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儿,既然云谨的伤已经好了,你就去休息吧,已经很晚了。”段云霭看着她有些倦怠的神情,把她喝剩的粥收拾好了,抬头对她说道。
“我想在这里照顾他。”她看了下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天已是漆黑一片了,她明白,只怕二皇子已经早知道了她的身份,索性,也不再多解释什么。
‘哥哥现在还在睡着,伤口上加了麻沸散,能让他好好休息一晚了,只是,她却舍不得离开,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静静的看着他,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的情感,能幻想着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还是像从前那边,他飞扬,她守望。
这样的相处模式,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那你也注意休息,不要把自己累坏了。”他看着她轻笑,只是那笑容,凭空有些悲伤。他从来都知道,她来这里,不是为了他,只是却愿长醉在因为她是将军之后,血脉使然的牵强理由中,如今,酒醒,只是,肠已断。
“谢谢你,二皇子。”她明媚的声线有了丝喑哑,忽然把金疮药塞入他手心,指尖触碰的温暖,明明是最轻最软的力道,却是直抵灵魂深处的温暖:“二皇子,你貌似也受了伤,虽然不是很严重,还是要注意的,毕竟,你可是大家的主心骨呢。”
“好。”他握紧了手中的药,似乎连伤口都不疼了,就为她那清清淡淡的一笑,他也要让自己更强大,成为所有人的主心骨,尤其是,她的,有一种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你觉得,就是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送到她手里,都觉得不好,都还想要对她更好,而她,就是这样的人。
而她温柔的给段云谨盖上被子,并不知道,只是她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能在段云霭心中掀起惊涛巨lang。
接连几日,段云谨出现了轻微的低烧,花音染知道这只是大受伤后的必然的症状,只是却也不敢合眼,几乎是不眠不休,调整着药物,让他的身体慢慢恢复过来。
只是,这三日,同样睡不好的还有段云霭,之前皇上为了壮大他的名气,也知道夜国出兵的目的,并没有指派经验丰富的将军同行,只是他毕竟还年少,又是第一次统领大军,做起来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这三日来夜国小部队不时的骚扰,追上去人家又撤退,压根不给他们正面交锋的时机,如此几次过后,自己这边的士兵疲惫不堪不说,士气也低落了不少。
行兵作战者,士气可谓重中之重,若是士气都枯竭了,还打什么战呢,他也在急忙中,一向温暖和煦的面容也舒展不开来。
花音染见段云谨烧已经完全退了下来,经过她精心调理,就算受了这次大伤,哥哥的身子也没有多少损伤,她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想到这三日段云霭的难题,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在京城时她和师兄说的话告诉段云霭,虽说女子不得干政,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反正她就把这些推到师兄身上就可以了,想到这里,她就出门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