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哥哥,你们来了啊,你快去和他们一起作首好诗吧,染儿有我照顾呢。”琳琅在丫鬟的陪同下,也走了出来,一身紫色男装,艳色逼人,只是,两人站在了一起,生生,被花音染身上飘渺如仙的气质压下去一筹,生生黯淡了色彩,她心里恨恨的,看着面前少女玉色的面庞,亲昵的推了下段云谨,笑嘻嘻开口。
“那好吧。”他见到自己那一群狐朋狗友已经在招呼他了,带上染儿过去,他才舍不得,倒不如让她跟着琳琅,两个女孩子家家,也有话聊。
“染儿妹妹,你能来姐姐的诗会,姐姐真的很高兴,姐姐还怕你不来呢。”她亲昵地拉起花音染的手,眉睫一颤,浓重阴影旋即覆盖上来:“姐姐先自罚一杯,之前竟然没考虑到今儿个是妹妹的生日,把宴会开在这一天,妹妹你没生气吧,我本来想改的,可谨哥哥说我已经做了很多准备,舍不得我的心血白流。”
“这样啊。”花音染把玩着手中的夜光杯,里面的葡萄酒流转着妖冶的红色,阵阵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她面沉如水,之前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琳琅是故意的,明知道今儿个是她生日,偏偏还这么做,就是要让她难过,只是,她又怎会让她如愿呢。
“妹妹,你生气了么,可能谨哥哥是不记得你的生日,不然,怎么着也要给你办的不是?”见她没有反应一般,琳琅推了她一把,继续说道。
“琳琅姐姐,我没有生气,哥哥还有一个月就要出征了,过几天,也就要去军营训练去了,姐姐作为哥哥的朋友,你的诗会,他当然会不遗余力地帮忙啊,哥哥这个人,就是这么古道热肠。”顿了顿,她眼神悠悠,望了一下不远处那道挺拔的身影,其实只有她才知道,眼前的画舫虽然富丽堂皇,可厚重帷幔却是像山峦一般压下来,压得她不能喘息,胸口窒闷欲绝,也只有看看他,她才有力气说下去。
“至于我的生日,反正我和哥哥也是自己人了,就不用计较那么多形式上的东西,毕竟,早上哥哥陪着我吃长寿面,我就已经满足了,哥哥大战在即,我怎么还舍得让他劳累呢。”她微微一笑,扬首的姿势,如兰花胜放。
“妹妹既然这样想,那姐姐就放心了。”琳琅面上笑靥如花,心头却是怒气汹涌,花音染拐弯抹角,不就是再说,她和谨哥哥是外人么,偏偏发作不得,只能埋头喝酒。
“嘿嘿,我有佳句了。”忽然一个紫衣青年站起来,喜不自禁地抚掌:“欲把月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静静的月湖面上错落着各种姿态的荷叶,月色的光华静静地洒在湖面上,缭绕出层层光辉,柳丝细长如茵,清风摇摆,一层薄薄的烟雾,给湖面平添了几分朦胧之美,诗中把女子比作月湖,已经是极致的赞誉了,众人不知觉把目光落在了琳琅身上,虽然都知道那个湖蓝女子才是最美的,可这李家公子喜欢琳琅可是出了名的,再说了,那湖蓝女子是小王爷带来的,谁敢觊觎。
“这人真是”琳琅粉颊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这李旺财虽然人很烦,而且很讨厌,对她死缠烂打的紧,看这诗会也打听到她穿紫衣跟着穿,可肚子里却着实有点墨水,这句诗词形容她的美貌,她很是喜欢。
“小王妃,今日见到你的尊荣,李某才知道,之前所见全都是庸脂俗粉,今日得见月下仙子,李某平生足也。”李旺财似乎喝醉了,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说,身边的人眼明手快,把他按了下去,琳琅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这该死的李旺财,他之前追逐最多的不就是她貌倾京城的琳琅小姐么,这般说来,岂不是再说她是庸脂俗粉,她气不打一处,指甲险些把掌心划破。
“对了,琳琅,你不是说有陈年花雕么,还不给哥哥们上来。”和段云谨坐在一起的桃花眼男子忽然勾着一抹笑,慵懒的嗓音传了过来,他们一起玩大的都是知道琳琅的脾气,要是再不支开她,只怕就快要爆发了。
“什么花雕啊?”她现在心情还不好呢,还跟她说有的没的,她胸口怒气涌动,就要爆发的刹那,忽然听见一道温润如水的声音,一下子就浇熄了她的怒焰。
“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那琳琅和染儿去拿来吧。”段云谨开口说道,他也很生气,这船舱里的人,明里暗里,多少人在偷偷看花音染,他感觉得到,所以更加气愤,以后再也不能带她出来了,只是,现在却只能克制着,装出一副风轻云淡,支开她一会也好,这些人看她,他就是感觉到不舒服。
“恩好的,谨哥哥等会儿,我和染儿马上就拿来。”听到段云谨的声音,她恢复了理智,其他的男人怎么样,她在意干嘛,李旺财说她是庸脂俗粉,她平日里不也把他看成一条狗么,她在意的,只是谨哥哥,想到这里,她声音温婉柔弱地应道,像是一缕似有若无的风。
随即转头看向花音染:“染儿妹妹,跟我一起去吧。”
花音染颔首,虽然不喜欢她,可坐在这里,她却感觉到更不自在,尤其是之前那男子的诗词,让她更觉坐立不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