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哥哥是自己回去了?
她蹙着眉,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涌现出浓浓的不安。
“小王妃,你快去救救爷吧,爷快被王爷打死了。”段云谨身边的小栗子远远地看着她,就气喘嘘嘘的喊道。
“父王为何要打哥哥?”她大惊失色,豫王是知道了哥哥要去大战才特意回来指导哥哥的,父子两之间一向融洽,可为何突然要打哥哥呢?
“爷,爷他”小栗子开始只想着豫王最疼花音染就冒冒失失跑来了,可是问道原因,他却支支吾吾说不出口了。
“快说呀你,吞吞吐吐的不是急死人么?”静瑶见花音染已经急不可耐了,连声催促道。
“爷要娶琳琅小姐”他闭上眼,一副壮士赴刑场的样子叫了出来。
“什么?”她牙齿上下打着颤,耳膜中血液哗哗撞击着,直到她在也发不出声音,白蒙蒙的水汽遮蔽了瞳孔最后一丝光线,她的世界,瞬间塌了,恍惚间一个趔趄,就要栽倒下来。
“你胡说什么,小王爷娶了小王妃,怎么可能还娶琳琅小姐。”静瑶眼明手快的扶住她,见她面色雪白的样子,心头一片凉意,似乎是冬天未化的冰雪,一块块砸在胸口,硬生生的疼,她张开嘴,噼里啪啦地骂道,她早就知道那琳琅一双狐媚眼不安分,只是,她不是千金小姐么,怎么眼巴巴来给小王爷作妾,当真是贱。
“小王爷说是做平妻。”小栗子被发飙的静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嗫嚅地道。
静瑶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知道要怎么发泄了,平妻平妻这般,是要置小王妃于何境地呢。
“静瑶,天,是不是黑了。”花音染忽然开口,素白的面容被花影落下深深浅浅的影,她的眼睛就藏在这深深浅浅的阴影后面,仿佛是黑夜的一份子。
“小王妃,天,才刚刚亮啊。”静瑶惊疑地开口。
“我知道。”她依旧微笑着,只是,她知道,她的天已经黑了,黑了,再也不会亮了:“我们过去看看吧,毕竟打在儿身,痛在父心,父王打过了哥哥,只怕自己也要难过了。”
她说完,就往王爷住的主院走去。
普一进门,就听见藤条打在肉上的劈啪声,段云谨一声不响地跪在那里,倔强的和豫王对望,白色的锦袍上已经沾染了血色,而琳琅跪在另一边,哭的花容失色。
“父王为何生这么大的气,气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花音染移步上前,纤细的手抓住了豫王的鞭子。
“染儿,你可知这畜生做了什么,今儿个我非打死他不可。”豫王看到她,面色缓和了几分,随即看见依旧不知悔改的段云谨,怒气又冒了出来。
“让父王这般生气,实在是儿女们的不孝,可是,可不可以看在染儿的面上,让哥哥娶琳琅。”她说着,扑通一声跪下去,重重地磕了个头:“染儿求你了。”
“染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豫王吃惊的看着她,手中的鞭子落了也不自知,看着她越来越神似宁儿的面庞,心下一丝恍惚,依稀还可以看见当年宁儿舍弃他决绝离开的身影,君若无情我便休,她如是说的,若是给不了她一心一意,这样的爱,她不要也罢,当年他抛不下自己的身份,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如今,他想要让他们小夫妻两人结同心,可谨儿却不争气,居然和琳琅有了肌肤之亲,他心头涌现出一股无力。
“染儿”一边的段云谨也吃惊的看着她。
她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他衣服上的血痕,这些,都是他为了另外一个女子受的伤,是为他们爱情勇敢地印记,她眼中浮现出失望,难堪,心痛,种种感觉缠绕,最终,归于死寂。
忽然,就释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