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云霭还在皱眉看着沙盘里的地形,她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这个二皇子认真起来警觉性居然这么低,要她是刺客,只怕就得手了。
“二皇子可是在为夜国的侵袭烦恼?”她开口问道,看着他些许憔悴的面容,有些心疼,这几日担子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想必,他也累得紧。
“染儿不用担心,我会找到办法的。”揉了揉眉心,段云霭爽朗一笑,又是一个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云霭,他是真的人如其名,如云霭一般,让人心中舒坦,就算是在在艰难的环境,也能保持如一。
“其实,我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我觉得,上次一战之后,夜国不会再和我们正面交锋了。”她有些迟疑的开口:“不知二皇子想过没有,夜国大皇子是中宫所处,长子嫡子,理所当然被守旧派认为是储君,只是,这萧王铁面无私,自从接管户部以来,拉下了一大帮朝廷的蛀虫,极得人缘,尤受新进仕子的拥戴,两人平分秋色,呈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恩,你接着说。”段云霭听到这里,眼睛亮了一下,诚然,他一直把心思放在了怎样作战这方面,没有跳出这个框子,这样被她一点拨,刹那间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萧王若是想要赢过大皇子,光有民心还不够,还得有军队的拥护,而现在正好就是夜国举兵来袭,领头人正好是萧王,所以,我觉得,他只是想要抓住兵权,万不会和我们拼斗消耗他新到手的军队。”
看见他含笑的凤眼,她有些长舒了一口气,说下去的话也流利了许多:“那日我们虽然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萧王也趁乱射中哥哥立威,所以看起来战争持平,我想,这几日他们小规模的进兵,只是清楚军队中大皇子的爪牙,顺便也惊扰我们一下,但不会大举进攻的,毕竟,这个时候真要打起来,对他来说也不妙啊。”
“殿下现在要解决的就是让我方士气振作,让士兵们明白夜国的诡计。”她说道这里,顿住了话,接下来的她就不用多说了,想必段云霭可以做得更好,多说多错,少说两句总是好的,虽然她貌似已经说太多了,只是对着段云霭,她潜意识里并没有把他当做皇子,只是朋友。
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哥哥的那些朋友,跟她亲近的,也只有她的师兄而已,其他的不过都是点头之交,倒不如认识不久的段云霭,虽然她知道,眼前这个就是炙炎未来的主人,恍惚间她忽然想到,夜国是不是也同炙炎默认二皇子为储君一样,其实,夜国皇帝也是把萧王作为继承人的,毕竟,萧王民间威望很好,他做皇帝,想必会对百姓好,而夜国大皇子虽说在朝中八面玲珑和多数官员交好,只怕这也会引起皇帝的忌惮,虽然他们是父子,可更是君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想必夜帝也对大皇子不满了吧。
侧身出了大帐,她想着给哥哥熬得鸡汤想必熟了,想了想,往厨房走去,而在她没有觉察到的角落,一双漆黑如夜的眸子闪烁着精光,他来的正好呢,没有错过那一番精彩的说辞,若不是亲耳听见,他还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把多方心思摸得清清楚楚,更可贵的是,知进退,没有把话说完,把功劳留给段云霭,他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忽然出手,快如闪电,花音染只觉得后颈一疼,人就晕了。
而另一边,士兵们发现了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警觉地拦下来,车上却是两个女子,衣着华丽,却神情狼狈,只是那贵妇打扮的女子身上竟然有段元帅的令牌,自称是段元帅的夫人,他们验明了令牌的真伪,在女子趾高气扬的呵斥声中带着她们去了段元帅的房间,只是另一边也着人去通知二皇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