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要不要去救援?”一边的萧飞有些不忍的看着面前的人间惨剧,开口问道。
萧王没有回答,眼神不知落到了何处,明明周围都是修罗地狱,血腥断肢漫天飞舞,他却像是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般,迎风而立,岿然不动,恍惚中竟如神祗。
看到郑均狼狈不堪地撤退,他唇角微微勾起的志得意满的弧度,如同暗夜中张开黑色羽翼,掌控了一切,看了这么久,他已将对方的动向了然于心了,那双白皙如天下最完美的玉石雕刻的手微微举起,手中一张射日大弓拉成了满月,阳光下,银色的箭头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晃得人睁不开眼来,对准了段云谨的身影。
手松,弦发。
号称夜国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就算是隔了这么远,他依然能从那群士兵的包围中瞄准那个金色铠甲的男子,看着箭驰如流星,他唇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意,这就是花音染的夫君,知道偷袭,倒还有点脑子,只是太弱了,配不上那个如花般娇艳如月般清冷的女子。
“哥哥。”花音染跟着段云霭撤出战场,冷眼看着面前的修罗战场,鼻尖充斥的血腥味还有擦着面颊而过的断肢差点没让她当场吐出来,她捂住鼻子,忽然心头闪过一丝不安,抬头寻找哥哥的身影,这一看,差点没吓呆她。
“不要。”她凄厉的声音叫了出来,就连阳光也有了一瞬间的黯淡,瞳孔骤然紧缩,她眼睁睁的开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那身上刺着的箭,隔着这么远,她的泪水漫上了眼眶,眼前已经朦胧一片了,却仍是可以听见哥哥沉重的闷哼声,还有迟缓下来的身形。
段云谨听着耳边的呼呼风声,心知不妙,可那携着巨力的箭头已经近在咫尺,避无可避,他闷哼一声,感觉到羽箭没入肌理,撕裂般的疼痛让他眼前阵阵发黑,只是,在晕倒的瞬间,他似乎听见了染儿的声音,携着绝望,带着痛楚他的心似乎也更痛了,一直痛到没有意识。
“哥哥。”花音染眼中的热泪扑簌簌往下掉,她看着段云谨倒下的身影,猛然之间,那双明眸愤愤地盯着萧王,双眼赤红,犹如俯伏待扑的猛兽,她忽然抢过身边一个侍卫的弓箭,手中的弓缓缓张开,对准了千军万马中那个懒洋洋的身影,那个人好像是发现了她的动作,却依旧是视若无睹地转开,她几乎可以看见他嘴角勾起的嘲讽的弧度,还有眼中轻蔑的目光。
手心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马的轻轻晃动让她的箭一次又一次失去了准头,泪水却从眼角渗了出来,沿着脸侧,不断滚落,从没有这么恨过一次人,她再一次痛恨自己,为何不把那包毒药带来,她拼尽全力也要毒死他。
杀了他,杀了他,她的意识像是跌进了虚无的时空里,愤怒,焦灼,伤心,担忧漫无边际地席卷而来,她拉弓的手指已经被勒出了痕迹,甚至深入了肉里,却依旧恍若未觉,等到终于觉得瞄准了他,手中的弓松开,看着那道银光以飞速冲向了那人,深深扎进了他的肩膀,她这才发觉自己早已满头大汗,全身酥软,连抬指的力气都没有。
“染儿,快走。”段云霭见她又上了根箭头,准备来第二箭时,忍不住拉她到自己的马上,往回走,只是一向面团般好欺的她此刻却固执着要留下来,他眼中划过一丝黯然:“再不走,我们就耽误云谨的治疗了。”
“你说?”见到他轻微颔首,她只觉得一下子从地狱进入了天堂,大起大落的差距,让她浑身虚脱,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
“王爷。”萧宁担忧的看着萧冥夜肩上的羽箭,想要上前替他处理伤口。
“无妨。”萧冥夜眼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对于还在渗血的伤口视若无睹,只是,却越发觉得,那女子更加对他的胃口了,能狠能柔,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目光越发幽深了,掠过一边如丧家之犬的郑均,面色阴沉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