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为何还不把箭头取出来?”她进去,就看见一个军医把箭头外面的部分截断,只是,几人窃窃私语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其余的动作,她心急如焚地问道,那箭头嵌入肌理,现在都还在渗血,看起来触目惊心,若是再不取,只怕哥哥那手以后都别想用剑。
几个军医一见是个陌生的小兵在那里大放厥词,正要动怒,一见她身后的二皇子,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是呀,怎么还没给云谨取箭?”段云霭皱着眉,开口问道。
“回殿下,”那几个军医互相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年长的开口,眼中是浓浓的无可奈何:“小王爷肩胛骨上的箭正好嵌入骨缝中,且入肉极深,若是强行拔出来,只怕是止不住血”
“那要怎么办?”段云霭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花音染,担忧得道。
“为今之计,我等商议,只能先给小王爷上药,至于拔箭,只能从长计议。”那个军医小声的说着,没有十足的把握,对方又是金贵身份的皇族,他们也实在不敢贸然下手。
“不行,箭要是再不拔出,哥哥的手就要废了。”花音染听到这里,反而镇静下来,虽然面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只是,眼眸却坚定了不少:“二皇子,我要给哥哥拔箭。”
“染儿你不要太担忧,有军医看护着,云谨不会有事的。”段云霭吃惊的看着她,她不过是一个闺阁弱女,又怎么会拔箭呢。
花音染没有应答,她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平息了自己起伏的思绪,一双黑眸定定的看着军医:“若是用金针过穴,再用草木灰止血,军医看能否可行?”
纵然她跟着国师学过很多医术毒术,可毕竟没有机会实际操作,这第一次用,就是遇见哥哥重伤昏迷,她早已经失去了从容,这个时候,她需要其他人的支持。
“草木灰止血在民间用的还是很多的。”年长的军医微微沉吟片刻,开口道:“这里毕竟不是京城,药材短缺,草木灰倒是个可行的办法,只是金针过穴,我等学艺不精,实在是”
金针过穴他也只是听说过,都没有亲眼见过,更不用说学了。
“我看来给哥哥扎针,你们负责取箭。”她咬着下唇,沉声说道,说完,取出自己的银针。
一针一针,熟练而沉稳的下针,就算是天气还不太热,她的额上也有了滴滴细密的汗珠,许是痛苦太大,就算是昏迷中,段云谨依旧是眉头紧皱,手背上青筋冒出,额上大汗淋淋。
军医在一边看着她的动作,惊愕的嘴都何不拢,这样的技术,竟然只是一个身量单薄的可以说是少年的小兵使出来的,怎么不让他们惊讶,惊讶过后,更多的是赞叹,这针一扎下去,血就缓了,拔箭也就容易多了,当下就有人拿出小刀在火焰上消毒,见她扎完了,就沿着受伤的地方一点点地划开,让箭头露的更多一点。
段云锦已经在低低的呻吟了,那样的痛苦,就算是在昏迷中,也难以忽视吧,她只觉得背上犹如火在烤着,泪水,再次从眸中涌出,像无声的雨,长长的,顺着面颊滑落,这一刻的煎熬,简直可以用五内俱焚来形容。
“好了,好了。”箭头拔出来时也没有之前想的飙血,大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军医麻利给他用了药,把伤口包好,而她已经无力支撑,浑身冷汗琳琳,湿透了里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