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她终于离开了,段云谨总算是松了口气,随即想到他还没有得到花音染的谅解,心头一急,急忙从矮墙边就跃了出去。
他的身影刚消失在花红柳绿之中,一道娇音就破门而起。
“谨哥哥,琳琅的手巾忘拿了。”琳琅推门进来,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一下子变了脸色。
“染儿。”他脑子忽然一阵昏沉,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往花音染的院子里走,还没到院子里,就看见了花深处沉默而坐的少女,心头淌过一丝温暖,开口唤道。
花音染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动。
“染儿,还在生气么,哥哥明天就要走了,你现在都不愿意跟我说话么?”看着少女委屈的神情,他叹了口气,轻轻地抚摸她的头顶,极轻极无奈地说道。
他叫她的声音那么温柔那么醇和,似乎弥漫着浓浓的酒香,熏得他快要醉了。
“可是是谨哥哥不相信我,我和那个萧王根本就不认识,那天是他”她缓和了语气,见到哥哥不误会了,忍不住要解释,她知道,她是中了他的毒,只要他出现,她就会乱了心思。
“恩。”段云谨心不在焉地应道,目光却粘在了她一开一合的红唇上,隔得这么近,他可以看见她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上,长长的卷翘睫毛轻轻颤动,还有秀气的眉,挺翘的鼻子,而那头柔软乌黑的发丝上丝丝缕缕的幽香,快要让人色魂授予了。
“哥哥,你以后可不可以,一直相信染儿。”她抬起头,目光盈盈地看着他,被他不信任的感觉,她再也不想尝试。
真是要命,段云谨一直知道染儿是漂亮的,可是从没有这么一刻,让他目眩神晕,他只觉得唇干舌燥,那微微扬起的雪色面庞,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吻,他遵从着心意,吻了下去。
那般柔软甜美的感觉,让他舒服的喟叹,忍不住还想要更多,修长有力的大手一揽,他用力的拥着她,似乎要把她融入骨髓,花音染错愕地掀开唇,却正好给了他机会,他的舌肆意地侵入她的唇,那般滚烫炙热的感觉,烫得她心都暖了。
她盈盈地看着他,这个她用心爱着的男子,终于伸手揽住他,笨拙地回应,这缠绵悱恻的一吻,让她浑身酥软,力气全无,让她几乎快要窒息在其中,只是,她却挣不开,也舍不得挣开,她只觉得,这一吻,似乎就是一生了。
夜色朦胧,星子跃出云层,夜色那般美好,她却看不见,只听得自己的心跳,砰砰砰,一声接一声,盖住了一切,震得她耳膜生疼。
“谨哥哥。”感觉到他的气息在往下移,空气中似乎也氤氲着暧昧的气息,她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有些手足无措,一双眸子如受惊的小鹿般望着他,朵朵红云羞涩的浸染着她的脸庞,看的段云谨仅有的一丝理智也失去了。
“别怕,染儿。”他轻轻地开口,着了魔般抚摸着她那光裸的脊背,在那比苏州白缎更光滑的肌肤上,中了蛊一般,一点点描上诱人的胭脂色
夜凉如水,可是两人交缠的体温,却烫的吓人,花音染微微合上眼,那一瞬间的疼痛让她抑制不住地轻泣出声,可随即就有温暖的唇啄去她的眼泪,那么温柔,几乎就要把她溺毙,她颤栗着承载者一串串细碎的吻,忽然有了一种被宠爱的感觉
夜那么长,可有人相伴,时间似乎过得格外快。
一丝光线溢出黑夜的时候,她睁开眼,给还阖眸沉睡的他整理好衣服,自己拖着酸涩地几乎站不住的身子,往小院里走去,她要趁着天色早,先去打理好,不然被人看见了,她可就
“小王妃,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天色大亮的时候,静瑶推开房间,已经看见了沐浴后的花音染,穿着一身白色中衣,坐在梳妆台上打理长发,似乎心情很好地样子,眸光轻轻一瞥她,就是风情万种,看得她有些傻眼,今个儿的王妃,似乎格外的漂亮。
“静瑶,你来的正好,跟我一起去捡某只馋猫。”她随手把外衣一披,抿嘴轻笑,可不是馋嘴猫么,昨天一直啃她的脖子,都让她怀疑哥哥是把她当做红烧排骨了,这么一想,一丝羞涩又在眸中流转。
“好。”静瑶手中的水盆差点打倒,小王妃可不可以不要笑了,在笑,她都要晕倒了,对于花音染口中的馋猫,她就算迷惑王府里不养猫,也没有神智去问了。
只是,等到花音染走到昨晚的密林中,段云谨已经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