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奉茶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棂上斜斜地射进屋子的时候,门口已经响起了侍女们敲门的声音。
“小王爷,小王妃,你们起了么?”静瑶端着水,在门口问道。
“进来吧。”段云谨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揉着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扬声道。
“小王爷,王妃让奴婢告诉您,起身后带着小王妃到凝翠阁用膳。”静瑶放下水,福了福身恭敬地道。
“知道了。”径自拿了衣服换上的段云谨皱了下眉,应道。
“小王妃,奴婢给您换衣服吧。”静瑶看着床上坐着,水灵灵的大眼里还有丝迷茫的女孩,柔和了声音,含笑说道。
“恩,好的。”想着早上起来看着自己依偎在哥哥怀里,花音染知道,昨晚并不是做梦,此刻心中充满了满满的甜蜜,笑意都甜美飞扬起来。
“小王妃昨夜做了好梦吧。”静瑶熟练的把她长长的发丝梳成了两个小辫子,一边含笑问她。
花音染没有说话,只是,铜镜中的那个女孩,唇角含了浅浅的笑,容颜如春日的月季绽放,娇艳妍丽。
凝翠阁依附翠湖而建,在阁内就能看到莹然荡漾的湖水,碧绿晶莹,清幽幽的彷佛起了皱褶的绸子,一圈圈,一波波,缓缓向四周散开,偶有鱼儿欢快的跳出水面,溅起一两滴水珠。
花音染瞪大了双眼,看着这和大漠完全不一般的景致,若说大漠是粗犷震撼的鹰之歌,那么,这样的妩媚丽色无疑是一曲江南小调,各有各的特色,却是一样的引人入胜。
“小王爷小王妃到了。”才跨进大厅,就有身着粉色衣裙的侍女软语通报,她心中一紧,下意识地抓住了段云谨的衣袖。
“不用害怕,只是去用早膳而已。”段云谨低头看了她一眼,终究没有把她的手掰开,只是淡淡的说道。
他清冷的嗓音,犹如潺潺流水一样,轻柔的淌过她的心底,有种清凉甘爽的味道,让她的心底一阵柔软,真的就没那么紧张了。
“谨儿染儿,快来这边坐。”一见他们进门,豫王就乐呵呵地招手,示意他们坐在他的下手边去。
“谢父王。”段云谨恭敬地行了礼,往座位走去。
“多谢父王。”已经跨出去一步的她看见哥哥在行礼,吐了吐舌头,退回来,有样学样地行礼。
“好好,乖孩子。”听见花音染软软的嗓音叫着父王,豫王笑得更欢畅了。
“哎,昨儿个不是谨儿娶妻么,怎么我到现在还没喝上媳妇茶啊。”在花音染快要做下的时候,一直沉默地王妃忽然开口,声音如冰上流淌的泉水,冷的刺骨,一直笑着的豫王面上掠过一丝不快,但是很快就消散了。
“母妃,请喝茶。”她端起桌上的茶水,走到王妃面前,跪了下去,把茶恭敬地递上去。
“呵呵,这媳妇茶,我可没那么好福气喝,这个时辰还喝什么茶啊。”王妃用帕子轻轻擦了擦唇角,没有接她的茶,声音中带了微微的讽刺。
茶盏并不重,可是这么举着,一会儿的功夫,她的手就开始轻微颤动,只是,更难过的是她的心,刚才王妃那样的话,是不承认她是她的儿媳么?
豫王看着这一幕,深深吸了口气,平息下去涌上来的怒火,他想起刚刚谨儿和染儿进来时牵着的手,不动声色的喝了口茶,静待谨儿的反应。
“我家谨儿可配不上公主,虽然你这个公主,只是你父母的命换来的,并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可让公主下嫁,还是折杀了公主,我们担当不起啊。”见豫王并没有发怒,王妃气焰更嚣张了,一句句刻薄的话就出口。
“母妃,染儿不是公主,所以,不是下嫁。”她闭上了眼,努力保持着气息的平静,雾气蒙上了眼帘,睫毛上已经沾染了细小的水珠,风卷起帘子刮进来,吹在身上,是料峭的寒,有稍微的疼痛溪流般浸入胸口,一点点的形成黑色的漩涡,再将整个儿自己吞噬。
“好了母妃,既然你现在不想喝茶,那就算了。”温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下一刻,她就被他拉起,她呆呆的看着他,他的手时那么温暖,声音是那么柔软舒适,像五月的风拂过婀娜多姿的杨柳。
“小王爷,莫公子来了。”门口侍女的话音刚落,飞舞的纱帘就被一把折扇挑起,露出一张清雅俊秀的脸。
“秋白见过王爷,王妃。”莫秋白对着上座的两人微微颔首,这才转过头来瞧着他们,见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淡色的唇挑起些微笑意:“云瑾,这就是你的小妻子,长的可真是可爱。”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清泉过石一般,剔透,清脆,那声小王妃的称呼,让花音染面上飞过一道红霞,她抬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似乎和哥哥差不多大小,兰芝玉树般挺拔的身姿,白色轻纱长袍随风飞扬,越发衬托出他谪仙般勾魂夺魄的气质,墨玉般的眸正看着她,荡漾着层层的涟漪。
“小王妃,我叫莫秋白,是云谨的好友。”见着她偷偷看他的小模样,莫秋白笑着开口,那双漆黑的眸波光粼粼,仿佛三月的春风,温柔的让人心醉。
“莫哥哥。”她小小声地叫了一声。
“是要去游湖么,那就走吧。”见着莫秋白,段云谨心中一动,正好可以借机出去,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拉了花音染就往外走。
“谨儿,你还没用膳呢”王妃见着儿子居然拉着那个花音染就往外走,急忙出声喊道。
“好了,孩子们的事情你管这么多做什么,还是消停些,吃你的东西吧。”豫王皱眉看了她一眼,不悦的开口,只是,望着走远了的两个孩子,眼中却有了欣慰,既然现在谨儿就会维护音染了,那说明他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
这孩子他看着长大的,虽然做事急躁,但是难得的是对于责任却不会推脱,想必,他会好好对待音染的,那他也就放心了。
“王爷,我又做错什么了,礼法不可废,您看看哪家是婆婆等着儿媳来敬茶的,这不是乱了长幼顺序么。”王妃放下筷子,挑起眉毛,语调陡然拔高。
“我懒得跟你吵,本王已经跟圣上递了折子,不日就要去边境了,你爱怎么闹酒怎么闹把。”豫王搁下这句话,就上朝去了,徒留王妃一人坐在桌边,美目中凝集着浓浓的怨,去边境,是想去看她么,季宁儿,你好,好狠,死了不都安生,还要把王爷勾去,谨儿也为了你的女儿,和我作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