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娶她。”豫王的书房里忽然传来一声暴躁的吼叫,惊得窗外休憩的鸟儿纷纷振翅高飞。
“谨儿,这门亲事早在几年前就定下来,更何况,是皇上亲自下旨,岂容你不要的。”豫王好看的浓眉拧了起来,那双深邃的眼睛微微上挑,周身散发着不可忽视的气势。
“那我马上进宫找皇伯父退婚,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总之,我不要娶她。”段云谨也抬起头,直勾勾地和豫王对视,父子两极为相似的脸,都散发着同样的倔强气息。
“喜欢,你们不过是过家家酒而已,等你长大点了,你就会知道,染儿是多么好的女孩了。”豫王嗤笑一声,在他心中,花音染既然是她的孩子,那么就和她一样,是世间最美好的女子。
“就算她再美好又如何?世间的好女子千千万万,难道父王都要我娶回家么?总之,我是不会娶她的,你们谁爱娶就娶去,关我什么事。”豫王毕竟做了很久的上位者,这般和他对视,段云谨很快就败下阵来,只觉得身上压着什么,快要喘不过起来,却犹自不畏惧的握紧拳头,迎着他的锋芒,一字一句开口。
“逆子,你平日里就跟先生学了如何跟本王顶嘴不是。”伴随着一声冷厉的风声,他的脸被扇的重重侧了过去,豫王怒瞪着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门亲事已经定在了五日后,你不娶也得娶,来人,给我把书房关了,在成亲之前,不准放小王爷出来。”
豫王说完,一脚踏出了房门。
段云瑾捂住脸,盯着渐渐合拢的房门,左颊上热辣辣的痛让他禁愤恨地挥手,把书桌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上。
“小王爷,您没事吧。”听到屋里触目惊心的砰砰作响,屋外的侍卫只觉得一声声敲到了他的心上,惊得他心惊胆战。
“你进来。”段云谨挑眉一笑,十四岁的少年郎,轻束云冠,眉如墨,目如星,面容极尽俊美,修长的身子慵懒的倚着窗台,却散发着内敛的皇族之气。
“这”侍卫有些迟疑。
“还不快滚进来,我只是被禁足了,难道就连个侍卫都喊不动了么?”他声音冷了下来,脸色如乌云盖月,阴沉的骇人。
“是。”侍卫忙不迭地点头,硬着头皮进来。
“来,陪我练练摔跤。”趁着侍卫没有防备,他脚下一踢,侍卫就摔了个狗啃泥。
“小王爷,我不行了。”几个回合下来,书房里乒乒乓乓,一片狼藉,侍卫皱着张苦瓜脸躺在地上痛得直哼,一张脸染上墨汁,乌漆漆的像是唱戏的黑脸。
“没出息,你可以滚出去了。”看着她鼻青脸肿的样子,段云谨哼了一声,挥手让他滚,刚才还半死不活的侍卫一个鲤鱼打挺就逃到了外面,他唇角冷冷勾起,一掌打断了书桌的一条腿。
花音染,既然是你要嫁给我的,那可就不要后悔。他眼中的愤恨和不甘熊熊燃烧,点燃了他的黑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