似乎没有看见她一张冷脸,自顾自地点了菜,捧着清茶咂着嘴道。
“你的伤口似乎没有好,怕是吃不得荤腥的。”黑着一张脸,她气门的开口,就算是心理再恼,她也无法对这一个重伤的人拳打脚踢,虽然此人没有一点伤员的自觉,一路上极尽撩拨她的脾气,摸了还可怜兮兮地说自己是伤员,哪有一点夜国萧王的气势,让他都忍不住要怀疑,真正的萧王早在她没觉察的时候被人偷龙转凤了。
“那我吃粥吧,看你吃总行了吧。”他缩了缩脖子去看他面前的素材,苦着一张脸道。
“别叫我吃肉,我会吐。”那日那场厮杀还犹在眼前,让她吃肉,她看真吃不下,有气无力地搅动着面前的菜汤,忽然,隔壁一道不算太小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里。
“这炙炎将军可真是好艳福,就连来大战都有女人相伴,活脱脱一副离了温柔乡就活不下去的摸样,那是我们萧王的对手。”她咽了下嘴里的土豆丝,面上浮现了犹疑之色,她是女人的消息,不是只有二皇子知道么,什么时候走路了风声呢,只是,抬眼看着对面那个皱着一张俊脸拨弄着碗里的青菜的男子。
说这个是双手可变幻风云的萧王,只怕没人相信吧。
“是呀,听说那夫人可是炙炎的大家闺秀,京都第一美人呢,只是,貌似家教不怎么好,战场,也是她一个女人来的了的么,难怪说那将军第一战,就没我们王爷射下了马。”又有一人开口说道。
与两军对峙离得不远也不近的边境之地,本来消息就很灵通,这些人也就优哉游哉地喝着酒,讨论着最新的八卦。
花音染此刻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只觉得喉头那一口饭堵在那里,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生生咯得慌。
她想,她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了,京都的大家闺秀,和哥哥关系匪浅的女人,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琳琅而已。
她只觉得脑袋想要炸开一般,痛得厉害,再也顾不得什么,丢了饭碗,就往外面跑去。
不要听不要听,她说了的,只要哥哥打完战,看着哥哥回到王府,她就会离开,再不留恋,可是,在她离开之前,可不可以让她继续自欺欺人,沉醉在她一手打造的梦里面。
人有些时候是需要自欺的,脚下那么坎坷,心那么累,不自欺,是走不下去的。
“小染染。”萧冥夜跟着追了出来,看见她苍白的面色,忽然拉起她的手,就往不远处的山上跑去,一路上,不知跑了多久,两人握着的手心已经渗出了濡湿的汗意,她想要甩开他的手,可他的力气那么大,她甩不动,也就算了,跑得有点累,可是,她正好需要发泄一下。
“你看见没有,那里,那片白色的光晕下,就是夜国的京城,最中心的紫色城池,就是夜国的的皇宫紫晶城。”他偏头看她,一双黑眸幽幽沉沉,沉淀着一片情深意重:“小染染,既然他对你不起,你便不要他就是,你可愿意,跟我回夜国。”
他低声问着,从来不知天高地厚的萧王,此刻也有了一丝颤抖,害怕听到她的拒绝。
“若是他日,我为帝王,我希望身边的人是你。”他轻轻的开口,以前,他一直以为他会是孤家寡人一个,直到行行而来遇见了她,忍不住,就动了心,她不是最美的,不是最温柔的,她或许有很多缺点,还是他人的妻子,不知为何,偏偏是她让她方寸大乱,不过感情,从来都是不可理喻的。
有些人,面对一辈子都无法动情,一如他父皇和皇后,有些人,惊鸿一瞥也就够了,就如他母亲和父皇,就如她至于他,在对的时间里,遇上了对的人,不可抑制地动心动情。
“萧王殿下真是好大的手笔,开个玩笑也能给出这么大的诱惑,古有柳三变词云,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上晌,忍把浮名,换了浅酌低唱。殿下天潢贵胄,荣华富贵与你不过是囊中物,便是拿了换浅酌低唱又何妨。”逆着夕阳,她娇美的面容模糊不清,可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却泛着冷冷寒气:“只是,区区目光浅薄,只愿意吃吃喝喝,逍遥一世,对于名利,实在没什么兴趣,王爷是找错人了。”
她说完,转身就离去,她想,她明白了为何他非要带她去酒楼,为的,就是要让她听到那些话,只怕那些人,也是他找人去说的,毕竟,这些小老百姓,平日里兢兢战战过日子,战争来了,此刻不是缩着脑袋就是愁皱了眉,哪里还敢去酒楼高谈阔论啊,只是,他算盘打得好,却漏算了她的反应。
他以为,她离了王府,就非得选他么?
或者说,女人就一定要做菟丝草,除了依附男人就不能活了不成,比起再一次泥足深陷,她情愿天高地远,逍遥自在,她是笨,可也不蠢,同样的错,她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她握紧了手,指甲划破了手心,尖锐的痛,让她稍微清醒了点,想来,她是必须要离开了,只差一味药引。今天,就足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