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宫主和紫衣长老穿过瀑布,走进了山洞。走到第一个岔路口,明月宫主举起火把,向上一看,冷笑了一声,说道,“奶妈,你还说不是楚文生,哼,這里他就留下了记号,只怕這些记号就是,想要给你带回来的那个男人和雏菊一起逃走用的吧?”

紫衣长老没有搭话儿,她一直在想明月宫里究竟是谁才是真正的元凶。她想到了五年前,在她决定送走玉灵儿之前,告诉她玉灵儿留下的话,最终受伤害的人,只能是明月宫主的那个人;想到了明月宫主决定要拆散明月宫的时候,最不慌不忙的那个人。她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他能想的那么远,为什么,他一点儿也不害怕明月宫会被解散。

或许,那是因为,五年前,他正在得宠,他以为明月宫主无论想要怎么样,都会带他在身旁。可是,当年的他,明明是不满意待在明月宫主的身边的。那时候,明月宫中,最令明月宫主火大的人,就是他。紫衣长老已经忘了他是怎样失宠的了。只记得,玉灵儿走后不久,明月宫主就很少把他从浅月湾叫到明月宫了。明月宫主从来不提她的這些私事,只有玉灵儿是个例外。

“你在听我说话吗?”见紫衣长老对自己不理不睬,明月宫主有些生气的质问,“难道,到如今,你还不肯相信是楚文生来了?”

“楚文生是真的来了。”紫衣长老叹一口气,说道,“宫主,五年前,你为什么忽然不喜欢李柏年了?”

明月宫主皱起了眉头。她大步向前走着,不耐烦地说,“你怎么忽然想起了這件事,都已经陈芝麻烂谷子了。我已经忘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紫衣长老却并不介意明月宫主的态度,“五年前,是我让紫铃把秘道的位置告诉给了玉灵儿小姐和楚文生。我本来也以为,他们一定能走掉了。也没想到,楚文生竟然还是没有想到要走岔路口。……”

“你想要说什么?”明月宫主怒声问,“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我故意隐忍不说,可不是为了别人!”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所以才没有追究那件事。”紫衣长老说,“可是,你知道吗?五年前,就是李柏年的一番话,让我决心将玉灵儿送走的。”

明月宫主一下回过头来,“李柏年?!他给你说了什么?”

“他说,‘玉灵儿太过美丽,她柔中有刚,又才华横溢,几乎是所有男子心中理想的对象。倘若宫主把她留下来,势必会让明月宫中的其他男人们无比垂涎。虽然,大家都忌惮宫主的武功,可是,美女当前,没有人可以顾及的太多。只怕当那时,宫主就要大开杀戒了。伤害了别人,宫主或许不会在意,怕只怕,宫主一怒之下,迁怒于玉灵儿小姐,伤害了她。如果是那样,宫主就将陷入万古不复之境地了。’”

明月宫主咬紧了牙关,“好一张巧嘴儿!”

“唉,”紫衣长老叹了一口气,“你从小命苦,我怎么能让你为了玉灵儿肝肠寸断?你怎么玩都可以,但不能伤害到自己。”

“所以,你听从他的建议,决心将灵儿送走!”明月宫主听到紫衣长老满含温情的话,口气稍缓地问。

“可是,你和玉灵儿的缘分,是我想斩都斩不断的。”紫衣长老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以为那一次,我们已经计划的很周密了,没想到,她竟然没有走掉;后来她走了,我还以为,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又回来了。”

“你刚刚是不是想说,带走灵儿的其实可能不是楚文生,而是李柏年?”明月宫主不理紫衣长老的感叹,狠狠地问。

“我不确定。”紫衣长老说,“這取决于你在李柏年心中的地位。這就是我为什么突然问你去年前,为什么李柏年会忽然失宠。”

“哼,”明月宫主冷哼了一声,心想,像他心机那么重的人,她怎么可能把他留在身边。

五年前,玉灵儿走后。明月宫主大病了一场。她没想到,玉灵儿竟然這么绝情的拒绝了她的心意。从来没有人可以拒绝得了她,即使,那个人是个女人。她的温情、她的体贴、和她的大气,是任何一个男子都无法相比的。可是,玉灵儿不稀罕!她也可以对她好,但却不肯成为她的人。明月宫主对她真是又爱又恨,又无奈又心疼。這时候的明月宫主最需要的就是玉灵儿的替身。她如愿的选了一个才华横溢、相貌也很不错的女人来替代玉灵儿。

那天,明月宫主正和玉灵儿的替身一起坐在琴凳上抚琴,李柏年忽然醉醺醺的冲了进来。因为当时他很得宠,宫女们也不敢拦他。明月宫主当时对他也还有感觉,所以,当时也原谅了他的鲁莽。

