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里一个人睡的床铺,忽然多出一个人来,段云谨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看着旁边好梦正酣的花音染,细细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响起,那张粉嫩的面庞在红烛下染上了一抹诱人的红晕,隔得这么近,他甚至可以看见她粉颊上细密的容绒毛,就像是六月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诱人想要咬上一口。
“没良心的丫头,你倒是睡得很好。”他侧头,手指圈上她柔软的发丝,咬牙切齿地低喃,红烛啪地一下,爆了灯芯,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响亮。
她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味,不是成年女子身上的麝香檀香,倒像是一股甜香,若有若无,在他鼻间萦绕,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渐渐睡去。
“啊,爹爹,娘亲,爹爹娘亲”花音染又看到了那一日,哀鸿遍野,荒漠里黄色的沙子都被血染透,浓重的腥味让她想要呕吐,她看见他的爹爹倒在血泊中,目光怜爱地看着她,她看见娘亲随着爹爹而去。
黄沙飞舞,她独自一个人站在沙漠中,萧瑟的凉意一直浸到她的骨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
“不要,不要抛下染儿,不要抛下染儿”她呜咽中,藕段一般白皙的手臂胡乱挥舞中,触碰到了段云谨温热的身子,那样的温暖,让她一下子就勒紧了了他,再也不想放开。
“喂,你发什么神经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段云谨差点在睡梦中被她捂死,睁开眼看着像八爪章鱼般缠在他身上的女孩,眉头深深地拧起,抓住她的手,就要把她推开。
“不要扔下染儿好不好。”温热的潮湿在他颈项流淌,花音染依旧是闭着眼,只是,却有两行透明的水痕划破她的面颊,段云谨推她的手顿住了,幽暗的目光中掠过一缕深,他听说过了,她的娘亲是追随她的爹爹而去的,只是,她还这么小,她的娘亲怎么忍心,是不是,天下的娘亲都是一个样子,他想到了自己的母妃,那个身着华衣锦服,一举一动都优雅端庄的女子,只是,对他,也如同陌生人一般,母子之间,隔着层层虚礼,生生拉近了距离。
“不哭不哭不哭了,乖。”生平从没有哄过小孩的他笨手笨脚地拍着因为抽噎而轻微颤动的背,轻声哄着,良久,才看见她止住了哭泣,头还是歪在他的颈项边,又沉沉睡去。
“真是头小猪。”瞌睡虫又被赶走了的他瞪着双大眼看着大红的幔帐,无奈的叹息。
花音染在朦胧中似乎觉得有温暖的光芒笼罩着她,温柔的嗓音轻声安慰着她,像是最炙热的火焰,一点一点,融化了她心底的严寒,她抱着那温暖,在睡梦中,扯出了一朵明媚的笑靥。
她认得的,那是哥哥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