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小人天生肤白,怕大家笑话。”她支支吾吾地解释这暴露出来的肌肤。
“哦?”段云霭挑眉,黑色的发丝不经意间散落下一缕,扫在了她面颊上,她却是无心去理,整个人都被他下一句话震的呆立在那里。
“这军队中人人都叫本宫将军,为何你却叫二皇子?”
她恨得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了,怎么会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随即想到自己现在有口难辩的情况,指不定就要被当做奸细了,却听段云霭低沉霸道的问话穿透耳膜。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花然。”这是什么情况啊,虽然她满意狐疑,但是在他强大的气场压迫下,她也只有来口回答了,只是,还好保持了一丝理智,说出的是化名。
“花然么。”他墨玉一般的瞳仁里波光闪动,渐渐地泛起了一层她看不懂的光彩,在她还迷茫中,那菲薄淡色的唇弯起了魅人的弧度:“这个名字好,小花,看你这一身细皮嫩肉的,倒真想一朵小花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娘们呢。”
他说笑间,抚摸了下她黑漆漆的面颊,对于触手的细腻满意的笑弯了眼。
我本来就是女的好不好。花音染被他的轻薄气的脸色发黑,不过被面上的灰泥一掩,倒也看不出什么来,好想跳起来给他两脚啊,可她却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自己现在小命还捏在人家手里呢。
“你既然进过军营了,到是不能轻易离开了,若是有什么拿手的,倒也可以留下来。”他突然开口,凤眸一眯,闪烁着慑人的光。
“我会毒术,轻功也很好的。”柳暗花明啊,花音染现在的心境就是如此,突如其来的喜讯,让她面上都透出浓浓的欢喜。
“这样啊,好像有点厉害的样子,那做本宫的贴身侍卫吧,正好保护本宫。”他微微一笑,凤眼斜飞入鬓,温柔无限。
“不了,我,我还是留在炊事班吧。”她吞了吞口水,她不过是想要找一个能最快了解战事,又不起眼的地方,炊事班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那怎么行,你的嫌疑还没洗刷,而且还会毒术,本宫怎么放心让你在炊事班,在你嫌疑洗刷前,你只有在本宫面前本宫才放心。”他漫不经心地开口,那双寒烈的眸直直看过来,宛若夜魅:“还是,你想去军中审讯堂被彻查一番。”
“多谢将军。”花音染咬牙切齿,她看着对方狡黠若狐的笑,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是被盯上的猎物,一步步逼入陷阱,偏生无力反抗。
“那我们回营了,小花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段云霭长臂一拉,把她禁锢在怀里,扬鞭往营地走去,眉眼轻轻一弯,如出尘的春风越冰而来。
“小花儿,你不记得我了没关系,我会让你从新记得的。”他低沉透亮的声音带着温暖的气息,缠绕在迎面而来的凉风中,听不真切,看着依旧是气鼓鼓的花音染,他笑的越发开怀,这次的吃瘪,就当做是撩拨了他的心,又逃跑掉的惩罚吧。
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认真翻检着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他的面色越发柔和了。
军队又行了几日,已经到了两国的交界之处,三不管的地带,再多半日,就要和这里的驻军会合了,花音染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前面忽然递过来一个水壶。
她看了眼前面的二皇子,不动声色地喝了口水,这些日子,二皇子对她不可谓不好的,她这个贴身侍卫霸占了帐篷里唯一的床,而堂堂二皇子居然打地铺,他倒是美名其曰,看着她免得她做坏事,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感激的。
之前混进来就想过,她毕竟是女子,不可能和那些士兵一起混住营帐,琢磨着只能宿在草丛里,却不想,居然还有这一番际遇,只是,却也让她疑惑不已,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对待嫌疑犯的态度,那么,二皇子这么做,又有什么深意呢?
她正蹙眉思索着,忽然听到了鸣金声。
“怎么了?”她抬头,开口问道。
“我们,貌似遇上敌人了。”段云霭侧头与她对视,那双潋滟的凤眼里也多了几分凝重和焦灼,他沉声道:“呆会打起来的时候,你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
说完,策马上前去。此刻双方面对面,都愣了一下,随即就开始打在一起,两队人马,乱成一团,毫无章法可言,顷刻间血色漫天,乌云滚滚,就连天上的太阳都像是要被遮住了一般,听的人胆战心惊。
花音染还没明白过来,被周围的人流冲散,只一会儿,就和段云霭分开了。
她咬了咬牙,抽出之前段云霭给她的配件,挑倒了身边的两个敌军,向着段云霭的方向冲过去了,虽然现在战场风起云涌,但他的身子身姿傲然立于敌军之中,依旧从容不怕,谈笑间敌首滚落在地。
只是,眼风扫到靠近的身影时,面色沉了下来,一个恍神间,一把长矛斜刺过来。
“我要不来,你的手就保不住了。”花音染一剑解决了那人,沉声喝道:“注意前方。”
“不是叫你去躲着么?”段云霭有些恼地喝道,随即把几个不长眼靠过来的敌人踢开。
“我不是你的贴身侍卫么,不想死就专心点,废话少说。”她瞪了他一眼,随即看着胶在一起的混战皱眉,这个时候,双方都是在打无准备的战,谁能先整理好队伍,谁就能抢占先机。
只是,如今的混乱,又要如何整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