李柏年冲到明月宫主的面前,醉醺醺的指着玉灵儿的替身,让她滚。那女子是个柔弱的人,一见到這样的架势,依然吓得没有了力气。明月宫主不想让李柏年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就命人将她送走了。可李柏年却不想就這样甘休。当明月宫里只剩下了明月宫主和他两个人的时候,他扯住了明月宫主的衣服,问道,“宫主,玉灵儿已经走了,为什么你不能醒过来,好好看看你身边的人?你好好看一看,你身边的人,比那个玉灵儿好一千倍,一万倍。玉灵儿能干什么,她不过是个花瓶儿。”

那时的明月宫主最恨别人和她提起玉灵儿,好也不准提,坏也不准说。李柏年的话当然惹恼了明月宫主。她恼怒的一甩袖子,转身就往外走。

李柏年却仍不甘休,他死死的扯着明月宫主的衣袖,“宫主,求求你,你看看我,我哪一点儿比不上玉灵儿了?”

明月宫主冷冷的说,“你是不是也想走了?好,我成全你!”

“不,宫主,你别赶我走,”听到明月宫主的话,李柏年害怕极了,他紧紧地偎着明月宫主的手,哀求道,“不要赶我走,求求你,别让我走。”

明月宫主最讨厌男人在她的面前痛哭流涕了。她狠狠地推开了李柏年,说,“你不是不喜欢待在明月宫吗?”

李柏年连忙使劲摇头,“没有,我没有。我那是装的,我怕你不让我呆在你身边了,所以,我拼命的装,拼命的装。我假装不喜欢你,這样,你就可以注意到我,想要征服我了。”

听到這样的话,明月宫主震惊极了。她很讨厌别人在她的情感里,给她耍心眼儿。她喜欢玉灵儿,不只是因为她的美丽和才华,更是因为她性情坦率。她低头看看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李柏年,冷冷的一笑,说道,“好啊,原来,你是想要玩我啊?”

李柏年慌忙摇头,“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只是太爱你了。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

“哼,”明月宫主冷冷的抽回自己的手,说道,“不想和别人分享?好,我成全你,你就老死在浅月湾吧。”说完,一甩袖子,大步走了出去。

“你是说,這一切不过都是李柏年想要回到我身边所做的?”

“這样做,他不但可以铲除玉灵儿這个实力强大的情敌,还可以让明月宫上下的人都知道,他为了你,可以什么都不顾。”

“于是,就会有人为他在我面前美言?”

“或许吧,”紫衣长老叹了一口气。

“但是,你又何以判定不是楚文生带走了灵儿。”

“你深陷其中,可能想不到這些。可是,如果是我想要重新得到你。我一定在玉灵儿一出现,就计划要怎样对玉灵儿动手了。”

“可是,玉灵儿来了的消息,我不是让人封锁了么?”

“其他人,可能会不知道玉灵儿又回到了明月宫。但是,浅月湾的人却一定会知道。”

明月宫主一下子醒悟过来,“方园丁?”方园丁就是玉灵儿一进明月宫所见到的那个姿态雍容的男人。他原本是专给富贵人家布置花园的,后来,流落在沙漠,也和明月宫主有了一段缘分。自从玉灵儿回来以后,他也失宠了。

紫衣长老点一点头。“如果我是李柏年,我既然知道了玉灵儿逃难来到了這里,就一定会想到楚文生一定也会来。不管楚文生和玉灵儿有没有成为夫妻,他都会来。因为,他和玉灵儿的情谊,其实,早已经超过了所谓的爱情。”

“如果是這样,我一定会在路口等待楚文生的来到。哼,楚文生也就知道那么几条路,要截到他,太易如反掌了。”明月宫主明白了。

紫衣长老点了点头。

“可是,如果不是李柏年?”明月宫主看向紫衣长老。

紫衣长老也看了明月宫主一眼,不知道她是忽然不自信了,还是太过于担心玉灵儿。“如果是楚文生带走了玉灵儿。他们一定会再回去取药的。一是,那个阿哲是楚文生的仆人,他不可能撇下他不管;二来,玉灵儿小姐心善,就是楚文生硬的下心肠离开,玉灵儿小姐也一定不会同意撇下阿哲和雏菊的。”

“不错,”明月宫主点头赞同道,“倘若是楚文生来了,他们一定不是逃走,而是去紫晶洞。可是,我们先后去了紫晶洞,都没有发现他们。”她抬头又看看山洞里的记号,“這些记号只怕是他们进来的时候留下来的了。”

紫衣长老又说,“如果我是李柏年,一定是从浅月湾把灵儿小姐送走。”

“没错!”明月宫主点头说,她抬头看向前方,“那还说什么,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