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幼妃不得宠 > 009他的心意

“哥哥,哥哥”追了好一会儿才靠近段云谨,她扯着嗓子喊道,他听到了声音,停住了,隔着人潮,远远地看着她。
“你跑到哪里去了?”见她跑近,他终于一把把她揽进怀里,他抱得很紧,她都感觉到身上的骨头被勒的有些痛了,只是,听着他似乎含了丝颤抖的声音,她的呼吸为之一窒,似乎就忘记了他把她抛弃在大街上去追琳琅的情景了,只要对着他,她就什么气也生不起来。
只一句简简单单的问话,便直直打入她的心扉,打中她的命脉,令她几欲落泪。
身后有随从牵来了马,他抱着她共乘一骑,她还不会骑马,只觉得身下的马轻微一动,自己就要落下去一般,怕的连脸都有些发白,他却是看的分明,微微一叹,把她搂紧在怀里。
“哥哥”她抬起头,看着他深邃的眸子,似乎是无边无际的星空,让她瞬间就迷失了方向。
“恩。”他拢紧了她,轻轻应道。
“哥哥。”夜空下,摇曳的树影,灿烂的等过都在急速往后倒退,她身处在他的怀里,一抬头就看的见他沉沉的眸光,里面像是有浩天的星光不停地闪耀,明亮却不炫耀,温暖安定。
“要是累了就先睡一会,我们马上就到家了。”他在她耳边轻声哄道,声音柔软的像三月春风,鼓鼓的涨满整个心胸,忍不住就抓住了那双修长的手,若是他能一心一意爱她,那她倾尽毕生心力,也会跟随在他身边,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也绝不相负,就像,她的爹爹和娘亲一般。
她想,她有点明白娘亲了,似乎又下起了漫天的斜风细雨,丝一般缠绕在心口,让人眼睛也跟着湿润起来。
天气在一天天的变冷,当最冷的数九寒天到来的时候,一年一度的元宵节也到了,自从年前豫王爷带兵驻扎边境之后,王府越发显得冷清了。
花音染抬眼看着窗外凌寒盛放的腊梅,白皙纤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弄了下,缠绵悱恻的琴声就如流水一般倾泻下来。
“听到这琴音就知道是染儿在弹琴了。”琴音落后,忽然而起的一阵鼓掌声惊醒了她,回过头去,就看见披着白色狐裘的莫秋白缓缓走来,近在咫尺的容颜,精美的如丹青妙笔,微微的一笑,就融化了严寒的冰雪,清雅的声音,可以染醉所有的枫林。
“莫哥哥。”她站起身,笑着迎上去,段云谨的那些朋友,她熟识的也只有莫秋白,据说他是丞相之子,琳琅的异母哥哥,只是从小离家,拜入国师门下,她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些,和莫秋白的相识,更多的是因为琴。
自那夜回来,她就发誓要学弹琴,不仅要会弹,还要弹得好,只是,她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学,直到一次无意间莫秋白知道了,他为她找来了琴,再日日上她的梨花小筑教她。
最初的时候,她的小手被琴弦勒出一道道血痕,钻心的痛,却拒绝上药,拒绝戴指甲,只因为,要想学好琴,只有自己的手感触,很多次他都以为她要忍不下去,她却咬牙撑过去的时候,他问她,为何要这般拼命?
她凝视着手中的伤痕,唇角的笑模糊:“我想要弹出最好的琴声。”
这是她对哥哥的承诺,学琴不是她喜欢的,可是,她却一定会做到最好。
莫秋白唯有沉默,他看着她犹自倔强的小脸,心底忽然流过软软的情愫,像午后饱满的云朵,缕缕透着阳光的暖意。
“染儿的琴越弹越好了呢。”莫秋白看着她笑,菲薄淡色的唇忽然就变成了春风弧度,他学琴的时候,师父曾说他千里挑一的天才,只是,染儿却比他学的快多了,说她是鬼才也不为过,更何况她这般的刻苦,不过短短时日,她的琴艺已经比很多人几年所得更好。
“莫哥哥笑话我了。”她的微笑极淡,确如春波荡漾,潋滟铄金,让他触不及防间看的呆住。
“染儿,今晚会有元宵灯会,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忽然想起此行目的,莫秋白定了定神,轻声开口说道。
“我,我不去了,今晚还有事做。”听到灯会,她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黯淡下来,哥哥不会喜欢她去的,自从那次游湖回来,哥哥就再也没有带她出去过的,她知道,她出去会给哥哥添麻烦的,她知道,琳琅也一定会去的,有稍微的疼痛溪流办浸入胸口,一点点形成黑色的漩涡,将她的心吞噬。
“就知道你不会去。”莫秋白叹了口气,忽然变魔术般从狐裘里拿出用油纸包着的东西,故作神秘地眨眨眼:“这是师父恰好多做出来的。”
“是烟花?”她看着他笑,笑容更是如水晶一般清澈透明。
“恩。”他点点头,修长的手指把烟火拿出来一一摆好,再点燃了火折子,宁静的夜晚,明媚的火光划亮了天幕,她仰头看着,努力抑制着快要绝提而下的眼泪。
那些烟火,在夜空中拼凑出一个字:“染。”
在这元宵夜,莫秋白用他特有的温柔,在她寂寞的岁月中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染儿,喜欢么?”他回转头来,那袭狐裘在风中飞舞,沾染了晨露,舞出一道绚丽的影。
“谢谢你,莫哥哥,我很喜欢。”悄然擦去眼角的温热,她重重的点头,他目光中的呵护,如同寒冬中的温泉,让人沉迷,只是,这个时候,眼中只有段云谨的她不知道,他所有不经意的温柔,其实,都是精心安排的,若非用心,哪有这么多凑巧。
“秋白,秋白”远远的,听到哥哥的喊声,哥哥总是这样没耐心,不肯多找找,不过这样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喊,莫哥哥总是听得到的,她有些无奈的想着,扯了扯莫秋白的衣袖。
“莫哥哥,哥哥在叫你了,你快去吧。”她轻声说道。
“你真的不同我们一起去?”莫秋白有些迟疑地问道,换来的只是她的摇头。
“那好吧。”他看着她,百感交集,知道他说无数句,都比不上段云谨的一句话,唯有沉默。
今夜的元宵夜,哥哥是不是和琳琅在一起,她久久伫立在雪地中,风儿扬起了她柔软的发丝,白色锦缎上燃着极淡极淡的樱花,映着莹莹雪肤,彷佛快要融化在风雪中一般,良久,感觉到身子有些冷,她才往屋内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