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诗会花音染生日到来的那天,也是琳琅的诗会,诗会是定在傍晚开始的,正午一过,段云谨就潜人送来了一身湖蓝的男装,她懒懒的看着,提不起半点精神,倒是静瑶看的乐呵呵的,一个劲推她进去换上。
“天啊,小王妃。”静瑶看着换衣出来的她,倒抽一口凉气,还没看清少女的相貌,她的眼前就是桃花纷飞,大片大片桃花如雨般落下,然后,浮起一团如云般潇洒的身影,少女含笑立在她面前,湖蓝的衣袍是海的颜色,一点点淡淡的樱花揉碎在衣摆处,白玉冠束起的青丝,翩翩如玉。
“怎么了,不好看?”她走到她面前,伸手替她拂去发间的花瓣,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不是,是太好看了,天啊,小王妃女装的时候是天仙下凡,男装的时候简直是被贬谪仙。”她兴奋地红了脸:“小王爷真有眼光,今晚他有眼福了。”
“静瑶,今晚你就留下守院子吧。”想到段云谨,她的面上浮现出一抹苦笑,随即把脸一板说道:“调侃主子,罚你闭门思过。”
“不去就不去,反正,我去了也是碍事,不过小王爷小王妃今晚可要注意了,不然,明儿个京城准会传遍,小王爷有断袖之好。”静瑶捂着嘴巴,笑着侃道,见到她作势要打她,做了个鬼脸,跑到屋子去了,心头确实很高兴的,小王妃这样才对嘛,平日里安安静静的,哪有少女的活泼呢。
静瑶一去,她面上那淡淡的笑就散开了,嘴里的苦涩蔓延开来,真苦,就像是吃了黄连的味道,静瑶以为,哥哥带她出去玩,是一个别开生面的庆祝么,其实,也没什么可悲伤地,就当作,是很多人都在给她庆祝生日,这不是很好么?
只是她自己知道,她不在意生日的事,却在意哥哥为了别的女人,而忘了她的生日,这样的事实,让她心痛如绞。
“染儿,你准备好了?”段云谨一进门,就看见她站在桃树下,湖蓝的身影纤细如莲,那背影单的好像一阵风,一吹,便要溃散,他心头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在他来不及抓住的时候,就已经散去。
“哥哥,我们现在就走么?”她回眸一笑,露出糯米珍珠一般的细牙,笑靥如花。
“嗯,我已经让人备好了轿。”刚刚的一笑,如繁华盛开,皎月清辉,美不胜收,他心里一阵纷乱,时光把流年偷换,什么时候,那个梳着长长羊角辫的女孩子,已经长成面前亭亭玉立的少女,他心头升起一股怅然迷茫,看了眼身边如花的面颊,轻声嘟哝一句:“早知道便不听阿舟的,给你挑这套衣服。”
“是染儿穿着不好看么?”她有些惴惴不安地问道,水眸洋溢着淡淡的慌乱,都是静瑶说好看,她也没去照镜子。
“是太好看了。”段云谨摸摸鼻子,闷闷地道,心头怎么有种,自己的珍宝被拿出去给别人看的不痛快啊。
“什么?”隔得这么近,他的话当然都落入了她耳里,她抿唇轻笑,小小的酒窝在陶瓷般的脸上跳跃,让他微微失神。
“说叫你快走,磨磨蹭蹭的,一会就要迟到了。”他对她伸出手,随即还补充了句:“待会出去不要这么笑,看着都没女孩子的矜持。”
说道这句他面颊微微热了热,也明白自己是太过了,奇怪,琳琅一天到晚穿着男装混迹在他们之中,他怎么觉得没什么,换成花音染了,就总觉得不舒服呢,是琳琅从小就这样吧,所以习惯了,他在心头这么说。
“好,我只对哥哥这么笑。”听到他鲜少的孩子语气,花音染眼中的阴霾一下子消散了,她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心是那么温暖,凶巴巴的声音是那么柔软舒适,像五月的风拂过婀娜多姿的杨柳。
她想,他一定给她喂了什么毒药,只要他展露一点温暖,哪怕是火,她这只小飞蛾也义无反顾地扑上去,什么女孩子的矜持稳重,统统都见鬼去吧,她只知道,她在爱着眼前这个男子,爱到,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姿态。
马车沿着京城的青石板路一路悠悠晃晃,到了半月湖,面前是一艘崭新的描金画舫,她跟着段云谨走上去,忽然想起了他们成亲的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那只红木画舫,让她惊艳的美丽,时隔几年,他们也不知道换了几只了,时隔七年,她又站在了这里。
“云谨来了啊。”不知谁叫了一声,欢闹刹那间停止了一下,大家都看着跟在云谨身后的男装女子,脸光艳逼人,眼睛顾盼神飞,衣衫被风吹动如轻云出岫,腰肢纤纤如弱柳扶风,一瞬间,都忘了言语。
“咳咳,大家不用管我们,喝酒吧。”段云谨不悦的低声咳嗽了一下,侧身挡住了花音染的面庞,心头越发后悔,怎么忘了给她拿面纱呢。
见到他下意识的保护动作,她唇角一弯,风儿扬起她柔软的发丝,像是雨后初荷般绚烂多姿。
“笑什么,一起进去吧。”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他却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换上了粗布衣衫,她依旧会让人移不开眼睛,拉起她的手,他把她往里面的角落里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