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王殿下真会说笑,请你放尊重一点,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她仰起头和她对峙,手心中已经是冷汗涔涔,紧紧地握住了衣袖中滑下来的那根银针。
“小王妃要怎么不客气呢?”他好听的声音轻轻地响在她耳边,像是黑夜中最能蛊惑人心的魔咒,在她开口反驳的刹那,炙热的吻骤然落下,惊得她瞪大了眼。
他怎么可以这样?
想也不想的,她手中的银针往他身上扎去,强烈的羞耻感让她的水眸中泛起了朦胧的烟雾,针上的迷药对他却没作用,他依旧霸道地圈住她,削薄的唇在她粉嫩的脸蛋上流连忘返,最终,落在了纤细的颈项上,微微用力一吮,艳色的玫瑰就这么突兀出来,衬着雪白的肌肤,妖冶的魅人。
夜冥萧轻抬凤眸,一丝浅浅的光线流转,半明半暗,夹杂着一丝满意。
“无耻。”花音染气的浑身颤抖,生平第一次,她为自己的善良后悔,怎么不在针上涂穿肠毒药,一下子毒死这个无耻之徒。
不远处有轻微的响动,他还想说什么,面色忽然一整,手一挥,手下的黑衣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去。
“小染儿,我们还会再见的。”他抬手想要抚摸她的面庞,见到她恨恨的眼神,半眯的凤眼里笑意更深了,随着话音落下,那道魅惑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而她身上的禁锢也已经解开了。
“哐当”地一声,门被踢开了。
“染儿,琳琅,你们怎么样了?”段云谨率先冲了进来,俊朗的面上挂着浓浓的担忧。
“谨”之前还蜷缩在地上的琳琅扑到了段云谨面前,生生挡住了他往花音染那去的脚步,她抬着头,让苍白的面上那清晰的指印映入他眼底,眼眶中泪水如夏天的骤雨,扑簌簌落得昏天暗地,哽咽着说不出来话。
“琳琅,是不是伤到了哪里,这些胆大包天的人,竟敢对你们用刑。”段云谨心头火起,看着琳琅浑身湿漉漉楚楚可人的摸样,手紧紧握成拳头,只是,眼睛扫过一边神色淡淡的花音染时,他的目光落在她潋滟的唇,还有纤细的锁骨上,那一朵似乎妖娆妍丽的吻痕,有丝丝寒气渗入,又是冰冷,又是灼热。
这个时候,什么理智,他通通丢没了,只是狠狠地瞪着她,在他没察觉之前,已经一掌扇了下去。
这暴怒中的一掌,他的力道并没有控制,十成十的力气扇过去,花音染只觉得半边脸都失去了知觉。
“谨哥哥,别打染儿,要不是她和那个黑衣人周旋,黑衣人心情也不会好,说不定还要打琳琅呢。”琳琅眨巴着眼,盈盈的泪光掩盖了眸中那一抹绵长的恶毒,她怯怯地开口,柔声说道。
而本来对于刚才行为还有一丝懊恼的段云谨,却又被琳琅勾起了心头的怒气。
若说那些人要打,为何只打琳琅,而没有打她呢,还有那个刺眼的吻痕,他扶着琳琅,看着花音染时,身上已经流露出冰冷的气息。
“哥哥,那人是夜国的萧王。”花音染捂着脸,刚开始看到他的喜悦已经被这一巴掌打到了九霄云外去,刚刚遇见那种事情,她面上装的坚强,可其实,她也很害怕啊,她想要哥哥来救她,只是,这样的情形,她脑子里混混沌沌的,胸口更是像塞了棉花一样呼吸困难,却依然挺直了肩,从他们身边走过,风吹过,那样喑哑暗淡的声音,仿佛被割的支离破碎一般,消散在风中。
是不是她不该奢求哥哥的爱的,她痛苦的闭上眼睛,要走进他的心,原来这么难,她已经精疲力竭,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轻轻抱紧了自己的肩,分明已是春暖时节,风拂来,偏偏冷的让人胆战心惊。
段云谨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夜风吹起她乌黑的发,她周围似乎笼罩着清冷的孤独,如烟花寂灭,他的心,触不及防地疼了一下。
这一晚,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只觉得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新酿的桂花酒香滑入肚里,一线细细的凉,醉眼朦胧中,她似乎又看到了娘亲,粗布荆钗,与爹爹在大漠黄沙里,任如花容颜悄然染上风霜,却也甘之如饴。
她听起师父说过娘的故事,娘的这一生,就是为了纯粹的爱而活的,就算抛去天下至尊的荣华,抛去生命,也在所不惜,想起来,竟是由一丝艳羡,那样的爱,她一生都不会拥有的吧。
眼角有些潮湿,她低头拭泪。
“你哭了?”风中,低低的叹息声响起:“不会被猪咬疼了吧。”
“谁哭了?你胆子倒不小,敢擅闯王府,真不知死是怎么写的。”她擦去眼泪,冷笑一声,或许是之前怕到了极致,这个时候,脑子倒是清明了。
“想要哭的时候把头仰起来,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夜冥萧深深地看着她,一个女子,要怎样的爱着,才能这般痛不能哭的,他想起了自己那个红颜未老恩先断,绝望中死在永巷里的娘:“不过你也真孬,竟然自己一个人躲着哭,不过也是有的猪太厉害了,连老虎也能吃,你斗不过也是应该的。”
“真好笑,这不是自欺欺人么?”她慌乱地抹了一把泪,他居然说琳琅是猪,这样的说法,倒是新鲜,可仔细一想想,可不是么,琳琅那般装可怜,表面上是为她辩护,可实际上呢,她想到这里,眸光冷了下来。
“好笑么,可人有些时候是需要自欺的。小染儿,你夫君对你也不好,干脆跟我走吧。”夜冥萧见她一点就明白过来,忍不住又叹息,为什么他越看越觉得,她这样的女子,合该是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争皇位的贤内助呢。
“不可能。萧王爷,趁着巡逻人没有来,你可以滚了。”花音染听他说得不像话了,冷哼一声,下逐客令。
“小染儿,事情可不要说的太绝对了啊。”夜冥萧摸着差点被合上来的门板夹到的鼻子,微微一笑,外界不是说她温柔娴雅么,可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